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一十六章 城里有内奸

    长天带着李然和文聘朝郡守府走去,不过没走多久就老远的看见,一个老头带着一干部下来迎接自己了。

    “来者可是长天长无垠?”赵谦远远的就颤巍巍的开始呼喊。

    “回太守大人,在下正是异人长天。”长天快步走向前回礼。

    “好,好,幸得无垠相助,不然事危矣。”老头拉着长天的手,一副劫后余生却又时日不多的样子,看向长天的眼神也是满满的赞许和欣慰,仿佛找到了依托一般。

    “无垠,我这上蔡已是危急存亡之时,足下可有退敌良策?”赵谦问。

    “太守大人勿忧,长天今日远道而来,又历经厮杀,士卒已是疲惫,待我休整一天,明日一早便出城杀敌,届时太守大人只需登城观战即可。”长天信誓旦旦的对赵谦说着。

    事实上在长天心里这赵谦忧不忧根本不干他屁事,救下上蔡只不过是为了自己的队伍有个据点,到时候只要能捞足功勋,他才不管这上蔡城能不能保存,甚至破了正好,他还能趁机会再装满一次乾坤戒。

    长天突然想到,要不要守门的时候放个水,让黄巾攻破城门,自己好趁乱取利?不过他最后还是放弃了这个想法,汝南黄巾势力纷杂,实力也强劲,没有一个能坚守的城池,要取胜很吃力。

    “哼!你还有脸来见我!”

    长天正在思索的时候,突然听到赵谦骂道。

    随后他顺着老头的眼神看了过去,发现有三个人正走过来,赵谦则正对着其中一人骂道。

    长天问过赵谦边上的人后得知,这三人分别叫李通、陈恭、周直,都是赶来援助上蔡的,此前曾生擒过敌帅,而赵谦骂的那个正是守卫西门的陈恭。

    长天尤为的注意那个叫李通的,这人他知道,李通字文达是曹操的大将,建安元年就跟随了曹操,一生功勋卓著,在三国志上有陈寿立的传。

    在史上能够留名立传的人,没一个是善茬,长天深知这一点。

    因此长天颇有兴趣的看着李通,李通发现救城的异人在观察他时,并没有任何的异样也对对长天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大人,是某一时疏忽,才让贼破城,请大人治某之罪。”陈恭走到赵谦面前单膝跪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以为你轻轻一句话,我就会放过你?若不是长无垠赶来的及时,我等与上蔡十万百姓,尽皆要死于贼手,我当然要治你的罪!”老头大怒,说话的时候中气十足一改之前快死的模样。

    这时一向与陈恭交好的李通也单膝跪下求情,他知道城门被破完全是陈恭的小舅子,畏死避战的原因导致,不能完全怪陈恭。

    李通说:“太守大人,请念在陈恭远道赶来救援,且这几日死守城门的份上,绕过他这一次,准其戴罪立功。”

    边上那个叫周直的人看到这情况也一样开始跪地言辞恳切的请求。

    赵谦看了看眼前的三人,没表态反而转头看向长天说:“无垠,你看如何?”

    这一问,包括李通在内的不少人都把目光集中到了长天的身上。

    “太守大人,长天是外人,本不该对此发表意见,不过既然太守大人相问,在下就说下自己的看法。”

    “陈恭本是江夏人氏,非属汝南,能赶来相助已是义举,而此前能助李通生擒吴霸,解南门之危更是有功,虽有失职之罪,依我看不若功过相抵,让其继续杀敌立功,这样也能免得让其他赶来救援的义士寒心,大人你看如何”长天说道。

    赵谦听后点了点头,尤其听到让其他赶来救援的义士寒心这句话,更是让老头的眼皮猛跳。

    随即赵谦说道:“若非长无垠说情,今日必不轻扰,你们且退下吧,好好守城不得再有懈怠,黄巾破灭之时,我必为你们上表请功。”

    “谢大人,谢过无垠先生。”李通和陈恭二人想这长天抱拳称谢。

    长天则回了回礼,让对方不要在意。

    说完后赵谦带着长天走回太守府相谈。

    一路上他看着长天身边寸步不离的李然和文聘二人,然后问长天:“此二人皆是无垠麾下?”

    “回太守大人,此人叫李然字守诺乃我家将,这位是宛县县尉文聘文仲业,皆有万夫不当之勇,太守大可放心。”长天说道。

    “好,好,竟然有此等虎将,能得无垠相助,老夫无忧矣,哈哈哈。”老头捻了捻胡须,开心的笑道。

    随后赵谦带着长天进了太守府,长天则让李文二人在外面等候。

    进入坐定之后,赵谦先是再次谢过了长天的救援之恩,然后他问道。

    “无垠此来,可知那孙文台在何处?是否快到了?”

    长天一听心中一叹,这赵谦还是更在意孙坚来不来啊,不过这也正常这些npc对于异人终归不怎么在意。

    自己其实还算好的,有些实力又立了大功,帮赵谦守住了上蔡,不然在这赵谦眼里自己也跟其他异人没多大区别。

    赵谦看长天不回答,立刻又说道:“无垠莫恼,非是老夫不信你,实在贼势浩大,若能多一份助力,老夫也能更宽心。”

    “太守大人多虑,孙坚将军确为当世豪杰,长天是远远比不上的,不过长天只知道孙坚将军确是东进了,却不知他到了哪里,故此无法回答太守大人。”长天对着老头说道。

    “无垠不瞒你说,现在情势之危急,可谓凶险万分,老夫虽年迈,但耳不聋眼不瞎,此番破城必是内应所为,绝非那陈恭疏忽所致。”赵谦低声对长天说道。

    “哦?那太守大人是认为,那陈恭便是内应?”

    “非也,那日李通三人从南门攻入,活捉了吴霸之后,便是陈恭在城头上剐了他,苦肉计再苦也苦不到黄巾大帅身上去。”

    “那大人的意思是?”

    “老夫也为此发愁,无垠可有良策?”赵谦希冀的看着长天问道。

    “长天初来乍到,一时也无有对策,不过太守大人请放心,再多的阴谋诡计,长天也能以力克之,太守大人只管看我杀贼便可!”长天再次信誓旦旦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好,有无垠这句话,老夫便放心了,只等无垠剿灭黄巾,老夫必上表为无垠请功!”老家伙也信誓旦旦的表示,当然心里怎么想的谁也不知道。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