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二十二章 生存之战

    夜色幽静,昏暗无光,整个上蔡城外都是黑漆漆的,就连上蔡的城头都好像因为城里这次的内讧,让兵卒们士气大跌,城头的灯火也变得昏暗起来。

    上蔡东门内,此时的周直正小心翼翼的朝着城门走去,他没有因为城里的内讧而放松警惕,也正是因为多年的谨慎才使得他活到现在。

    他与李通和陈恭看似相处融洽,其实心里早有矛盾,他甚至知道李通一直想要找机会除掉自己,只不过因为自己十分谨慎李通才没找到机会而已,但是时间一久自己未必能防住对方的暗算,毕竟从来只有千日做贼,哪有千日防贼的道理。

    所以自己先下手为强,联络的城外的黄巾,拿下上蔡自己大功一件必有大量收获,又能除掉心头之患,何乐而不为。

    周直看看左右无人,随后慢慢朝着东门摸去,城门的守卫早已被换成了他的亲信,只要趁着这次城里内讧,再次打开东门,必能大获全胜,想到这里的周直就得意非凡,一时间他步子都不在那么小心翼翼了。

    他走到了门前,正准备让亲信打开城门,忽然他发现了不对,为什么守卫城门的士卒,自己一个都不认识??

    周直下意识的退后了两步,突然撞到了什么,他回头一看,有一人正对着自己咧嘴笑着,这人他认得,正是那异人麾下的猛将,叫孙大力。

    他刚想搭话,突然脖子受到了重击,然后直接昏了过去。

    上蔡城外。

    城外的黄巾大军,正埋伏在城头无法看清的夜色之中,包括何仪在内的几乎所有人都紧紧盯着上蔡的东门。

    “何帅你看,门开了!”刘辟对何仪低声喝道。

    果然远处的东门被推开了一条缝隙,正有一人在门内举着火把挥舞。

    “举火为号,此人定是周直,何帅我们冲进去吧。”刘辟又说道。

    何仪看着挥舞了一会然后又缩回去的火把,把心一横说道:“不准出声,全部悄悄的进入,切忌这点,成败在此一举!”

    何仪此番是豁出去了,这种时机不把握绝不会再有下一次。

    心情已经激动的难以自抑的何仪,带着大军匆匆进入了第四次被打开的上蔡城门,他不知道的是这一次等着他的,绝非是他一直在渴望的胜利。

    进入上蔡的何仪没有看见周直,但这已经不重要了,反正攻下上蔡后他也要宰了这种反复无常的货色。

    何仪带着大军长驱直入,一路没有任何的阻挡,他甚至没去注意为他开门的那些个士卒为什么如此的雄壮,倒是有几个玩家对这十几个士卒用了个探查术。

    “呵!连内应都等阶这么高?我这探查术绝对能看出六阶和六阶以下的等级,这几个兵我竟然看不出来?”

    “哈哈,那不好嘛?内应越强越好啊,我早看那什么长天不顺眼了,这次非得把他的部队杀个精光不可,看他以后拿什么再装x,嘿嘿。”

    等大量黄巾全部进入了城门之后,没过多久上蔡城头,下来了不少和守城士卒同样气势不凡的军士。

    这些人一下来,立刻和守门的那些人汇合,埋伏在了上蔡东门门外,如果有人刻意数一下的话,会惊讶的发现这些超过六阶的士卒,竟然有整整五百人。

    随着黄巾大军慢慢深入,何仪还是感到了不对,城里安静的反常。“为何城内如此安静?”

    “不好,其中有诈!”何仪大叫一声。

    正在何仪下命令撤退的时候,伏兵出现了,南面北门西门各冲出一彪人马,四周的房屋之上更是出现了不少弓手。

    北门来的是李通,南门来的是文聘,西面的正是长天,还有赵谦。

    “何仪,老夫等你好久了,还如束手就擒!”赵谦骑在马上,冷眼看着眼前的何仪说道。

    “哼,我何仪乃堂堂黄巾渠帅,岂会投降于你。将士们,既已中伏,何不死战!斩杀赵谦我有重赏!攻下上蔡,三天之内肆意抢掠!”何仪大喊道,显然准备做最后的搏斗了。

    “哦!!!”黄巾贼兵一时间士气大振,发狂般的朝伏兵冲去。

    “哼,垂死挣扎。射死他们!”赵谦一声令下。

    房顶上埋伏的那些弓箭手,随即开始了射击,由于地形劣势的原因,黄巾无从躲避由四面八方飞来的箭雨,立刻死伤无数。

    “冲!给我冲上去杀!”何仪疯狂的大喊。

    然后他带着刘辟龚都朝赵谦所在的地方冲过来。

    赵老头根本不为所动,只是手一挥,他身后转出500个七阶兵,牢牢的挡在自己的身前,然后对长天说:“无垠靠你了。”

    说完的赵谦,竟然没有再动的意思了,那五百人也只是专门保护老头一个人的。

    长天点了点头,这是之前他和老头说好的,也没有在意,而是下令让李然和孙大力开始攻击。

    两人带着自己的部队,如两头猛虎一样扑向了黄巾,孙大力找上了刘辟龚都二人,而李然则把目光投在了何仪的身上。

    而何仪看到正在向他跑来的李然后随之一个激灵,自己的伤还没好肯定不这人的对手,立刻退入了人群中。

    战斗十分惨烈,由于路面并不宽阔的原因,大量的黄巾军被堵在后面无法前进,而周围弓箭手的射击却是一刻也没停过。

    这使得即时没有和上蔡守军交战的那些黄巾贼,也在不停的死去。

    而此时守城的部队已经把黄巾贼的队伍给分成了几截,死死的堵住了对方的退路。

    四处都在杀戮,到处都在嘶喊,惨叫声接连不断,汉军阵营不断的在死亡,但是黄巾阵营的伤亡数却多得多。

    到了现在几乎人人都知道,这应该是关系到上蔡和黄巾两方,谁能继续生存下去的最后一战了,此时不拼命就真的没命了。

    黄巾终究还是处在了劣势,士气不足,地形不利,现在就快连人数优势也要没有了。

    双方的鏖战进行了至少1个半时辰,双方都已疲惫不堪,天也已经蒙蒙亮。

    随着黄巾兵不断的死亡,何仪感到越来越恐惧,越来越绝望。

    他看着周围数不清的黄巾尸体,知道自己已经输了,那大权在握的感觉就要离他而去了,这次甚至连他自己都不一定能幸免。

    不!一定要逃出去!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,只要自己活下来,还有东山再起的可能,如果能带着一些部队逃出去,那就更好了!

    “撤退!快撤退!朝东门撤退!”何仪凄厉的喊道。

    获得命令的黄巾贼们,鼓起全身最后的力量,朝着唯一的生路冲杀过去。

    求生的力量都是惊人的,那些疯狂的黄巾贼不顾生死的冲击,还真的破开了重重的阻隔,来到了东门口。

    刘辟龚都二人冲在最前面,好不容易摆脱了孙大力穷追猛打的两人,已经不敢再回头了,死命的朝门外冲出。

    何仪也跟着他们跑了出去,紧跟着三人逃出城门的还有三人的亲卫和部分精锐,然而在剩下的那些黄巾杂兵想跑出去的时候,他们惊恐的发现前路已经被一队五百人左右的士卒给挡住了。

    这五百士兵就是长天问赵谦借来的,七阶兵和六阶兵有本质的差别,一旦等阶升到七阶之后,就会自然而然的获得一个特性‘披坚’

    ——披坚:减少来自敌人的伤害,敌人等阶越低减伤程度越大,敌人等阶超过自己则效果降到最低。

    黄巾杂兵现在只想着逃生,也不管挡路的是什么人,全部一拥而上准备杀死对方冲破阻碍。

    然而五百七阶兵,就像一堵墙一样,让那些企图冲开阻碍的黄巾贼,受到了迎头痛击。

    那些如汹涌潮水般的黄巾,奋力撞在如礁石般屹立不倒的七阶兵身上,即刻就变得粉身碎骨。

    “降者不杀,反抗者全部处死!”在后面带着大军赶来的长天大喊道。

    眼见逃生无望的黄巾贼大多数开始投降,反抗者也被一一杀死。

    ——叮!系统提示:您获得与投降敌人数量相等的功勋值,您目前的功勋值暂时排在玩家第一,包括npc在内的功勋总榜位列第二十五。

    长天暗骂系统抠门,杀敌获得的功勋是招降的三倍,最主要的是自己没有这些俘虏的处理权。

    不过眼下不是计较这些的时候,追上那逃跑的三人,才是现在的关键。

    长天因为担心那些七阶兵有伤亡,刻意让他们放跑一小部分紧随何仪三人的黄巾,免得对方狗急跳墙,搞出什么杀手锏来。

    这些借来的七阶兵,长天已经将他们视为了囊中物,不愿他们现在受到损失。

    而且现在天色已经亮了,长天不认为对方能从自己的骑兵手下跑掉。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