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一十八章 黄巾攻城

    “异人长天!我乃汝南何仪,你杀我兄弟何曼,我今日必将你千刀万剐,为我兄弟报仇。你要是打开城门献降,我还可以考虑给你个痛快!”城门外的何仪对着城楼上大喊道。

    黄巾阵营的玩家听到这话,纷纷用看傻子的眼光看向场中的何仪。

    “你都要杀人家了,人家还会给你开门投降?就你这智商,你那兄弟估计也好不到哪里去,活该被人家杀,切。”

    “麻痹的不知道说饶你不死么?他这智商是怎么当上渠帅的?”

    “我们跟着这煞笔一起攻城是不是不太靠谱啊?”

    “我们攻个鸟城,送死当然npc去。”

    长天则静静的看着楼下的何仪,没有一点答话的**。

    何仪见楼上没人出来答话,也没在意反正他也就是发泄下,振奋下士气,他有十足把握能拿下上蔡。

    “攻城!”

    只听何仪一声令下,无数的黄巾架起云梯涌向了城头,激烈的上蔡守卫战再次开始。

    不需要长天发什么号令,李然三人早已准备好了一切,只等敌人靠近他们就会给予对方迎头痛击,或者甚至不需要靠近,就会有大量的黄巾死去,比如三、四的辅兵箭雨。

    几乎每时每刻都有黄巾从城头坠落,每时每刻都有云梯被砍断被拆散被推到,而黄巾们也一刻不停的如潮水般汹涌而至,一刻不停的绑好云梯再次重新架起。

    “杀!”随着敌人不断的攀登,长天麾下士卒的攻击终于开始了,这可能是那些黄巾们迄今为止遇到过的最猛烈的攻击。

    有不少黄巾,刚从城头冒出脑袋,就被长矛扎透,被钢刀劈开,被钝器砸碎。脑筋迸裂,鲜血四溅,哀嚎惨叫不绝于耳,殷红血色不绝于目。

    长天并不习惯这种画面,即便死在他手下的敌人也已经很多了,他也还是不习惯这样的画面。

    战争的出发点往往都很直白,看到别人好欺负于是开始了战争,看到别人很富有于是开始了战争,看到别人有威胁于是开始了战争。

    不过战争大多与利益分不开,除了毁灭**极其强烈的人,一般来说没好处的事正常人不干。

    黄巾党为了吃饱饭,黄巾首领为了获得权势,官军则为了建立功勋,各有诉求,不外如是。

    长天双目出神的看着眼前一个个各不相同的面孔,他很有些佩服整个《世界》的智脑嫦娥,不知道到底要到什么程度,才能建立起这么一个几乎能乱真的庞大的世界。

    这些npc真的很像人类,除了没有现实意义上的**之外几乎和人类没什么分别。

    长天属于比较理想主义的人,他一直觉得人是有灵魂的。

    那么npc呢?

    他们有灵魂么?

    战斗还在继续,长天的士兵有些已经受伤了,但那些受伤的人无一不是杀了三五个以上的敌人。

    “让伤员退下休整,后面补上。”长天下令道。

    很快一批一直在摩拳擦掌的士卒,替补了自己的同伴,投入到血腥的战斗中去。

    而那些伤员,在长天随军出征的医师的治疗下,用不了多久又能继续投入到战斗中,能恢复的如此之快自然也得益于长天对医师的点评,他此时又开始庆幸自己获得点评师这个副职业了,相比于自己那极为可耻的武将职业,实在太有用了。

    随着时间的推移长天忽然发现,李通那里已经有黄巾登上城墙了,随着敌人的越来越多,很快黄巾将会占据那段城墙。

    这也不能怪李通,他的士卒无一不是从来到上蔡开始,就一直处于高强度的战斗中,根本没多少喘息之机。

    “万钧,过去帮忙!”长天下令。

    这种攻坚战交给孙大力这个莽夫那是绝对正确的,果然孙大力带着士兵一到,立刻极大的减缓了李通的压力,李通也对长天投来了感激的眼光。

    酣战已至午时。

    “噹噹噹噹”

    清脆的鸣金声,从黄巾阵营传来,黄巾一方准备暂时收兵埋锅造饭。

    随着城下无数炊烟升起,长天也下令开始吃饭。

    “半刻钟吃饭,吃完立刻睡觉,恢复体力。”

    在长期严格的训练之下,长天的士卒几乎都练就了倒头立刻能睡着的本事,睡眠是恢复疲劳最有效的方法。

    不过似乎对方并不像让自己这边有多少喘息之机,攻城很快又开始了。

    长天皱眉看着下方,他不是意外对方这么快又来攻城,而是他发现对方的兵又多了起来,显然何仪不停的在从东门调兵过来支援。

    在此时的东门并没有战事,因此东门的黄巾都是体力满满精神奕奕,正是攻城的生力军。

    虽然这些调来的黄巾士卒似乎等阶都不高,甚至之前攻城的那些黄巾士卒的等阶也都不高,但是数量实在太多,这种数量盖过质量的狼群策略的确很难对付。

    何仪的本阵一直没动,只在一边静静看着大量的低阶黄巾攻城,而何仪则一直在中军坐镇也没动过。

    如果那些黄巾精锐也来一起攻打的话,那么所带来的压力必然是现在的数倍。

    “对方还有余力啊,果然一刻都不能放松,绝不能小看了这些黄巾贼啊。”长天心里叹道。

    不过那何仪似乎没有动用本阵的意思,反而一直让低阶黄巾来送死。

    “想要疲累我方,然后一鼓作气拿下么?这也想的太好了点吧,守城的可远不止我们这些人。”长天心道。

    果然没出长天所料,太守赵谦见北门攻势猛烈,而黄巾又从东门大量调动兵力去北门支援,于是也开始从东门调动了大量的兵力赶来北门。

    这一支援立刻让镇守北门的士卒们压力骤减,见到援军那是个个欢呼不已,现在他们对于守住北门信心十足。

    来再多的黄巾他们也不担忧了,毕竟能攀登的城墙只有那么多,人太多了上不来还是白搭。

    长天也是这么想的,他觉得何仪这次是肯定攻不下这段城墙了。

    战斗一直持续到了夜晚还在继续着,仍然有大量的低阶黄巾不断的爬上城头,一副不把这段城墙攻下决不罢休的样子。

    北门楼上已经灯火通明,黄巾一方却只在城门阵地前点燃了照明的火堆,而何仪本阵那边却一片漆黑。

    望着一片漆黑的何仪本阵,长天微微的皱着眉,不知怎么他忽然有些不好的感觉,但又想不出来是什么。

    “既然一时攻不下,为什么还要急着派这么多人来送死呢?”

    长天感到了疑惑。

    他慢慢理着自己的思绪,攻城的大量低阶黄巾,默而不发的本阵精锐,大量调集的东门低阶黄巾,大量调集的东门守卫。

    忽然长天想起了赵谦说过的几乎已经被他忘记的,城里内应的事。

    他顿时双目圆睁,大叫一声不好。

    “守诺!!!立刻驰援东门!黄巾想从东门破城!快去!赶快!!!”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