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四十六章 混乱的广宗局势

    从下曲阳一路撤退的张宝,收拢了不少余部。他并没有留下来,继续对抗董卓的想法。

    而是直奔广宗而去,这样一来下曲阳和广宗之间,互成犄角相互支援的势态,被董卓和长天破除了。

    所以可以预见的是,黄巾之乱最终最后的战场正是在广宗。

    张宝并非愿意这么做,实在是不得已而为之。

    因为他接到消息说,他紧急召来的青州黄巾,已经被刘关张三人击退,不敢再来救援。

    而张角召集的那些幽州黄巾,则被一个叫张颌的给牵制在了安平国,此人不但勇猛异常,而且用兵颇有一套,让幽州黄巾一时之间不得寸进。

    而击退了青州黄巾的刘关张三人,正星夜兼程朝着安平国而去,所以那些黄巾可能也指望不了了。

    再加上受张角指派,在黄河岸边埋伏敌人援军的a元义,也被刘关张给杀了。

    刘关张!他现在听到这三个人的名字就咬牙切齿,这三人绝对比那个叫长天的异人,更加可恨得多!

    张宝知道只能靠他们兄弟自己了,但是张宝有些看不到出路,困守孤城只有坐以待毙一个结果。

    “不,大哥一定有办法!”张宝心中还是坚信着这点。

    广宗现在还是只有朱俊一个中郎将在,麾下虽然有行军司马傅燮与佐军司马孙坚,但毕竟兵力处于弱势,一直与张角张梁相持不下。

    在张宝赶来后,这种劣势就更大了。

    因此朱俊只能眼睁睁的看着,大量黄巾靠着人数的优势,在远处筑起了大型的营地。

    但是这并没有结束,在朱俊多次偷袭无果之后,黄巾又在广宗的另一个方向,再次筑起一个大型营地。

    这两个营地的筑成,使得朱俊彻底没有了办法。不是他不会打仗,正相反他打仗很厉害。

    但是对方的数量优势太大,他周旋的余地都快没有了。

    再加上对方采取了正确的策略,另外筑起两个大营寨,让张宝张梁分别镇守,这两个营寨与广宗一起互相依靠。

    对方使用的是,如果你打张宝,张宝守张梁进攻。如果你打张梁,张梁守张宝进攻的策略,万一有所失误张角也必然会冲出广宗城,那后果不堪设想。

    所以这一切让朱俊彻底失去了主动权。

    无奈之下朱俊选择了坚守,只等皇甫嵩和董卓赶来与他汇合,只有三方合力才能拿下广宗!

    在这段时间里,不断的有人赶到战场,其中绝大部分是玩家,也包括各大公会的人,那些公会得包括会长在内的主要人物,大都赶来参加了。

    除非真的是太远或者境内的黄巾匪患仍然很严重的地方。

    久而久之在广宗城外竟然渐渐地,集合成了一个数量巨大的势力,一股不容忽视的势力。

    但是朱俊却没有一点,借助他们的意思,原因自然只有一个,朱俊觉得异人不可信。

    他甚至认为,之前自己几次偷袭失败,也有异人的因素在其中。

    而随着玩家的越聚越多,已经在广宗城外变成了一个尾大不掉的群体。

    这个群体由数量庞大的单人玩家,以及大大小小的工会组成。

    虽然看似一盘散沙,但是不管是朱俊还是张角三兄弟,他们心里都十分明白,这已经是一股可以左右战局的力量了。

    别看平时异人十分散漫、没有原则,尤其以利益为重。但也正是因为他们以利益为重,才使得这些异人,个个都像闻到血腥的鬣狗甚至食人鱼一般,绝对会趁着对方显露出疲态或者弱点的时候,扑上去死命的撕咬。

    最最关键得是这个‘对方’可以是任何人。

    所有异人的鼻子都很好,这一点是任何人都无法否认的事实。

    现在表面看上去不利的汉军,但黄巾一方一点也不敢放松,更不敢冒然出击,毕竟这些异人是大汉阵营,至少看上去是这样。

    而朱俊更是一点也无法放松,只怕自己一旦露出颓势,这些没有原则的异人,立刻会咬向自己这一方。

    在这个玩家组成的巨大群体里,也确实不乏随时可以转变阵营的家伙们。

    这些人早早已经将自己的功勋全部兑换掉了。对于这些无法排在名次前列,以获取官职封赏的玩家来说,叛变阵营捞取足够的实利,不失为一种不错得选择。

    甚至这群人里面,有不少现在就是黄巾阵营的人。

    要知道这可不是以前的游戏,大家头上会有个血条什么的,红色的是敌人绿色的是友军,这么得显而易见简单明了。

    所以发现不了?

    不,当然发现得了。办法都是人想出来的,想找破绽总会有这样那样的办法。

    但如果混进来的黄巾,不只是单人玩家,而是整个大公会呢?又或者说不止一个大公会呢?

    本来就在冀州的黄巾玩家可能会在张角那一方,但是其他州赶来的玩家,他们为什么一定非要去帮张角守城呢?

    所以各大工会的人心中都有数,没有哪一方首脑吃饱没事干,平白给自己竖这种敌人。

    能领导一个数十万人大公会的人不会是简单人物,不然早就分奔离析了。

    所以大家的默契基本就是,你打你的黄巾,我打我得东汉。

    不过必要时,大家合力一起打任何一家也没啥问题。

    黄巾之乱显然是到了尾声,背叛阵营与否已经不是那么得重要了,只看实际到手得好处够不够。

    “皇甫义真和董仲颖到哪里了?”端坐在中军大帐的朱俊问道。

    “皇甫将军最多还有两日路程,董将军那边还不知道。”立在帐下的小兵,有些吞吞吐吐。

    “为何不知??”朱俊皱眉问道,现在是战事关键的时候,怎么还有不知道这种情况。

    “董将军攻克下曲阳之后,一直在休整还未拔营。”那小兵,缩了缩脑袋,偷偷瞄了瞄朱俊的脸色,小声说道。

    “哼!这个董卓这种紧要关头,竟然胆敢如此行事!我一定要上表弹劾他!”朱俊怒道。

    “我这就修书一封,他再不来,我就参他个畏战不前!”朱俊越发的愤怒了。

    自己在这边整日提心吊胆,生怕露出破绽。他董卓倒好,一屁股坐在北面,不肯动了。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