第一百零四章 都不是好人

    枪声过后,开枪的男子发现对面的长天,竟然像没事一样的还站着,立刻再次扣动扳机,随即他惊恐的发现自己的身体竟然动不了了。

    “呼。。吓了我一跳,竟然快的我连躲开的时间都没有,人渣先生真是用枪高手。不过也要感谢你,没有你这一下我都不知道自己有多能抗。”

    说完长天从容的伸出左手,将悬空停在自己左胸前半尺的一枚子弹头捻住,因为有些烫又随手扔在了地上,然后再次看向对方。

    “别怀疑,我可是真的要感谢你,人渣先生你的出现让之后的事情,变得简单多了。”

    长天说着就朝那已经被自己束缚住的男子慢慢走去。

    那男子使出浑身的力气想要挣开那无形的束缚,但是全无任何松动的迹象,无奈的他只能把视线投向了长天,忽然之间他瞳孔放大,惊恐的看着长天,有些结巴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,你这,怪物。。”

    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“嗯,,又是一个好天气。”张似鲲起床后伸了个懒腰,极端发福的肚子也跟着抖了两抖。

    张似鲲觉得这几天的日子实在太难捱,不但胃痛难忍,而且自从上次自己的侄子被判了刑之后,自己也受到了极大的连累,几乎就要从副局长的位置上给撸下来了。

    也幸亏这几天那个变态连环杀人犯,跑到了s市还杀了个人,因此市里对自己的调查暂时被搁置了,他这才有机会继续带队。

    只要这次他能捉住那个变态,那么什么调查都不是问题了,他对此信心满满,觉得自己布下的天罗地网,是绝对能网住那个杀人犯的。

    他甚至觉得对方简直是自己的福星,不但越狱了,还跑到了自己的地盘,不但跑到自己的地盘,还又犯了次案杀了个人。

    这变态杀人杀的可真及时啊,他一想到这里就忍不住开心的想要大笑。

    张似鲲对着镜子费力的扣上了肚子那里的纽扣,拿起了配枪带系在腰间,又用双手使劲提了提皮带,然后挺胸叠肚走出了家门。

    张似鲲出门后,从口袋里掏出一枚硬币大小的东西,随着他大拇指一按,一个虚拟投影屏幕瞬间出现在了眼前。

    “接通胡强。”张似鲲说道。

    很快屏幕的对面接通了。

    “老胡啊,你看我这胃又痛起来了,你有空不?我来拿点药。”张似鲲说道。

    “空着的,你来吧,我帮你准备好就是。”电话对面的胡强说。

    张似鲲挂断通话,又对着屏幕点了一下,大概过了一分钟之后,一辆无人驾驶的悬浮车停在了他的面前。

    等他坐上车子,极速的朝着医院的方向而去。

    s市第一急救医院。

    医院急救部主任胡强办公室的门被推开了,走进来一个叠着肚皮的胖子,正是张似鲲。

    “老胡啊,好久不见,找你来救命来了。”

    张似鲲一进门就看见了正坐在办公桌前看着虚拟屏幕的,一个身着白大褂的中年人,他立刻就嚷嚷道。

    “你堂堂的市局副局长,还需要别人来救命?”胡强看着胖子说道。

    “哎,你是不知道,我这胃痛起来简直就能要了我的命,我是连觉都睡不安稳,这不找你来了么。”张似鲲开始了抱怨。

    “喏,这是药,每天两次,多了没用,少了也一样。”胡强递过一个纸袋然后说道,显然熟悉对方的病情。

    张似鲲拿了药没有要走的意思,反而一屁股坐在了椅子上,点了支烟深吸一口然后说:“你知道,老王被判了么?”

    “哪个老王?”胡强问道。

    “王达呗,除了他还有谁。”张似鲲抬了抬下巴说道。

    “王胖子犯什么了?不是混挺好的么?”

    “我说起这个就来气,那混蛋前些日子打了个电话说报警,说是台里现金被偷了,还知道是谁干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一听,派人调查取证后就去抓人了。人倒抓到了,没想到还是个硬茬,在法庭上硬是翻了案,结果把王胖子给送了进去。”

    “特么为了这破事儿把我侄子和俩手下都给搭进去了,我都差点被连累,要不是市了来了个变态杀手,我他妈现在还在接受调查呢。”

    “哦,王胖子判了几年啊?”胡强无视了对方的抱怨。

    “呵,也算王胖子倒霉,被人把以前的事儿也翻了出来,一共判了十年。”张似鲲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“以前什么事???”胡强忽然快速的追问。

    “你激动啥,还不是王胖子自己做得那点烂事儿。”张似鲲用不屑的语气嘲笑王达。

    “得了,我还得去搜捕那变态,先走了。”张似鲲抽完烟起身离开了。

    在他走出办公室的大门后,突然看见了一个鬼鬼祟祟的人,此人脸色发黄,瘦得像常年吃不饱饭得样子,他一看这人他认识。

    这人叫符成龙,名字是不错但是,人长得一副贼头鼠脑得样子,一看就不是好人,去年还抓过他,倒是又被放出来了。

    这人平时偷鸡摸狗,最后还染上了毒瘾,为了钱生生打断了自己老娘一只手,最后还是邻居报警才把他给弄了进去,这杂碎好像和胡强有那么点亲戚关系。

    张似鲲摇了摇头,跟这种货色牵扯在一起迟早会把胡强自己给害了。

    张似鲲不去管这些,他现在考虑自己的前程要紧,只要抓住那个杀人犯,到时候一切问题都能迎刃而解,张似鲲往上使劲拉了拉皮带,走出了医院。

    符成龙也看到了张似鲲他也认识对方,符成龙有些害怕的往边上缩了缩身形,生怕引起张似鲲的注意,等到张似鲲挺着大肚子大摇大摆的走出医院后,符成龙才送了口气,走进了胡强的办公室。

    “胡二叔。。我又来看您来了。”符成龙一看到胡强立刻满脸堆笑,谄媚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又来了?少他妈扯关系,我跟你不是亲戚,不是跟你说别特么再来找我了么?”胡强皱眉骂道,他怒视着符成龙。

    符成龙完全没把胡强的怒骂当回事儿,他笑嘻嘻得说:“别啊,我说胡二叔,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不是,再怎么说你跟我爹也是一个门儿里的。我这不是又有点犯瘾嘛,找你来拿点药。”

    “没有!那些药都是要特批的,没多的给你,早点滚。”胡强不耐烦的挥了挥手。

    “我就要一点儿,就一点儿,您看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半点也没有,趁早滚不然我喊保安了。”

    “诶,我说胡强,早几年你卖我药的时候,我可都是录过像的,今儿你不给我药,我就把这些东西交上去,你让我不好过,你也别想有好。”符成龙的脸色一变,一副小人得志得样子。

    “随你,你交去吧,刚走出去那人你看见了吧,市局的张副局,我等着看我们俩到底谁不好过。”胡强理都不理他的威胁。

    “你。哼!”符成龙摔门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胡强连正眼都没瞧过他一下。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