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一十七章 何仪

    “你说什么??黄邵被斩了?是谁斩的?”

    上蔡城北门外黄巾大营中军大帐。

    一个丑汉正暴躁的大发雷霆,此人就是现如今已在隔壁入了伙的,梁山第一百零九条好汉天叉星截天夜叉何曼的哥哥,探海夜叉何仪。(好吧,其实他没这个绰号。)

    “回禀大帅,是一个叫长天的异人。”

    “长天!!!又是长天!杀了我兄弟,我还没来找你,你到敢来找我!这次我不将你碎尸万段,誓不为人!”何仪一听长天的名字,顿时暴跳如雷。

    那个传令的小兵,听到此话,出于好心的提醒道:“大帅,那长天是个异人,没法碎尸万段啊。。”

    “砰!”听到小兵的话后何仪飞起一脚把他踹翻在地。

    “滚!滚出去!我还需要你来提醒吗!!”何仪大骂道。

    “诺。”传令兵灰溜溜的出去了。

    “长天,长天,我誓杀汝!”何仪这次没在说碎尸万段什么的。

    “去请刘辟、龚都,前来议事。”在大帐中反复来回踱步的何仪喊道。

    此时的上蔡城太守府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,无垠今日阵斩黄邵,众贼子无不丧胆,老夫欣慰之至,能得无垠相助,幸甚幸甚。”赵谦抚掌大笑道。

    “来,无垠与我共饮此杯。”老头端起了酒杯对长天说道。

    “谢使君。”长天也端起酒杯一饮而尽。

    长天经过休整了一晚之后,今天一大早就冲出了西门,极速的杀奔黄巾军。

    而黄巾那方,则因为昨日的失利,一时还没缓过气来,全部士气低迷,无心整军,因此对长天突如其来的冲击,根本来得及组织多大的反击力量。

    在李然三人的冲杀之下,数万黄巾兵毫无抵挡之力,于是乎整个阵营都被长天的军队给冲散了。

    那些黄巾兵各个只顾着奔命,直接把阵营的大帅黄邵暴露在长天的铁蹄之下,

    长天又怎么会放过这样的大好时机,立刻下令李然冲击中军,直接斩首了黄邵,以至于西门的黄巾彻底没了统帅,根本无法再组织像样的力量了,也因此绝大多数幸存者都开始朝北面何曼的阵地逃去。

    一阵冲杀结束,满地狼藉战利品无数。在长天的士卒满载而归之后,一直在围观的玩家们立刻一拥而上,争先恐后的往包裹里塞着,长天没在意这些,毕竟这些玩家也是出了力的,当然得留点收获给他们了。

    长天把缴获的东西只留下些有用的,其他的那些要么卖给玩家,要么交给赵谦折算成了金银。

    这也使得这几天的西门是热闹非凡,全部是在和长天的士卒,交谈、扯皮、讲价的玩家。这种玩家与npc如此热闹互动的大场面,也只有长天这边会出现了。

    这一场战斗长天足足收获了5000金,数万银。金子他收了起来,银子全部分给了士卒,每人至少也能分到几银,对他们来说也是一个月的军饷了。

    老赵头虽然本身钱不多,几锭金子还要藏在床下,但是汝南郡却是个大郡,人口极多并不比南阳差多少,因此府库是十分充裕的。

    之前赵谦打开府库大门的时候,以长天得心性也不由得晃了下眼,挑了挑眉。

    老头也看见了长天的眼神,笑道:“无垠可是对汝南府库有兴趣?只要杀了老夫,这些都是你的,哈哈哈。”

    “太守大人言重,是长天失礼了。”长天对着赵谦抱拳躬身,语气十分的真诚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,无妨无妨,守城还要靠无垠啊。”赵谦大笑,背着双手和长天一起离开了府库。

    如果完全不认识,你让长天夺财他未必不会,尤其是面对这么多钱时,长天至少也会在心里先衡量一下得失,当然无故杀人他不干。

    但是经过这几天的相处,他发现赵老头虽然有些怕死,但是为人却比较风趣、随和,就算心里对异人有看法嘴上也没怎么表露,并且对自己十分关照,一应物资只有多给从无短缺过。

    在长天击溃西门黄巾斩杀黄邵之后,更是对他信任有加,连到府库取钱都会带他过来。

    因此长天也没有把这上蔡县抢了然后一走了之的想法,正所谓投桃报李,便是如此。

    此时的赵谦心中也在感叹。“异人中也有人物啊。”

    人人都以为赵谦怕死,其实老头根本不怕死,他只是还不想死罢了。若是他真怕死,又怎么会大老远的引军赶到邵陵与黄巾大战,虽然大败而回但这并不等于老头怕死,他一个活了快六十的人还有什么好怕的。

    “大汉,异人,唉~~。”赵谦看了看洛阳的方向,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不过随后赵谦又一路溜达,钻进了自己新纳的小妾房里。

    经过几天士气低迷之后,在何仪严苛的军令监管以及他凭空画出的大饼之下,黄巾军的士气,又缓缓的恢复了。

    显然又一轮的攻城战就要开始,由于此时西、南两门已经没有黄巾,因此压力全部聚集到了东、北两门,其中尤其以何仪大军所在的北门压力最大。

    于是临战之际赵谦大肆调整了兵力,把大量的守城兵力分配在东、北两个门,西南则只留下小部分以防不测。

    长天因为麾下士卒作战极其英勇、屡立功勋而被分配到了最为关键的北门,而原先守西门的陈恭则被派到了东门。

    李通此时也在北门,他对长天麾下雄壮的军士十分看好,甚至有些羡慕对方的士卒。

    而且对方的三员将领也都不比自己差,尤其是那个叫文聘的在统军作战方面还要胜过自己一筹。

    能和这些人并肩作战,让他有一种极为可靠的感觉,完全不需要像之前他独力守城那样瞻前顾后,走一步想三步。

    “这次就要多靠无垠你了。“李通抱拳对长天笑道。

    “万亿言重,能坚守北门这许多时日,让黄巾大军无暇他顾,全是足下一人之功,长天此来要仰仗足下才是。”长天也回了回礼。(万亿是李通的小字)

    “哈哈,此番黄巾大军压阵,必然不同往日,我们当同心协力,抵御贼寇。”

    “万亿说的是。”

    “报!黄巾大军全军压上像是要攻城!”

    “哈哈,来得好,我正好看长无垠一展雄威。”李通大笑脸上全无惧色。

    “彼此,君且保重!”长天抱拳。

    “保重!”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