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四十四章 攻城

    冲车开始向城门发起了冲击。

    冲车是破开城门的十分好用的工具,当然如果你能接近城门的话确实如此。

    “冲车已近!抛油!!”城楼上的黄巾将领,立刻大喊道。

    随着他一声令下,只见不少瓦罐朝着冲车砸了下来。冲车毕竟目标大,很容易砸中,几乎所有的瓦罐,都撞碎在了冲车上。

    一股刺鼻的气味随之而来,这是火油的味道。

    “点火!”那员将领的命令再次传至。

    “轰”那辆最近的冲车,瞬间着起大火,高温灵动的火舌舔舐着周围的一切,使人无法靠近一步。

    这辆冲车是废了。

    冲车还有几辆,很快下一辆冲车也慢慢被推了过来。

    然而由于没有比较有效的防范措施,最后这辆冲车还是蹈了它兄弟的覆辙,被烧了个狠得,死在上一辆车的不远处。

    长天皱眉看着这一切,这种攻城是没有太多好办法的,有时候你只能硬来,关键的是这次的攻城,董卓委派了他指挥正面的那方城墙。

    连冲车都走不到城墙,就更别说攻城塔了,只怕没推过去多久,就又会被点起来。

    难道只能硬刚了么?

    长天皱着眉头想到。

    委派他指挥攻城是董卓突然得决定,而且就是在刚才让李傕来通知的,也不知道这胖子突然发什么疯。

    但是董胖子确实没有像皇甫嵩那样坑自己的意思,攻城器具给得十分齐全,人员也全部听令,而且那辆几乎能作为杀手锏的攻城塔也给了自己。

    但关键是自己根本没攻过城,这种正面硬攻城池的经历,他连一次都没有过。

    这让长天有些抓瞎了。

    董卓并没有担心长天能不能拿下城池,这个城现在已经被围住了,里面粮食迟早吃完,光耗就能耗赢对方,当然他是不会选择耗时间的,如果长天不行那么他就自己来,怎么攻城他还是很有些经验得。

    不用等到长天彻底失败的时候,他就会自己接手。

    他想借着这次的机会,真正的看清这个异人的能力。如果确实是真正有本事的,确实是个人物。那么在讨灭黄巾之后的封赏时,自己完全可以上表助他一臂之力,甚至结为外援。

    反之,反之就再说,至少拆自己台的事儿他董卓还不会干。

    长天仍然皱眉看着战事,他边上的文聘出声问道:“主公,因何烦恼?”

    “我虽然打过十几场大仗,但是从来还没有攻过城,一时之间没有好的对策。”长天摇头道。

    “正面硬攻城池,无非先登血战,冲击城门等,主公下令,我等奋力冲杀,何故烦恼?”文聘再次问道。

    “前两次冲击城门,冲车都被火油烧了,再冲只怕也是浪费,而攻城塔推过去登城只怕也会被烧掉,所以我才有些烦恼。”长天说道。

    “末将认为攻城塔并非一定要推上前去,主公完全可以让麾下精锐射手,登上攻城塔,在远处攻击城头的黄巾,这样既能使自身安全,又能减轻攀登城墙的那些士卒的压力,岂不两全其美。”文聘建议道。

    长天一听眼前一亮。

    不错,怕烧的话不让对方的油烧到就好了。

    比麾下射手精锐他还真不怕谁,特么成百张蛇影弓不是盖得,射得远力量大,伤害极高。

    于是长天下令,自己麾下的部分精锐射手,带上弓矢登上攻城塔,然后又命令士卒将攻城塔推到了一个合适的距离。

    “放箭!”

    随着文聘令下,攻城塔上的射手们,纷纷开始了抛射,蛇影弓毕竟是名器等阶,比对方的弓箭好了不是一点半点。

    因此射手们完全可以,在对方攻击不到自己的地方,开始猛烈的射击。

    这下城头的黄巾开始慌乱了。

    无时无刻不身处对方的攻击范围之内,却根本无法反击。

    于是纷纷避了开来,或者直接缩在墙里不愿在起身,以至于暂时城门头的那段城墙,人数瞬间少了下来。

    长天一看正是时机,立刻命令第三辆冲车再次,开始推进。

    这次总算是走的比其他两辆车远了,但是这并不代表就安全了。

    已经登上城头的张宝一看,顿时大怒。

    “给我起身守住城门头,盾兵补上!用火油烧了下面的冲车!违令者立斩不赦!”

    不愧是率领众多黄巾的大渠帅,张宝的命令十分有效果。

    顿时来了不少盾兵,举盾替身边的同伴抵挡住,长天麾下神射手的射击。虽然还是不断有人在死去,但是情况已经比之前好多了。

    于是他们开始把注意力,放在已经开始攻击城门的冲车身上。

    冒着那些神射手的夺命箭矢,黄巾贼又抱起一罐罐的火油,准备朝城门头下方的那辆冲车砸去。

    “射死他们!别让他们扔下去!!!”长天大喊道。

    但是弓箭抛射是绝对没有这么精确得准头,人们常说的百步穿杨什么的,绝对不是什么抛射,而是平射。抛射的目的是为了增加攻击距离而已,抛射的杀伤力就在数量上。

    虽然被射死了不少人,但还是有些装着火油的瓦罐,落在了冲车上。

    “攻城塔前进!给我射死那些黄巾!”长天再次喊道。

    在长天的命令下,攻城塔再次前进了不少距离。这样的距离之下射手们,已经可以较为精确的瞄准,城门头上的黄巾了。

    但是在你可以平射到对方的同时,对方显然也能通过抛射攻击到你。

    长天为了保住这俩冲车,毅然的选择了与城头的黄巾,展开对射。

    他相信对方的那些杂兵,无法跟自己的精锐射手对抗。

    然而事实上,黄巾一方在自己同伴盾牌的保护下,竟然一时间与长天的射手之间,你来我往得还有声有色。

    在这种情况下,虽然黄巾弓箭的力量在这种距离之下,没太大的攻击力,但多少还是能给对方带来伤害的。

    而城头下的那辆冲车,在黄巾贼的攻势下,终于也浑身着起了大火,步了前面那两辆的后尘。

    长天此时极为恼怒。

    他一咬牙,喊道:“仲业!万钧!带人上攻城塔!”

    “将攻城塔推向城头!”

    “给我拿下那段城墙!!!”

    长天终于决定,要硬攻城墙了。

    “打仗哪有不死人的呢。”

    长天紧紧握起拳头,然后安慰自己的道。

    很快,文聘带着精兵登上了攻城塔。

    不少人举着盾牌给自己和边上的射手掩护,然后一面等着攻城塔慢慢的靠近城墙。

    “快!放箭,射死他们!扔火油!烧掉它,不要让他靠近!”张宝着急的大喊道。

    “反击,尽量别让对方扔出来。”文聘下令道。

    他自己也拿出了一把蛇影弓,参与到射击中,而孙大力也是如此。

    作为武将来说,弓马娴熟那都是基本功。

    三国的武将几乎是没有一个不会射箭的,而且箭法至少都还不错。

    就算是二爷和三爷也一样,他们的箭法绝对要比一般人好,当然跟他们的刀和矛比起来就差得远了。

    所以文聘和孙大力的箭法都很不错。

    两人的加入,也更有效的降低了对方火油的威胁。

    就在双方的对抗中,攻城塔慢慢的一步步靠近了城墙。

    终于还是有惊无险的,暂时逃过了被烧毁的结局。

    但是攻城塔的安全,不代表上面的人就安全了。

    真正惨烈的战斗才刚刚开始。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