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零八章 宛城的战斗

    这场几乎所有热衷于打仗的玩家都参加的史诗剧情,长天自然也不会落后,甚至他早就卯足了劲,等着黄巾之乱的开幕了。

    长天经过了大半个游戏年的时间,领地已经发展到了能令大部分玩家瞠目结舌的地步,但是由于他的领地都在无人涉足的地带,所以至今玩家们还没有发现,玩家里只有与长天算是口头结盟的白小仙有些眉目,但她也不清楚长天发展到了什么程度。

    真正了解长天实力的外人只有糜竺和顾雍,甚至那些偶尔在长江上行船的商旅也只是奇怪,为什么江面上的船只越来越多了,不过在了解到对方没有任何收过路费的意思,因此也没太多的人去在意。

    长天的领地范围辐射了整个申城和启东两处,他现在麾下有城市级领地六座,其中崇明岛上的落霞、长兴、枢纽三处,长兴沙洲上一处,启东和申城各一处。还有乡镇级领地20处,村落级将近100处。

    他也如愿以偿的取得了‘天下第一城’的排名,两个特性相遇之后,让长天获得了一个算是在情理之中的特性。

    每天一千多人的流民刷新,已经让长天麾下村民的数量到了一个极为可观的地步,差不多30万人。

    当然这些人不可能全部是士兵,长天的村民与士卒的比例大概在十比一,士兵一共加起来也就三万人不到一点。

    长天给所有的新建领地都加了一个‘鱼米之乡’的特性,其效果是所有收成增加30。

    对他来说这个才是最实惠的,因为粮食是所有资源中唯一可以充当货币的资源,有充足的粮食村民才不会擅自流亡,打仗的时候才不用会担心被饿死。

    经过这么一段时间的大肆发展后,长天已经没多少金了,就算他经常打野,探索秘境、迷宫、副本,以及在和糜家通商交易的支持下,也一样入不敷出。

    所以这次黄巾之乱也是他必须要好好捞一笔的时候。

    宛城的攻防战还在激烈的继续着,黄巾一方显然已经占据了极大的优势,南面的城墙差不多被他们攻下了,宛城的陷落已在眼前。

    “冲啊!!”此时此时玩家们发威的时候终于到了。

    不过这也算在情理之中,只有热血上脑的玩家才会第一时间踩着云梯抢着先登,其他人看到这种人,无一不撇嘴不屑或翻个白眼。

    死了可就得8小时没法上线,犯得着么?安稳拿功勋点不好吗?只要参与了攻破宛城多少都会有些功勋点奖励。

    现在宛城南门城头的守军差不多已经溃了,此时不上更待何时,于是绝大多数的玩家,奋力挤开了前面瘦弱的黄巾兵开始了后登攻城,甚至还有的把自己头上的黄巾兵给强行拉下来,然后自己上去。

    更甚者比如那些平时比较喜欢讲兄弟义气的,一脚把隔壁的黄巾兵给踹下去,就为了让自己朋友赶上来一些。

    张曼成看得是青筋暴跳,大骂不已。

    “怪不得,张天公老是说异人绝不可轻信,绝不可委以重任,现在看来果然如此,一个个全是无耻之徒。哼!等靖平天下老子再慢慢跟你们计较。”

    张曼成咬牙切齿道,毕竟他也不傻,现在还不会对玩家下手,不然这些全无原则操守可言的家伙们,绝对会第一时间激起兵变,而且丝毫的不会有什么顾及可言。

    时间推移,宛城的南门终于被占领了城头的黄巾军打开了。

    “冲进去,任何抵抗者全部杀光,攻向其他三门。”张曼成大喊道。

    早已在城外等候的黄巾阵营一拥而入。

    “主公,宛城已经破了,张曼成已突入城中。”李然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们现在进去,不要攻击,只等接近张曼成然后突然袭击力求一击毙命。大力你领骑兵在我们进入后直取府库,带上这个。”长天将自己的乾坤戒交给了孙大力。

    长天也带着自己的人进入了宛城,由于他的队伍风尘仆仆而且个个头戴黄巾,城里的黄巾npc都以为是远处赶来支援的同伴,而此时所有的玩家也早已争先恐后的进入了宛城,现在正是大肆抢掠还不用负责的好时机,这如何能错过。

    因此也没有人识破长天的队伍。

    随着长天的进入孙大力也领着骑兵突入了宛城,直向着宛城郡府府库而去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也跟随黄巾兵一起攻入了宛城的古今工会会长古烁今,也把自己的工会会员召集到了一起。

    “老大我们怎么办?”有人问古烁今道。

    “我们分成两批,一批人现在就朝郡守府攻去,务必要抢在所有人的前头将郡守府库拿下,里面有我们未来发展所需的资本。第二批则和我一起去接近张曼成,趁现在兵乱他没什么防范,我们一举杀了他。”古烁今喘了口气接着说。

    “只要杀了张曼成,取下他的脑袋,自然可以刷新黄巾阵营的身份并且夺得巨量的功勋点。”

    “再加上宛城郡守府府库内的巨量财物,我们就能在这黄巾之乱里首先立足于不败之地。”

    “现在行动吧,就照计划来,我们成功的机会很大。”古烁今言辞十分坚定看向了众人的眼神也充满了自信,当然更多的是在给众人打气。

    实际的成功率有多少就值得商榷了,尤其是在还有未知的强力竞争对手的时候。

    此时的张曼成正在联合城外的黄巾两面夹击宛城守卫,本来觉得手到擒来的张曼成此时却遇到了意想不到的阻力。

    “黄巾逆贼,安敢造乱!认得我大将文聘么!”

    只见有一人带着上千兵卒正在宛城西门内,奋力抵挡张曼成的大军,其人面容俊朗,英气逼人,手中一杆长枪,如游龙入海,似雨燕追风,既快又准,且势大力沉,每一下都会带走数个黄巾士兵的生命。

    由于文聘的抵挡,竟然一时间让上万黄巾不得寸进,想要趁乱打开西面放进赵弘的想法也落了空。

    文聘本来就是南阳宛城人,受太守褚贡的赏识做了宛城县尉,可惜褚贡不听他的劝告,轻易出城交战,杀贼不成却被贼给杀了。

    现在的宛城正属于内外交困之际,被分配守西门的文聘也抱着与贼决一死战的信念,绝不退后一步。

    战事竟然慢慢进入了胶着状态。

    这情景让张曼成看的大怒,眼看宛城已经攻下竟然还有这么个硬茬,他大喊道:“上,全部压上速速与我杀了此人,我要用他的脑袋祭旗!”

    张曼成将手下大部分的精兵派了出去,身边的守卫力量已然空虚了,而此时的古烁今也到了。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