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二十三章 孙坚出现

    何仪三人带着残兵,才上蔡城外往北仓皇逃窜。

    可惜没逃多久,身后的就已经传来了阵阵的马蹄声。

    何仪回头看去,顿时瞳孔一缩,后面追上来的正是长天他们,其中李然和孙大力两人则面露狞笑,死死的盯着自己。

    “你们两人速速断后,挡住那些骑兵!”何仪对着刘辟龚都二人大叫。

    那二人听到后,互相对视了一眼,然后点了点头。只见他们不但没留下断后,反而分成两队,分别朝另外的两个方向逃窜而去。

    正当孙大力准备追去的时候,长天阻止了他。

    “不要管那两个,不要放跑何仪!”

    长天对刘辟龚都二人根本没兴趣,那天斩了个黄邵,得到的功勋点连张曼成的十分之一都不到,连名声都只有100点,这也让长天彻底的对首领以外的家伙失去了兴趣。

    他只要这个何仪的头颅。

    没追多久,突然长天耳边突然传来了一声提示。

    ——叮!系统公告:黄巾阵营小渠帅刘辟被孙坚斩杀,孙坚位于功勋总榜第十位。

    “艹!”长天骂道。

    系统功勋总榜前三十位就能接受到类似的战报。

    不过没想到的是第一次接受战报,就是这种操蛋的消息。

    这个孙坚是特么早埋伏好的吧,长天不由得如此想到。

    随即他就发现,刘辟逃跑的那个方向极速的跑来大队的骑兵,为首的正是佐军司马孙坚。

    “快!加速!别让人抢了何仪的人头!”长天愤怒的大呼。

    孙坚显然是准备来抢人头了,长天此时除了愤怒之外,还有憋屈,如果自己的实力够强,在宛城时这孙坚如何敢质问自己,如何敢在这上蔡明目张胆的抢夺自己。

    长天的队伍离何仪越来越近,但是孙坚的也是,此时的孙坚连看都没看这边一眼,直朝着何仪冲过去。

    “孙坚!你敢如此行事!”长天朝孙坚喊道。

    “住口!我主公的名讳也是你这区区异人能叫的!”孙坚身后的程普冲着长天骂道,拨马就带人朝长天队伍的前方冲来,显然是想减缓长天队伍前进的速度。

    “无垠兄,通蒙你恩惠,让我手刃了周直,某无以为报,且在这里为足下挡上一挡。”李通拍马朝程普迎了上去。

    当看到程普被人挡住没能建功,黄盖也拍马朝着长天他们而来。

    “守诺、万钧,你们马快且去追贼,我来挡住他。”文聘也拍马迎上了,想要阻挠长天队伍的黄盖。

    随后韩当也冲了过来,孙大力直接挺身挡住了韩当。

    最后惯使双刀的祖茂则被长天的两个宿卫挡住,只有李然跟着长天继续追击何仪。

    “长无垠,可敢单骑追贼?谁杀了就是谁的。”孙坚此时看向了长天,满脸轻松的笑着问道。

    “有何不敢!”被激怒的长天,立刻回应。

    孙坚止住了身后的骑兵。而长天身边也只有李然紧紧跟着。

    何仪此时正没命的逃跑,刚才听到刘辟被杀之后,吓得他魂不附体,在他不时让人断后的命令下,此时身边已经没几个人了,这也是孙坚会如此提议的原因之一。

    眼看对方越追越近,何仪心中恐惧至极,他可没什么狗屁杀手锏,他现在只盼望,这两方能够互相厮杀,拼个你死我活,然后他才好趁机逃脱。

    可现在这两方显然没有厮杀的意思,他们的手下也只是在对峙,这该如何是好。

    “他们要单骑追我?好,这些蠢货,人越少我机会越大。”何仪心中暗喜,瞬间就对自己的坐骑猛抽了几鞭子。

    不过他的马不是什么好马,一匹良马而已,之前那匹青色的上等宝马被长天的白马给踹断了骨头,根本没法跑了。

    长天三人同时追近了何仪,孙坚冲在最前,他快要靠近何仪时,抽出了宝刀,以极快的速度对何仪的头颅斩去。

    “噹。”

    孙坚的刀被挡住了,出手的是李然。

    李然拼尽了全力,挡住了孙坚那看似很随意的一刀,只有李然自己知道,孙坚这一刀是多么的厉害,他已经受了内伤,他知道这样的攻击他挡不了多少次了。

    “咦,竟然能挡住我这一刀,德谋他们也未必能行,你不错。”孙坚讶异的看了李然一眼。

    “别说一刀,百刀千刀也不在话下。”李然摇着牙说道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,有意思。”孙坚大笑。

    “主公我挡住他,你去拿下何仪!”李然对长天喊道。

    长天深深看了李然一眼,咬紧了自己牙关,策马朝着何仪追去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,你让一个异人,去杀那何仪,我倒要看看他怎么杀。”孙坚仿佛听到了天大的笑话一样。

    “我主公,定能做到。”李然对此坚信无疑,他紧盯着孙坚,一个字一个字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也罢,我就看看这长无垠,如何杀何仪,如果他真能杀,那我就饶你一命。如果不能,那我就治你个不敬之罪,砍了你的脑袋。”

    孙坚是右中郎将麾下的佐军司马,而李然是白身,在战时对孙坚刀枪相向,被治个不敬之罪并不算冤枉。

    “长无垠,你若能取了何仪的性命,我就饶了你的部下,如果不能,可别怪我无情。”孙坚对着长天大喊道。

    长天没有回头,也没有说话,只是死盯着眼前的何仪,他此时只有一个想法就是杀了何仪。

    但是在他心底的最深处,却有一股熊熊的怒火在燃烧,这是他这些年来最为憋屈的一天,不但有人抢摘他的成果,还要威胁杀他的部下,自己不但无力反驳,甚至连自己拼命杀敌的行为,在对方眼里只不过是一场游戏罢了。

    长天的愤怒已经到了爆发的边缘,白马似乎也感受到了主人的愤火,它加快了速度,直奔何仪而去。

    因为被孙坚耽搁了一下,得到喘息之机的何仪,看到后面只有长天一个人追来时,他顿时欣喜若狂。

    “本来以为连逃生都成了奢望,现在看来我不但能逃生,还有机会手刃仇人!”何仪狞笑。

    要说他最恨的是谁,那绝对是长天,此人不但三番两次阻碍了自己夺取上蔡,还设计让自己中伏,更是让自己身受重伤,这让他如何能不恨。

    不过没关系,只要自己逃出去,就能卷土重来,巢湖那边还有个郑宝是自己至交,投靠他一定有机会东山再起。

    而且老天还给了他一个能够杀死这个可恨的异人的机会,何仪简直想仰天大笑。

    “以为我受了伤,就会变得连异人都能欺负了么?哈哈哈,看老子宰了你。”何仪转过头看了一眼,后面的长天,他的脸上满是狰狞。

    何仪此时竟然调转了马头,抽出了武器,朝着长天杀来,他要让这个不自量力的异人,为他做出的一切感到后悔!

    “杂碎死吧!”何仪端起长枪指着长天的冲锋而来。

    长天眼神冰冷的看着,对他冲过来的何仪,没有任何的表情。

    他拿出了一个,在这种时候最能让自己泄愤的武器,何曼的狼牙棒。

    狼牙棒实在有点重,他只能架在马鞍上,将一头对着何曼。

    他看着何曼越冲越近,不慌不忙点开了他的“强制点评”,然后轻声的呢喃道。

    “你的马,失蹄了。”

    淬不及防的何仪,在坐骑摔倒的同时,人也向前倾,直直的飞了出去,他的脑袋正好撞到了长天的狼牙棒之上,这一刻双方冲刺的力量,全部集中在了何仪的脑袋上。

    ——叮!系统提示:您杀死了汝南黄巾渠帅何仪,名声获得300点,您现在位于功勋总榜第24位。

    ——叮!系统提示:您的名声大于对方,强制点评成功。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