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零五章 终于

    时节已近深秋,但天气却还是那么的热,上百年来人们一直不断的呼吁着,要求重视温室效应减少排放保护环境,不要让子孙后代无法生存。但是由于大部分人对追求利益这种**的执着程度,要远大于身死之后的洪水滔天这种道德范畴内思考,因此这一切从来没有太大的效果,还是一样能把人给热死。

    张似鲲不断的擦着脑门上的汗,解开了休闲服上所有的纽扣,呼哧呼哧的喘着粗气。

    他不敢待在自己的办公室里,甚至不敢坐在车上吹空调,他觉得很可能有人正在暗处监视着他的一举一动,觉得他的那些对手一定都在等着自己的懈怠,然后趁机一拥而上把自己拉下马。

    所以他至少要表现出一副,在水深火热里搜捕变态杀人犯的,值得人们称赞尊敬的优秀副局长的样子来,至少他也要装得像这样。

    张似鲲一边忍耐的炎热,一边心里怒骂着,那个让他好不容易得到喘息之机的杂碎。

    “早点出来不就好了么,让爷抓住你立个大功,你以后不用再担惊受怕,我以后也不用再担惊受怕,皆大欢喜这多好。”张似鲲心里抱怨着。

    目前s市的警员们大都两两结伴分布在广大的市区内,尤其以上次凶杀案现场的周围最为密集。

    在搜捕的范围太广人手又不充足的情况下,张似鲲自然力争表率不顾危险的带了三个警员一起行动。

    但是要搜索的地方实在太多,到后来又不得不分成两组行动,直到刚才实在热得受不了的张似鲲,一个人站在个阴凉的地方避暑,另一个警员则独自在附近搜索。

    “艹,这鸟天气也太他妈的热。。。。”

    张似鲲的抱怨还没结束就戛然而止了,只见他一双小眼珠直愣愣的看着某个方向,由于汗水流到的眼睛里,他不得不快速揉了揉眼睛,再向那个地方看去。

    他有些不相信的再次揉了揉眼睛,他看到那个杀人犯了,那个杂碎竟然若无其事得在买汽水,而且脸上的伪装都没有。

    瞬间张似鲲浑身汗毛根根直竖,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。

    张似鲲把那变态的脸给认了个清清楚楚,他此刻兴奋至极。

    “哈,合该老子撞大运。”

    这一激动他立刻就想伸手掏枪冲上去,才刚一摸到枪他的手却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不行,老子跑得慢,距离远了又不一定打的中,而且闹市开枪是非多,现在关键时期要稳着点,还是先慢慢跟上去。”

    张似鲲心里想到,于是用力提了提裤腰带,装着若无其事得样子,朝变态的方向走去,不过走了两步又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嘶。。万一老子不是他对手怎么办?不行,还是得叫帮手,反正功劳肯定是我最大。”

    他犹豫了一会之后下定决心,然后装作用手扯了扯衣领实则点开了领子上的通话设备。

    “发现嫌疑目标,我先跟上去,速来支援。”

    他刚一说完再吵那里看去时,发现那变态突然不见了,顿时心里大急,哼哧哼哧得挺着大肚子,朝那边赶了过去。

    张胖子跑到了拐弯口,顾不上气喘吁吁而是朝那头拐弯的小路内看去。

    这一看,张似鲲松了口气,这瘪三没发现他,只是在正常的走路。他放下刚提到嗓子眼的心,也开始慢慢的跟着对方,一边走一边还等着别人的支援,毕竟对付这么个变态是有危险的,职位在怎么关键那也比不过自己的小命。

    随着时间的推移,他发现那变态越走越快。

    “难道他发现了什么?”张似鲲心里想到,有些紧张的他也不得不加大了自己的步伐。

    慢慢的张似鲲觉得自己已经累得不成人形了,自从十二年前得到机遇一路高升之后,他再没向以前那样出过警,更别提用双腿赶这么远的路了。

    “艹,这王八蛋到底要去哪儿,妈的支援怎么还没来。”张似鲲继续在心里大骂。

    而正在此时前面那变态停了下来,好像有些做贼心虚的往后张望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千万别注意我,别注意我。。”张胖子祈祷着,但他的双眼却还是不由自主的盯着前面的变态。

    好像他的运气不是太好,张似鲲清楚的看到,在对方的眼神扫过自己时,脸上神色一变,随后就转头速度更快了。

    “我艹。。。”张胖子此时的心里甭提有多苦,他可实在跑不动了。

    随后张似鲲一咬牙,还是噔噔噔追了上去,毕竟前程也很要紧,没前程没饭吃,自己每月花销在情妇身上的钱都要好几十万,别看平时都对自己千依百顺,一旦没了饭碗这些女人一准翻脸,这让张胖子如何能忍。

    张胖子发现对方的速度又慢了下来,双方的距离也变近了,他面带喜色慢慢的把手伸进自己的衣服,掏出了手枪藏在右侧的上衣口袋里。

    在张胖子以为马上就要大功告成的时候,谁知那变态又突然加速拐进了另一条小路。

    张似鲲此时已经顾不的自己那像是灌满了铅的双腿,面目狰狞的迈开大步冲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王八蛋,老子抓到你,一定扒了你的皮。”

    就在张似鲲跑到转弯口,面朝小路的时候,突然神色变得惊恐万分,再次汗毛倒竖只不过这次是被吓得,连他脸上的肥肉都不自主的抽搐起来,他看见那个变态竟然好整以暇的在小路上等他。

    他还看见变态竟然缓缓地从衣服里,掏出了一支乌黑的手枪,正准备瞄准自己。

    在这紧要关头,张似鲲万分情急之下,费尽全力的扭动着肥胖的身躯,隔着衣服就朝变态的方向连开了六枪。

    枪响过后,嫌犯到下了。

    张似鲲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,刚才肾上腺素的过渡激发,让他现在极端疲劳。

    “哈,哈哈,哈哈。。”快累成死狗的张似鲲不连贯的笑着,劫后余生又立了大功,前途保住了,情妇也保住了,还有什么能比这个更开心的呢?

    激动的张胖子甚至都没发现自己的裤裆已经湿了一大片。

    没多久支援张似鲲的人到了,有不少住在这条小路上的人,也偷偷的探出了脑袋查看着刚才的声音来源。

    “大家不用怕,我是市局的副局长,我叫张似鲲,就在刚才我把那个越狱潜藏在我们市内的,变态连环杀人犯给击毙了,大家完全不用担心,这下大家都安全了,安全了。”

    尿了一裤子的张似鲲,双手反插着腰,挺着大肚子双脚分开站在路中间,朝着看过来的人高声宣扬道。

    “叫车来,把这变态的尸体运回去。”张似鲲扬眉吐气的开始吩咐,俨然一副局长的威严模样,完全一改之前的烦躁。

    “张局好枪法,变态的脸都给你打烂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当然,这跟平时刻苦的训练是绝对分不开的,别看我不经常出警,但是我时刻都准备这为国家为人民奉献自己的一切。”

    虽然没几个观众,但是张似鲲仍然兴致不减,脸上还一副矜持的说道。

    来人点头称是,当然也没忘偷偷瞄一眼,张胖子湿漉漉的裤子。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