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四十二章 董卓的决意

    下曲阳的战争再次开始。

    不过在长天苦口婆心的劝说之下,董卓总算回心转意,没再让玩家去骂阵,所以这算是一场比较正常的战斗。

    “我乃南阳文聘,谁敢与我一战!”文聘挺枪跃马在阵前挑战。

    “无名下将也敢猖狂,我乃大将严政,特来取你首级!”黄巾军阵的前方,冲出一员名叫严政的将领。

    这人正是演义中在情况危机之下,砍下张宝首级向朱俊献降的那个严政。

    不过这里他好像没这么好的机会了。

    严政拍马舞刀直向文聘杀来,文聘则不慌不忙的架住了,对方两次势大力沉的攻击,随后寻到空隙瞬间扎透了严政的脖子。

    “好!无垠麾下果然有猛将!”董卓用力一挥拳头,大声赞道。

    文聘杀了严政后,并没有返回,继续在场中挑战。

    “还有谁来送死?”文聘朝对面喊道。

    这时又有一人从黄巾的军阵之中冲出,口中大喊道。

    “贼将休得猖狂,我高升来也。”

    不过这高升还没冲到文聘哪里,就被人截住了。

    孙大力纵马从边上冲了出来直取高升。

    他还没到高升面前,就双手高举起长枪,竟是将之当成了铁棒一般,就对高升当头砸下。

    这虎虎生风的铁枪砸下,吓得高升慌忙双手举枪抵挡。

    一声巨大的撞击声传遍战场,高升连人带马被孙大力的巨大力量给砸塌了。马匹四肢跪在了地上,而高升则双手臂骨尽断,他连惨叫都没来得及发一声,就被孙大力刺死在枪下。

    这两场快速却惨烈的斗将,将汉军的士气瞬间拔高不少,而黄巾的士气则因为对方武将的骁勇,立刻变得低迷起来。

    “好!给我上!”董卓大喜,见形势对自己这边极其有利,立刻指挥大军,掩杀而去。

    一场大胜,有时候就来的这么简单。

    这一仗起码杀了两万的黄巾,是董卓自导冀州以来,最大的胜利了。

    董卓大为高兴,也不吝奖赏。

    他大手一挥,赏长天千金、文聘300、孙大力300,而没斩将只是指挥骑兵得李然也有300金。甚至那些冲锋陷阵,杀敌数千的兄弟营,也个个有赏。

    这也正看出了董卓对骑兵的喜爱,尤其是一支极具潜力且本身还强悍无比的骑军。

    其实董卓最近这段时间内,一直没什么安全感,做了两年河东太守的他,一直安逸无聊的很,多日没仗可打,让他彻底懒了下来,肚子也大了几圈,连雄心都有些消磨殆尽,也就剩下豪气还在。

    其实一言可以蔽之,董卓变得怕死了。

    作为一郡太守是不可以自己拥有部曲的,所以他上任的时候,除了李傕谁都没带,全部留在了西凉慢慢发展经营。

    事实上带过来也没用,河东郡几乎就是天子脚下,一般来说没多大战事,只有等几年后白波贼大肆侵袭的时候才会被波及。

    所以董卓也就在河东郡慢慢习惯了,这种安稳的日子。每天抱着小妾喝喝酒,看看歌舞,十分得惬意。

    然后灵帝突如其来的诏书,却让他有些措手不及,甚至他连召集自己部曲得时间都没有,就被赶着上阵了。

    一到广宗的汉营,身边只有李傕和几百个亲兵的他,突然有了种无比陌生的感觉。再也不是像在西凉那样,帐下猛将齐聚,顶尖谋臣随侍身侧了。

    他突然发觉根本身边没人可用了。

    再看看这些汉军士卒,因为卢植的事个个垂头丧气,哪有半点像个士兵得样子。

    没有一场大胜看来是不足以挽回士气了,董卓于是打定主意要打一场硬仗。

    像以前打仗,他根本不用考虑什么其他东西,一切都有谋士搞定,他只要冲出去就行了,几乎差不多也就能赢了。

    所以他习惯性的认为,自己这次只要也冲出去,那些蛾贼也一样手到擒来,然而他输了。

    他输得时候无比痛恨,没有几个可用之才来帮他,也痛恨灵帝的诏书催的太急,但他又不敢拒绝和拖延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的董卓对于权利的**,突然间变得比以前更加得强烈了。

    如果自己能领个前将军,随时能有部曲在麾下,又怎么会变得如此的狼狈,甚至自己的命都差点丢掉。

    也因为如此,随后的刘关张和长天,才会深得董卓的赏识,

    而且是真的赏识,绝非虚情假意。

    他自己的得力部将郭汜,就是马贼出身,他对白身、异人这类身份并没有太多不好的感官。

    不过刘关张显然不会长久屈居人下,而长天是个异人,异人虽说很随意,但是任职却必须由朝廷钦定,自己持节都没办法。

    所以这几个人终究不会是自己的部下。

    他此时对胜利的渴望愈发地强烈了,打赢黄巾拿下这里,然后他要回西凉去重新掌兵!

    只有自己的那些勇猛的将士在自己麾下,才会有真正的安全感。

    不让他掌兵?哼哼,羌人可是随时会反叛的,就算他们不想反叛,自己也能逼着他们反!

    想到这里的董卓,身上的气势瞬间变得不一样了,蛮横、霸道、不可一世。

    “主公。”董卓身边的李傕,忽然发现董卓的气势弥漫开来,好像变回以前一样了,似乎比以前更可怕了,他喊了一下董卓。

    “嗯?”董卓瞬间清醒了过来,他发现现在还是在战场之上。

    董卓挑眉看了看前面紧闭的下曲阳城门,挥手用马鞭一指,中气十足的喝道:“攻城!”

    这一声大喝,瞬间震得所有士卒,抖擞万分。

    攻城战开始。

    大量的汉军架起了云梯,开始攀登敌城的城头,而黄巾则用箭雨滚石檑木,以及能想到的一切方法,阻止、延缓汉军的攻势。

    不过汉军的攻势和黄巾绝非一样,他们有相应的攻城器械。

    董卓这次调来了数架渡壕车、冲城车和一座攻城塔。

    所谓渡壕车就是可以帮助步骑兵快速到达城下的,那种架桥车。

    而攻城塔则是一种攻城利器,它相当于一个和城墙登高的平台,平台上可以占满射手,远程攻击敌人的守军,也可以占满士卒,然后靠近城头和敌人进行肉搏,而攻城车的另一边则架有梯子,能让更多的士兵,源源不断的登上攻城塔。

    不过这种攻城塔制造极为麻烦,代价也极大,所以汉军阵营也没有几辆这种东西。

    “无垠,看你得了!”董卓在马背上大喊道。

    “董公放心!”长天对着董卓抱拳道。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