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一十九章 夜袭城门

    长天猜的不错,何仪当日与刘辟、龚都商议之后,正是选择了声东击西。

    通过在白天不断的使用低阶黄巾进行几乎不间断的攻城,并且本阵精锐按兵不动,站在源源不断的攻城大军后方压阵,给上蔡方施加无形压力,以达到让对方士卒身心疲惫,从而调动东门守军来助战,削弱东门防守力量的目的。

    再于晚间趁夜色将北门大量的,已经在白天养足精神的精锐调往东门,与东门外也休息了一天的那些驻留的精锐合并,再通过城中早已埋伏多日的内应打开城门,在晚上一举拿下上蔡。

    这个最大利用己方人多势众优势的,简单粗暴的策略确实成功了,几乎麻痹了包括长天赵谦文聘李通和众多玩家在内的所有人。

    上蔡这座饱经创伤已经摇摇欲坠的城市,在短期内经历了南门的差点失守,西门的差点被攻陷后,现在它的东门又被打开了。

    东门外黄巾精锐们开始大批的涌入,随着守卫发现敌情之后,一时间喊杀声四起。

    养精蓄锐了一天的黄巾遇到了同样休息了一天的东门守卫,到处都在厮杀,到处都在死人。

    敌人毕竟是有备而来,而守卫则是仓促应战再加上数量远不及对方,如果没有援兵的话,那么被镇压只是时间问题。

    所幸的是长天总是善于总结和思考,侥幸洞察了黄巾贼们的想法,立刻派李然驰援东门,还好还不算太晚,没到不可收拾的地步。

    轰鸣的马蹄声,预示着长天铁骑的到来,这简直是标致性的声音。

    成编制的战马骑兵在这些南方城市几乎是看不到的,而用驽马的军队只会让敌人大笑,像长天那个‘黔驴之嚎’,其实只属于等阶很低的玩物罢了,不说普遍但是类似的东西还是能找到的。

    而像是孙坚的那两千骑兵精锐的坐骑,则完全是由三公九卿、满朝大臣贡献出来的,再加上皇帝自己的西园马厩里的战马,才算有了骑兵。

    若非孙坚作战极其英勇,是绝对分不到两千骑兵的,毕竟骑兵在朱俊和皇甫嵩手里也不多。

    至于玩家们就更别说了。

    所以长天的骑兵绝对是一种标致。

    “是长天的骑兵。长天来了,东门能保住了。”有不少玩家高声呼喊起来。

    现在的长天在玩家阵营里很受欢迎,至少在同样守卫上蔡的玩家阵营里是如此,在长天出击的时候,几乎所有城里的玩家都会跟着出动,跟着长天有肉吃,跟着他能捡漏,这是大部分玩家的心声。

    就连守城的npc士卒对于这个异人也是敬畏不已,他麾下的士兵雄壮,杀伐果敢,让人自愧不如。

    听到周围的呼声之后,守军顿时士气大振,竭尽全力的开始反击,只待骑兵的来到一举歼敌。

    “杀!”

    李然的大喝传到了场中每一个人的耳中,己方都为之一振,敌方则声势一滞。

    上千名一直在休整的骑兵如猛虎入羊群,杀进了黄巾阵营,他们占着坐骑和长武器的便利,疯狂砍杀黄巾。

    这些夜袭的黄巾虽然也属于精锐,但是终究及不上那些六阶顶峰的骑兵,他们只能靠着数量的优势抗衡李然的攻势,但是数量正是他们最大的优势。

    不得不说何仪的黄巾数量实在太多,他与刘辟龚都三人麾下的精锐加起来起码一万五,一起冲杀进来就算是李然也不可能挡住多久。

    不过李然这边也并非就没后援,长天到了。他带着孙大力和两名宿卫一起到了东门,而文聘则继续留在北门守城。

    又是一场拉锯战,而且其惨烈程度要更胜于北门的攻防战。

    黄巾们无一不想冲破阻碍,靠优势兵力斩杀敌军,士兵们则无一不想将敌人赶出东门,以保城门无虞。

    看着大好形势竟然变成了胶着战,何仪他们终于也按捺不住,纷纷带队冲了进来。

    “我乃汝南刘辟,谁敢和我一战!”

    “无名小卒,看我杀你。”孙大力拍马就朝刘辟杀去。

    孙大力不愧叫做大力还字万钧,攻势沉猛,招招逼人。挥枪猛砸、奋力突刺之时,隐隐挟着风雷之声,听得刘辟是大为惊恐。

    他只遮挡了几下就觉得双臂发麻,招架不住了。

    “快来助我!!”没挡几下的刘辟开始大喊。

    于是远处的龚都立刻也赶来加入了战斗,刘辟龚都两人夹攻孙大力,才算勉强能保持不败,但是他们的体力是绝对及不上孙大力的,败退是迟早的事。

    在李然和孙大力都抽不出身的时候,远处的何仪偷偷的盯上了长天。

    “你这个该死的异人,老是破坏我的好事,老子不杀你一百次难解心头之恨。”何仪此时双目冒火,渐渐的逼近了还没有察觉他的长天。

    本来已经唾手可得的东门,又被这个异人给破坏了,上次他派自己的兄弟去长江口另起炉灶留条退路,也被这异人破坏,竟然连何曼都折在他手里。

    自己兄弟的勇武他当然知道,根本不比自己差,这样的人怎么可能死在异人手里,这个异人必定是用了极其卑鄙手段,才能得手。

    “受死吧!!!”

    趁着混乱拍马来到长天近处的何仪,突然大叫一声,舞起长刀就朝长天砍来,以长天的属性是绝对架不住这一刀的。

    不过他不需要自己的去招架,他有宿卫,有两个宿卫,两个学习了王级功法的宿卫,在大汉朝只有灵帝身边才有学习王级功法的宿卫的。

    “噹”一声巨响传过。

    王三王四全力架起了兵器,替长天挡住了这蓄势已久的全力一击。

    两人都被武器上传来的大力,压得单膝跪倒在地,但是仍然咬牙死命坚持着。

    短时间竟然陷入了僵持状态。

    长天脚下的大黑,看到有人要攻击自己的饭票,哪里会愿意,它冲向了何仪胯下的那匹青色的良马,朝着对方的马蹄就啃去,不过这马和周亚夫的有点不一样,它的马蹄上镶了马蹄铁。

    “咔”大黑一口咬在了青马的马掌上,对方全然没有任何的反应。

    看见自己一次攻击不中的何仪,再次举刀连砍带拍,凭借着自己的勇力,撞退了王三和王四,至此何仪与长天之间就再无任何阻挡了。

    这话也不算全对,需要注意的是,长天是有两条坐骑的,大黑不管用还有白马。

    白马看到对面那个青色的瘪三,竟然敢用正脸对着自己,白马大骂道。

    “汪。给老子滚~!不长眼的蠢货,弄不死你。”

    对面青马的智商显然还不足以让它和别马进行交谈,更别提像白马这样的十分友善的汪式交流法了,青马傻乎乎的看着白马,不过由于等阶原因它心里还是有些害怕这个白色的家伙。

    “艹!听不懂人话是吧!玛德,马爷让你知道下,为什么马爷才是爷!”

    骂完的白马,也不顾背上的长天,等到何仪策着青马来到近前后,突然一个转身,抬起两条后退,闪电般的踢出。

    “嘭!!!”随着一声巨响,正中那匹青马的前胸。

    何仪正因再无阻碍的来到长天眼前大喜的时候,他看见了长天竟然转身用背对着自己,何仪大笑,哈哈哈,这蠢货是想逃跑么,晚了!

    狞笑着的何仪举刀就要朝长天砍去。

    可还没等他刀落下,他就听到一声巨响,瞬间觉得自己像是被几十头愤怒的公牛给怼了一般,毫无抵抗之力直接飞了起来。

    何仪和青马一起飞向了空中,飞得老远,‘砰’撞在了城墙上,然后掉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撞得七荤八素的何仪扶着墙爬起来后,连挡住视线的头盔都没有扶正,就开始了无力的呼喊:“快,快,撤退~~。。。赶,快扶,我回去。。。”

    于是乎因为白马的那两腿,一场惊险的夜袭戏剧般得结束了。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