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五十六章 舒坦的日子

    董卓四人在广宗喝的酩酊大醉,到了深夜才回去休息。

    曹操刘备和长天三人,直接睡在了一间房里,全部倒头呼呼大睡。

    房门外却分别站着六个人。

    正是曹刘和长天麾下的武将。

    这六人没有一个回去休息,都站在这间房间之外,静静得守卫着三人的安全。

    第二天一大早,三人就被董卓给叫了起来。

    董卓拉着他们,来到了广宗的府库门外,长天看得嘴角一抽。

    胖子又要开始发钱了。

    广宗不愧是大县,是商朝的五代帝都。商纣王的酒池肉林、赵武灵王的沙丘宫都是建在广宗,秦始皇也是死在广宗的沙丘宫中。

    所以广宗是个人口极多的大县,农商都非常发达,虽然经过了这次战乱有所损失,但是府库的钱还是极多的。

    这广宗的府库,比下曲阳要富裕的多得多。

    整个广宗府库,金大概六十五万,银铜更是无数。

    “此处共有金六十五万,无垠你取十万,玄德孟德你二人各取五万。”董卓大手一挥,哈哈笑道。

    董卓对曹操昨晚仗义执言的做法十分喜欢,对刘备也极其看好,于是就想花大力气拉拢。

    然而曹操和刘备只是交叉着双手,仿佛没有听到一样,并没有任何的动作,他们看着眼前的黄金,眼神中毫无波动。

    这两人的眼中绝非是那种,视金钱如粪土那样刻意的清高、那般刻意的做作。而是真正的只把这些黄金,当成了普通的物品,那种随手可拿起,随手可丢弃的东西。就好像桌椅碗筷一样的普通。

    更别说这种类似施舍一样举动,这两人更是不屑一顾。

    而长天呢,他也是个浑然不在意别人眼光的人,曹操刘备有自己的想法,他当然也一样。

    长天当即大步走向那些金子,直接拿了整整十万金,放进了容积已经变大了得戒指里,表情淡然走了回来。

    “怎么,莫非你二人看不起我董卓?”

    董卓见曹刘二人不动,双眼微眯,闪过精光,沉声说道。

    “备,自知功微德薄,不敢领受如此多的赏赐,多谢董公好意。”刘备对董卓拱了拱手,脸上全无任何表情,完全看不出他在想什么。

    曹操则是面带笑意的说道:“多谢董公厚爱,曹某力弱,拿不动这么多的金子。”

    董卓朗声笑道:“既如此,也罢。你二人各拿两万金,不必再复赘言,就这么定了。”

    他一摆手,不再让两人推辞,而是直接让士兵各搬了两万金,到曹刘二人各自的房中。

    “走,我们喝酒去。”董卓让人搬完后,有准备开始招呼三人喝酒。

    长天听得眉头大皱,昨晚上才喝了半宿,刚起来又要喝,这谁喝得下。

    而且这特么做得也忒逼真了,喝多了真会醉,难得还好,时时刻刻这么喝,谁特么受得了。

    “董公,长天实在不胜酒力,昨晚宿醉至今未曾清醒,不若晚上再喝如何?”长天提议道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,大丈夫岂能不饮酒,不过也罢,就晚上再喝。老夫先回,记得晚上来,不来我可让人硬拉你等。”董卓说完,腆着大肚子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剩下的三人相视一笑。

    “酒是喝不下了,不过茶嘛,倒是还能喝得。玄德我告诉你,这无垠身上可是有极品好茶。”曹操对刘备笑道。

    “哦?那备就厚颜叨扰一二了。”刘备也一副感兴趣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孟德兄就惦记我那点茶叶。走,还是去我那里。”长天说道,然后和两人一块走了向了自己的屋子。

    就照这样子,几人在广宗一待就是几天。

    虽然已经平息了主意的叛乱,但是董卓和曹操没有皇命,是无法携带军队返回的,这是律令不然就会被看作造反。

    而长天则等着圣旨下来,也没有私自去洛阳,他的功勋已然是玩家榜第一,甚至只落后在皇甫嵩、朱俊、董卓和曹刘孙的后面排到了第七位。

    这前面六个是各有军职在身,获得的功勋自然不会和别人一样。

    而长天呢实在功劳大了点,张角张宝都是他杀的,因此他排在了第七,甚至一其他一些历史名人的排名都要高的多。

    玩家榜的的后两位仍然是俗世浮尘和白小仙,白小仙虽然杀了张梁功勋大增,但仍然比不上俗世浮尘,对着几大黄巾工会大杀特杀赚取的功勋点来得多,毕竟五倍功勋不是闹着玩的,不过即便这样俗世浮尘的总功勋离长天还差得远。

    至于刘备,则在等待朝廷的封赏,况且被董卓封为军司马的他,也无法独自去洛阳。

    因此几人这段时间一直在广宗厮混。

    不是骑马打猎就是喝酒谈天。当然不管喝酒还是打猎,长天都是最差的那一个。

    几人麾下的武将,也在这段时间内,彼此熟络了起来,时常有切磋和推演战阵等交流。

    这种交流之下,关张二人的武力无不让其他人钦佩,李傕的骑兵战术更是让人不得不佩服,而文聘的军士操练行军布阵,则在众人中独领风骚。

    只有孙大力和李然二人没有什么特长,这也使得这两人暗自下定决心,回去定要加倍努力。不过他们也不是没有优点,孙大力的憨直与忠勇和李然的坚韧不拔,也着实让另外几人刮目相看。

    在几日相处下来,曹操和刘备两人,各自都有些佩服对方,刘备敬佩曹操的远见卓识和不拘小节,曹操则欣赏对方,始终如一的为人和绝不比自己差得识人之明。一时间都有些惺惺相惜之感,

    而且他们俩也都对长天这个异人好感日增,这长天行事极有原则,从不背信,言出必行,根本不像是个异人。

    曹刘二人也对董卓,这个在豪爽的外表下,隐藏着暴虐无比气息的胖子,心中暗自提防,当然这两个家伙的脸上是从来没表露过半点。

    董卓则豪气逼人,仿佛他的大肚子能容天下似得,不但三人全部当作了自己人,而且还待为上宾一样,天天设宴款待,而事实上怎么想只有他自己知道。

    不过值得一提的是,董卓的上表里,对这三人各自的功勋,那是大书特书极力赞扬,尤其是把长天给捧上了天,反正像是不要钱的一样,其实就算要钱他也无所谓,他有钱,这次抢了很多钱。

    占下广宗后连皇甫嵩和朱俊麾下一个兵,都没放进来过,广宗的钱全部成了他得。

    而长天在这几天里,是最无忧无虑的一个,每天和喝酒吹牛,面对那三人毫无拘束之感。当然能像他这样跟董卓、曹操、刘备这三人同坐一席,大吃大喝,也确实够他得瑟的了。

    让长天唯一有些遗憾的是,到最后他也没见着张颌,所以一点套近乎的机会都没有。

    不过这样的舒坦日子,马上要结束了,圣旨已经到达,曹、董和长天三人就要进京,而刘备也得离开了。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