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三十一章 威逼

    连日来,皇甫嵩和朱俊让人连番叫阵。

    奈何波才刚经历过一次失败,任凭汉军在阵前如何耀武扬威,百般辱骂,根本没有再次交战的意思,只是坚守不出,显然是想等汉军这方的高昂士气,平复之后再做打算。

    当然这也是皇甫嵩,没让玩家上去骂阵的缘故。玩家一旦骂起阵来,那叫一个百无禁忌,简直千般奇葩,更是万种风情,能骂得对面让人不忍卒视。除了司马懿那种恐怕少有人能忍住。

    因此连番挑衅无果的大量汉军,每日如例行一般在阵前列阵,随后不久又陆续回营。

    这也让长天麾下那些受伤的士卒,得到了宝贵的休养之机,在随军医师的调理下,长天的士卒恢复得很快,已经与那日开战前差不多了。

    即便再来一次那样的冲阵,也不在话下,而且在历经连番厮杀之后,让长天那些还不满六阶的士兵,全部升到了六阶,全军战斗力不降反升,不过想跨越七阶这个槛,就不是那么容易了。

    “无垠,如果你是波才,你现在会如何?”曹操对边上的长天问道。

    “天时、人和,尽归我方,蛾贼只占地利,如果我是波才,绝不会再轻易动兵,只会等待时机,不然连地利也会失去。”长天想了想说道。

    长天并没有因为皇甫嵩的针对,而对曹操产生其他的看法。

    事实上他本身对曹操也有一定的好感、一点好奇,甚至还带有一丝敬畏。随着这几天与曹操的交流,长天也不得不对曹操的大气、豁达感到佩服,因此好感也日盛。

    就算以后很可能会成为敌人,这并不会妨碍他的看法。

    而曹操对眼前这异人,也十分有兴趣,此人心性坚忍,气度不凡,而且有手段,有智谋,这在异人中是仅见的。

    曹操觉得此人可以结交,他可没有可惜是个区区异人这种想法,他曹操能包容天地,岂能包容不了异人。

    “按兵不动,坚守不出,只等我军士气回落,此等决策无疑是正确的。但是我还是看不出对方的胜机在何处。”长天继续说道。

    “或许他不想胜。”曹操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是指波才拖延时间?等待其他战场的消息?”长天问道。

    “不错,只要东郡卜已,或巨鹿张角这两方任何一方胜出,就足以改变当前局势,这或许就是波才等待的时机。”曹操缓缓说道。

    “孟德兄,觉得这两方哪一方能胜?”长天笑问。

    “哪一方都不能。”曹操也笑道。

    “东郡卜已,有程昱牵制。程昱其人足智多谋,卜已想胜他难如登天。巨鹿张角则有卢中郎牵制,那张角大败易大胜难。所以哪一方都不能。”曹操的语气胸有成竹,十分肯定。

    “所以蛾贼之乱的关键,只在颍川!那波才却尚不自知,不日此贼必为我等所败!”

    “孟德高见,长天佩服。”

    然而。。。

    “报!!我军于巨鹿大败!皇甫公急招议事。”

    一记响亮的耳光拍在曹操的脸上。

    不过曹操就是曹操,他是一点尴尬都没有,他反而问道:“巨鹿汉军为何会大败?”

    “小得也不太清楚,好像说是,卢中郎将被人诬陷下了狱。”传令兵谨慎的说道。

    其实自古以来,传令兵就是个最为悲催的职业,动不动就会遇到什么竟敢乱我军心,给我拖下去斩了,所以这个传令兵说话的时候简直堪称谨小慎微。

    “嗯,你下去吧。”曹操也知道问不出什么来,不过当众被打脸总会有些尴尬的,不过脸上没有露出来罢了。

    “无垠,我等一块去吧。”曹操对长天说道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“待会那皇甫嵩若有何刁难之处,无垠你务必忍住。皇甫嵩与朱俊二人,皆是持节中郎将,杀六百石官吏无需上报,何况无垠你还是白身。”曹操语重心长的说着。

    “长天知道,多谢孟德兄提醒。”

    皇甫嵩中军大帐。

    “哼!”坐在左首上位的皇甫嵩,把一卷书信摔在地下。

    “阉宦安敢如此!”皇甫嵩大骂道。

    帐下的众人都有些不解,只有身为玩家的长天知道怎么回事。

    此时朱俊说道:“卢子干于巨鹿据贼首张角,连战连捷斩,首十余万。后角退守广宗,卢中郎引军围之,筑围凿堑,并作云梯,不日便可拔之。”

    “陛下闻讯遣小黄门左丰,诣军观贼形势。不料那左丰竟公然向卢中郎索贿。卢中郎何许人也!盛名天下清誉在外,岂会以赂送阉宦!”

    “那左丰心有怨恨,还见于陛下诬之曰广宗贼易破耳。然卢中郎固垒息军,只待天诛。。陛下大怒,遂以槛车征子干。复遣董卓讨贼,以至遭此大败!”

    朱俊越说越愤怒,向来冷峻的脸色也气的发红,除了长天以外,周围听到这话的众将,也无不怒形于色,

    不过不得不说,这个小黄门左丰绝对是个人才。他诬陷起别人来一看就属于手段老辣,驾轻就熟那种,绝对经常干这类事儿,很有一套。

    他不诬陷卢植战势不利,毕竟人家之前已经连胜了多场。

    他诬陷卢植,深沟高垒拒不作战,只等老天爷打雷劈死张角。果然灵帝大怒,把卢植压了起来,差一点就是死罪,所以左丰确实是个人才。

    “现如今,战报必已传道波才处,黄巾贼士气定然大涨,而我军则士气低迷,事已至此诸位,可有良策?”朱俊问道。

    此时孙坚踏出一步,抱拳说:“蛾贼士气再涨,亦是散兵。我军士气再低,亦是精锐。何惧一战,坚请战。”

    此时一直没说话的皇甫嵩发话了:“文台此言大善,正所谓邪不胜正,当给其迎头痛击,挫其锐气。”

    “长无垠何在”

    “长天在。”长天踏上一步,抱拳说道。

    “命你为前军,待得黄巾来叫阵时,你可引军据敌。”皇甫嵩说道。

    这话说出来,不但曹操和孙坚连朱俊都开始皱眉。

    这种时候,还要这异人去送死,平白减少自己的力量,这合算么?

    他们不知道的是,皇甫嵩对于黄巾根本没看在眼里,反而一直担心的是异人,对他来说剿灭黄巾只是时间问题,就算张角、卜已、波才三方聚在一起,他也有必胜的信心,何况波才一个。

    虽然皇甫嵩不一定有这个能力,但是他却有这种自信。

    “长天不敢领命。”长天淡淡说道,与士气正盛的黄巾硬拼,是让部下去送死,长天不可能会答应。

    “大胆,你敢违抗军命。”皇甫嵩心里大喜。

    “长天不敢违命,我有一策,可胜黄巾,若依此策行事,长天愿为先锋,不胜则军法行事,必无怨言。”长天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一小小异人,能有何良策,再者我堂堂大军,又岂能依你一人之言行事。我只问你当不当这前军先锋!”皇甫嵩此时步步紧逼,凶相毕露。

    “若皇甫中郎将,非得让长天当这先锋,长天必心有所怨。”长天淡淡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来人,将这异人拖出去斩了。”皇甫嵩喊道。

    长天知道威胁皇甫嵩这种人是没有任何意义的,他不是严二这种货色。你有能力可以杀了皇甫嵩,但是你威胁不了他,所以长天准备逃跑了。

    “皇甫将军!”

    正在长天准备招呼白马,夺路回营,率军逃跑的时候,曹操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这长无垠,斩张曼成,杀何仪,诛彭脱,屡立功勋,岂能随便斩了,这于军心大为不利。”

    “再者,自黄巾以来,长无垠连战皆胜,胸中必有良谋,不妨让其说出策略,若真是无稽之谈,再斩不迟。若其言甚善,就此斩了他岂不错失破敌良机?”

    这时包括孙坚在内的不少人,都点头称是,就连朱俊也是如此。

    皇甫嵩一看连朱俊都不同意他现在处理长天,只能忍住了杀意。

    “你有何良策,说出来罢,若是可行,便饶你不死。”皇甫嵩随即问道。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