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零七章 各有心思

    ——叮!系统公告:“史诗剧情黄巾之乱正式揭开序幕,各位玩家可积极参与其中,剧情开始至剧情结束,所有玩家分为两方阵营汉朝与黄巾,双方都可以通过诸如杀敌、斩将、夺旗、攻城、陷地等方式获得功勋。”

    “功勋值可累积并受封军职,也可以通过己方阵营首领帐篷外的基石,兑换稀有道具等物品,兑换时间截止为黄巾之乱过后一个游戏月内,黄巾阵营玩家若阵营首领已死亡则可在战后通过系统予以兑换。”

    “在剧情期间角色死亡现实时间8小时内无法上线,剧情期间下线同样在现实时间8小时内无法上线,剧情期间无法通过游戏设备连接任何通讯,也无法在线上查看论坛,任何与敌方阵营的对话都极易被视为反叛。”

    “功勋值最高的十位玩家可获得奖励,前三位玩家可获准觐见汉灵帝。黄巾阵营功勋总值若跻身于前三的玩家则以额外奖励弥补。”

    “另!在黄巾之乱剧情结束后,将尝试开启随机传送门系统,届时将极大的增加领地距离较远的领主玩家之间,能够相互表达友好善意的机会。请各位玩家在黄巾之乱中进一步的加强自身。”

    华夏游戏区,汉历中平元年春二月,如历史上的那样黄巾之乱开幕了。

    没有因为玩家的介入而导致提前或者延后,唯一有变化的是马元义没死,但是告密者张角弟子唐周反而死了。

    黄巾之乱声势之大、范围之广可谓史无前例。张角携徒众数十万号称百万烽起于各地,反贼党羽连结郡国内应,挟持郡王一起反叛,青、徐、冀、幽、豫、兖、荆、杨八州响应者极多。

    只有素来以勇力著称的陈王刘宠,在国相骆俊的辅佐下牢牢守住了自己的郡国。

    各地烽烟四起,绝大部分黄巾军的势力,目标都直指洛阳,除了张角三兄弟外,尤以南阳的张曼成最为激进。

    张曼成不但杀了南阳太守褚贡,还团团围住了南阳郡治所宛城。

    不过张曼成显然也不是没有他自己的心思,在张角自号‘黄天’之后,他却私自改年号为‘神上’自称‘神上使’,拥兵自重的意思不言而喻。

    这场摧毁了东汉朝大部分元气的的动乱,当然也少不了玩家的参与。

    此时的南阳治所宛城城墙之上。

    “喂,逍遥,这日子什么时候是个头啊,整天看那些黄巾阵营的傻货在下面叫嚣。也不知道之前的那个太守褚贡是不是傻逼,那么多人告诉他出城危险,出城危险。他还非得出去送死我艹,这不是作死么。也不知道援军什么时候来。”一名玩家对身边那名叫逍遥同伴抱怨着。

    “有毛援军。”逍遥擦了擦自己的镔铁长枪不屑道。

    “啊?怎么没有?我不是听说会有个秦什么的会干死张曼成么?”逍遥的同伴十分诧异。

    “靠,你没看书么?张曼成斩褚贡,屯宛下百余日,后太守秦颉杀曼成。他妈的张曼成不把宛城攻下来,他屯个毛的兵,打不下那叫围宛城百余日。也就是说我们这城破定了!后汉书和资治通鉴上写的清清楚楚,自己不看。”逍遥又骂道。

    “卧槽啊,那还搞毛,早知道还不如参加黄巾军,特么现在也能在城下面耀武扬威了,全是因为听了你的话,靠。”逍遥同伴有些懊恼。

    “你懂个屁,黄巾是注定失败的没有任何翻盘的可能,你没见系统公告么上写的么‘黄巾阵营玩家若阵营首领死亡’,如果能赢他们死个鸟啊死。”逍遥继续仔细擦拭着自己的镔铁长枪,头都没回就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现在怎么办,城破了咱们不都得挂,难道就真的非得按照历史来”

    “照不照历史我不知道,不过你不用急,我早都准备好了,记住别攻击,一攻击就露馅。”说罢逍遥从包里掏出了两条黄巾,递给了他一条。

    “擦。。。”

    宛城下张曼成大营外玩家营地,国内十大公会之一‘古今’工会玩家聚集地。

    “老大,我们真要这么做?是不是太危险了啊?”

    “黄巾之乱是我们的机遇,当然要尽可能的大捞特捞,黄巾阵营必然是会输的,到了后面又竞争太大,只要这票成功后面的收获就无所谓了,走吧那蠢货好像准备攻城了。”

    回答的人是古今工会的会长古烁今。

    从他们的对话中可以得知,跟着加入黄巾阵营的玩家大多有着这样或者那样的心思。毕竟都不傻没人愿意跟着黄巾走到黑。

    宛城下十几万黄巾与玩家势力集结在一起,组成了数百个方阵。

    经过游戏里将近一年半的历练,此时的玩家打仗也有点像模像样了,至少知道较为整齐的排列在一起了,不过到底有多少效果就不知道了。

    一个瘦高的男子骑马走到了黄巾阵营大军之前,看着眼前数量惊人的黄巾军,他满意的点了点头,此人正是南阳黄巾的首领张曼成。

    “我太平教自成立以来,一向以教化万民拯救苍生为己任。可那些当权之人无不视我等为贼,殊不知他们才是真正的贼!窃国大贼!”

    “当今朝廷昏聩,阉宦横行,满朝文武尽皆尸位素餐蝇营狗苟之辈,只知鱼肉百姓、横征暴敛,毫无半点悲悯之心。”

    “我张曼成奉天公将军张黄天之命,举义旗,聚万民,兴兵戈,讨不平,上诛昏君,下斩污吏,誓要还天下以太平!”

    “今南阳太守褚贡首级在此,诸君可愿随某共往之???”

    “愿随上使讨不平!!!”所以黄巾军都在大喊。

    甚至还有些玩家也高举武器齐声大喊,惹得周围其他人瞬间躲远,生怕被传染。

    张曼成点头满意的看着士气高昂的军队,于是开始下令。

    “赵弘!”

    “末将在!”

    “你引一军攻西门。”

    “遵命!”

    “韩忠!”

    “末将在!”

    “你引一军攻东门。”

    “遵命!”

    “孙夏!”

    “末将在!”

    “你引一军攻北门。”

    “遵命。”

    “我自引大军攻南门,即刻出发!将士们,建功立业正在此时!”张曼成大喊道。

    然后张曼成又看向了毫无士气可言的异人那边说道:“异人各部皆需遵守军令,违者军法从事。”

    “嗨~~。”

    “ok,ok。”

    “行,没问题。”

    “为了部落!”

    “艹,又没钱拿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,了解了。”

    诸如此类散漫声一片。

    张曼成硬生生别过自己的头,尽力使自己不再去看那帮愚蠢的异人,大声下令道。

    “攻城!”

    于是浩浩荡荡的黄巾军攻城开始了。

    由于昨天太守褚贡轻敌,擅自出城交战,被轻易斩落马下,宛城守军因此大败,此时已经是人心惶惶不得安,大都是在思索自己的退路,无心坚守。

    战况激烈的宛城城头犹如地狱一般,每时每刻都有人在死亡,由于缺乏了太守的调度和统一指挥,四处城墙只是各自为战杂乱无章,守城物资更是毫无分配,甚至大部分还在仓库之中。

    所以宛城的陷落是迟早的事情,当然很多守城玩家并不去想这些,打得越惨烈才越好,反正攻城战很难一面倒,混在人堆中大赚功勋点才是最重要的,城破了那逃跑呗,难道还共存亡不成?

    四处城头上的云梯无数,这是黄巾兵最普遍的也是唯一的攻城武器,复杂得或者更强悍的他们根本没有。

    因此大都是先登血战,不断的有人从城墙上惨叫着摔落,也不断的有人从后面补上前者的位置。

    就在宛城攻防激烈展开的时候,距离战场十几里的南北两个方向各来了一支人马。

    南面的是一千人的骑兵和将近七千人的步兵,骑兵全是六阶,步兵以六阶为主,不过最差的两千辅兵也全是四阶的,为首的三人则正是长天他们。

    “主公探马说张曼成正在攻城,我们要去夹击么?”李然问道。

    “不用,等宛城被攻破之后,我们装成黄巾分成两队,一队趁其不备突袭张曼成,一队直取府库先把里面的好东西抢了再说,让士兵们把黄巾都扎起来,举起太平旗,我们走。”长天说道。

    在北面更远一点的距离,也有一队人马,看起来十分精锐,数量比长天更多,将近一万五千人,两千骑兵,一万三千步兵,而且个个都是六阶兵,为首的一共有五人,当先一人面色坚毅,身材魁梧,眼神锐利,腰间挎着一柄古朴宝刀,在他身后悬着一枚将旗,上面绣着一个大大的‘孙’字。

    “大人,张曼成已经在攻城了,我们是不是去救援?”另外四人中的一人抱拳问道。

    走在最前面的那名男子瞳孔微眯,然后说道。

    “褚贡已死,我等去救谁?一路赶来,士卒劳累,人困马乏,且稍做休息,等贼破城,心有懈怠之时,我等再趁势突入,杀他们一个措手不及,所有带黄巾的全部杀了不一个不留!此行必是大功一件。”

    此人说话时神色间却是极为果断。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