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二十一章 攻城的理由

    今天已经是夜袭之战后的第五天,这五天里并没有战斗。虽然孙坚的部队仍然没到,但是守卫上蔡的士卒因为之前的大胜,都一改往日的颓废,个个士气高涨,昂首挺胸的看着城下的黄巾营寨。他们相信只要有长天在,这座城就破不了。

    反观黄巾寨则有些沉闷,那些黄巾贼除了吃饭几乎什么都提不起兴趣。

    因为何仪他姓何,并不姓德鲁,所以没办法减轻那天夜里从高处掉落的伤害。何仪到现在也还没缓过来,他躺在床上几乎都不怎么动弹,一是为了养伤,二是心里苦闷。

    “难道真要失败在这里了?”

    “难道就没办法弄死那个长天了?”

    其实何仪倒真不太担心自己失败的后果,他本身就是个水贼,实在不行大不了再做回水贼就是,只不过现在这种权力在手的感觉实在太棒了,不到万不得已他是绝对不愿放弃的,所以他很不甘心。

    “要是有枚力士神符,老子轻轻松松就能捏死那个异人。张黄天如此小器,怎能成大事。老子为他拼死拼活,连一张小小的符箓都不给。呸!”何仪在心里骂道。

    何仪确实很苦闷,他觉得是因为出身水贼的原因,一直不被张角看好,所以没有被赐下黄巾力士符箓。

    此时远在冀州的张角打了个喷嚏,他掐着手指算了算,没算出什么来。面带忧色的他继续把注意力,放在卢植军阵前方的三个变态身上。

    对面红脸和黑脸的那两个根本就不像是人,猛的跟什么似的,中间那使双剑更变态,在他周围的不管是士兵还是异人,战斗力起码能翻两番。

    “要是天神再赐几张力士神符该多好啊。”张角心里叹道。

    无独有偶的还有颍川,波才郁闷的看着对面皇甫嵩身旁的那个骑都尉,别看人长得不咋地,还身材五短,但那气势那眼神简直能包容天地一样,他动都不用动,周围的士卒战斗力就直接能凭空翻三番。

    “这仗还怎么打?要是天公将军能再赐下几张神符多好啊。。”波才心里也叹道。

    所以何仪确实是冤枉张角了,事实上张角的召唤符也不是大风刮来的,不然他早统一大汉了。这东西十分稀有,也只有荆襄大渠帅张曼成和兖豫大渠帅波才,他们身上才各有一张,肯定轮不到何仪。

    “报,刘辟龚都二位将军到。”正在何仪抱怨的时候传令兵进来报告。

    “请他们进来吧。”何仪无力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诺。”

    “何帅!”

    “何帅!”

    “两位将军请坐,某有伤在身不便相迎,见谅。”

    见刘辟龚都二人坐定之后,何仪接着问道。

    “两位将军所来何事?”

    刘辟抱拳说道:“今日城里传出话来,说是赵谦得到消息,孙坚的援兵快要到了,那赵谦大喜准备让守军吃饱喝足,只等孙坚援兵一到,就趁势从城里杀出,两面夹击我军。”

    何仪听完就不屑道。

    “哼,此定是那异人和赵谦的诡计,看我军士气低迷就想诱我军急攻,那孙坚要来早来了,现在不来肯定是去了陈国,不用理他我们还有时间,等我伤养好了再继续攻城,一举拿下上蔡,我要亲手杀了那异人。”

    “这。。城里的样子不像是假的啊?”刘辟犹豫道。

    “管他真假,不理他就行了,等个几日再说,让士卒吃饱喝足,开战之时告诉他们粮草已尽,不攻下上蔡就都得饿死,只要拿下上蔡任他们烧杀抢掠,如此众军士必然死战,拿下上蔡易如反掌。”何仪摇头道。

    这时边上的龚都说话了。

    “大帅,我到有一计,不知可否?”

    “哦?你说说看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不如让人假扮孙坚的援军,赚开城门然后杀入,大帅你看如何?”

    “我呸!要开城门着内应偷开便是,何须假扮孙坚。再说孙坚有骑兵数千,我到哪里去找几千匹马来?”何仪怒道。

    这龚都本身就是个无勇无谋的货色,和刘辟一样没什么脑子,一遇到刘老板之后立刻双双转职成为脑残粉,山贼也不当了,甚至连死都不怕了。

    “那?”

    “再等等,我要力保万无一失。”何仪说道。

    上蔡郡守府。

    “无垠,那何仪好像不中计啊?”赵谦对着眼前的长天问道。

    “无妨,我还有个办法,让他一定会来攻城。”长天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一日后。

    “你说什么?赵谦已死,守军内讧?快说说怎么回事?”何仪不顾伤痛,从床上坐了起来,大声问着眼前的刘辟。

    “今日午时我接到城中箭书,信中云那长天想暗中偷取上蔡府库,不料被赵谦发现,长天只能杀死了赵谦,卷起财物准备逃跑,却被守军发现,现在两方已经展开了对峙,战事一触即发。”

    “哦?当真如此?那个长天这番行事倒是符合了异人的贪婪本性,倒是有几分可能。”何仪微笑的点头到。

    “何帅,那我们不如趁乱攻进去吧。”刘辟说。

    “为何要现在攻进去??你傻了不成,等他们两方相并,死伤惨重精疲力竭之际再攻不是更好?”何仪不满的撇了撇眼前这个无知的蠢货。

    刘辟此时又开口说道:“书信上还说,孙坚的援兵是真的快到了,离上蔡最多还有三百里,如果不趁现在攻下,等孙坚一到只怕有变,再者里面相持的双方,只怕因为我们于一旁虎视眈眈不会死拼才是。”

    刘辟喘了口气继续说道:“若要让他们死拼,我们起码得退后百里才有可能。但那时孙坚已至,攻城就更难了。孙坚此人骁勇异常,更兼手下精兵强将,还有战骑数千,只怕很难力敌,不若趁此城内无心守城之际,突入城门,拿下上蔡。”

    何仪听到这话后,紧紧的皱着自己的眉头,显然在考虑得失,他听到孙坚的名字时眼睛更是眯了起来,孙坚确实很难对付,这刘辟说的话不是没有道理。

    “好!不过不能现在攻,要等到晚上再攻城。”左思右想的何仪最后还是同意了刘辟的说法,不过他也没有急躁,而是再次选择了夜袭。

    上蔡。

    自从长天和赵谦两人配合演了这么一出戏后,赵谦按照派出的人员查探到,城内射出箭书的足足有五六人之多,那个周直果然也在其中。

    周直站在城头看到黄巾阵营的信号后,便了解了对方晚上攻城的打算,他不知道的是此时多双眼睛正盯着他的一举一动,只等时机一到就会将他一举拿下。

    此时长天和李通看似在对峙实则修生养息,其他守城人员更是被李通勒令,擅自离开岗位者与反贼同处,不用上报立斩无赦,因此内奸们也没人趁乱煽风点火,只是在等着好戏。

    反而跟着长天那边的大量玩家有些蠢蠢欲动,在他们看来跟着长天抢了郡守府又能如何,他们个个都很兴奋,玩家们觉得还不如现在就动手抢了就走,一直对峙着有什么意思。

    当然他们既然打定主意跟着长天,自然也不会擅自行动,破坏长天的步骤事小,自己再也捞不到好处事就大了。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