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二十九章 彭脱死

    彭脱很快冲到了离长天很近的地方,他对边上的那些正看着自己的软脚虾,根本不屑一顾,一脸狞笑道:“小儿,受死吧!”

    喜欢偷袭的彭脱,不等自己说完,就拔刀砍过去,他准备直接砍了这个异人的脑袋,让他连后悔的时间都没有。

    不过让他难以置信的是自己的攻击又被架住了,这次挡住他攻击的是两个,那种,那种一看就长着一副贪生怕死的脸的家伙。

    什么时候这种货色也敢对抗自己了?彭脱心头火起。

    但是还没等他继续攻击,他就听到那个异人说:“杀了他。”

    那种语气就好像是,催促别人快点把垃圾扔掉一样的嫌恶。

    彭脱顿时怒发冲冠,他改注意了,他要慢慢的弄死这个异人,先切掉他的手脚再说。

    彭脱的想法显然没时间去实施了,一直被他视作软脚虾的那些士兵,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发动了攻击。

    十数支长枪,瞬间刺透了彭脱的身体,把他牢牢的串在了枪尖之上。

    “咳。。”彭脱大口吐这鲜血,他还没有彻底的死去。

    他的脑子里在想着,这些软脚虾为什么这么厉害?为什么要隐藏实力。。

    突然他好像想明白了。

    彭脱艰难的转过头,想提醒波才小心,还没等他说出一个字,王四的钢刀就划过了他的脖子。

    叮!系统提示:您杀死了颍川黄巾阵营副帅彭脱,获得大量功勋,目前您在功勋总榜的排位为17位。

    彭脱的无头尸体,摔在了地上,爆出了一把刀和数百金。

    长天把金收了起来准备回去全部发给士卒,至于刀他看都没看,直接扔给了王四:“你的了。”

    “谢主公!”王四大喜,他一直很羡慕王三的那把匪王刀,今天终于他也有好刀了。

    在彭脱死的几乎同时,场上所有有兵权的人的目光全部看向了长天那里。

    曹操咧嘴笑了笑,继续开始击杀马上就要崩溃的黄巾左翼。

    孙坚也看了长天一眼,不过仍然没有任何的表情,已经击溃了黄巾右翼的他,也开始杀向了波才的中军。

    朱俊只是瞥了一眼,继续开始看向战场。

    皇甫嵩则用力握了下马鞭,不过随后又开始继续指挥大军。

    其实在之前孙坚击溃黄巾右翼的那一刻开始,这场战斗黄巾一方就已经输了。

    一般来说战场上的兑子,并不会像皇甫嵩和波才,他们今天得举动这样得激进,这样得不计后果。

    一般情况下所谓得兑子,大都是比如你杀败我的左翼,我也击溃你的左翼这种。

    而今天的情况则完全不一样,根本是皇甫嵩刻意的要放弃长天的军队,所以故意延后自己大军攻击的时间,让长天与汉军本阵完全的脱开。

    若非曹操不忍看长天的军队断送,故意出声请战的话,皇甫嵩的大军还要更慢一些才会出击。

    当然这也是皇甫嵩没有料到,长天激励士气的效果竟然这么大,几乎把全军的士气都托了起来。

    于是不得已大军开始了攻击,但是皇甫嵩又想到了个办法,用骑兵切断对方的两翼,这样的方法既能有效的灭杀敌军,又能把战事稳在中场。

    这样一来仍然能达到,让长天得不到援助的效果。

    但是意外又出现了,孙坚爆发了。这头江东猛虎的爆发,根本不是一般人能抵挡的,右翼瞬间就溃了。

    在战场上大军右翼崩溃,左翼也差不多的时候,这根本是大败的征兆,在这种情况下保住中军、保住本阵,才是任何一个有点脑子的将帅,最为明智的做法。

    但是波才的脑子抽了,他竟然还要绞杀长天的军队,这看的皇甫嵩简直想要大笑,合该这波才要大败了,这次这个叫长天的异人发挥的价值真是够大的。

    当皇甫嵩看到彭脱带人冲向长天时,他连一点为长天默哀的心思也没有,只不过可惜了那个叫文聘的,这人还真是个人才。

    不过人才哪里都有,大汉万里疆域还不出几个人才么。远的不说,曹操麾下的那个李通,孙坚麾下的那个程普,卢植那边还有个叫张颌的,听说还有更厉害的兄弟仨。

    这些不都是人才么,最关键的是他们可没有跟随异人。

    所以这文聘死就死了吧。

    随后戏剧性的场景出现了,那彭脱竟然自己跑向对方的军阵里去送死,这种蠢货还真是难得一见。

    皇甫嵩心里暗骂了一句蠢货,不再关注。

    但是他不关注,不等于别人不关注。

    波才此时看的是目呲欲裂。

    “天公将军什么都好,就是认人太差,这种蠢货都能提拔当成副帅,黄巾大事危矣。”

    欲哭无泪的波才,用愤愤的眼光看向的长天。

    他发现这异人杀了彭脱之后,竟然没有选择突围,仍然还在向前进,而且看那方向赫然是自己这里。

    “来吧,你这个该死的异人,我会用力士神符将你的军队碾成齑粉。”波才暗道。

    就在波才掏出一张黄符,准备要召唤黄巾力士,弄死长天的时候。

    黄巾的左翼也被彻底击溃了。

    “杀向中军!”

    曹操的大喊传遍全场,大量的汉军士卒,在他的指挥下,直奔长天而来。

    “撤退!”

    波才迫不得已下了撤退的命令。

    再不退就要彻底溃了。

    自己的中军可没法抵挡对方,左中右三路的攻击。

    波才恨恨的看了长天一眼,拨转马头带着大军撤退了。

    “黄巾力士么?”长天看到了波才从怀里掏出一张黄符的那一幕。

    那黄符跟在宛城时,张曼成掏出来的那张一模一样,只不过颜色要比张曼成的那张黯淡的多。

    “可惜了,你的脑袋只能下次再取了。”看着波才撤退的背影,长天喃喃自语道。

    随着黄巾大军的溃退,长天自然也就脱出了包围,他的士卒们全部在原地休息,而那五百个七阶兵,则站到了最外围充当起保护的角色,这一场他们没发挥出作用,但是主公让他们不要急,还有下一次。

    “长无垠可在?曹操求见。”在大军回到汉军正营后,曹操来到了长天的营帐之外。

    “原来是骑都尉大人,长天见过大人。”长天语气平淡的说道。

    当然长天此时的心里,远不像他的语气那样平静。

    说实话他还是很有些激动的。

    曹操是谁?这个问题完全不需要解释。

    任何说明都是苍白无力的。

    你只要知道,眼前这个人叫曹操就行了。

    “无垠可是不愿与曹某结交?若是如此曹某这便走,若是我曹操还算能入无垠的眼,那就唤我孟德。”曹操故作不快道。

    “孟德兄言重,只因为长天没见过多少市面,咋一见孟德兄这样的豪杰,心中颇有忐忑,是长天失礼了。”长天微微笑道。

    “哈哈,无垠这是说笑了,你今日在战场之上的英姿,可是让曹某敬佩万分。”

    长天笑了笑,正准备再谦虚一下。

    曹操又接着问道:“伯喈先生一向可好?”

    “伯喈先生在长天领地做客,身体健朗,顾元叹也一直随侍左右,孟德兄无需担心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好。皇甫公唤你前去,且先与我同去,军事要紧稍后你我再叙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