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五十七章 要有所为!

    东汉灵帝得诏书下来了,除了某个人外各各都有封赏,只不过大小不同罢了。

    皇甫嵩被拜为左车骑将军,领槐里侯,食邑是槐里和美阳两县之地。

    而朱俊则进封西乡侯,迁为镇贼中郎将。

    曹操还是迁为济南国相。

    孙坚仍然被封为了别部司马。

    别部司马这个官职,比董卓私自提拔给刘备的军司马要高一个等级。

    其实董卓是没权利封军司马的,军司马是真正的将军才有资格分封。

    比如大将军的部曲有军营五部,每一部都有校尉一人,俸禄比二千石,然后再就是军司马一人,俸禄比千石。

    而董卓的中郎将只能设置别部司马,他给刘备的军司马其实是军假司马,这是属于辅助别部司马的职位。

    至于刘备则稍有变动,但并不是太大的变化,他被授为安喜县令,历史上是县尉,他这里升了一级。

    其实按照刘备的功勋,绝不应该只是一个小小的县令,更别说董卓在上表中大力赞扬刘备了。

    然而问题得原因正出在董胖子的身上,董胖子什么官都没封到,灵帝还是让他回去当河东太守。

    这让董卓那是勃然大怒,大骂朝廷昏庸,阉宦横行,百官无能,奸佞满朝,一起残害他这个忠良。

    事实上完全不是那么回事,究其原因是他贿赂左丰的事儿发了。

    是谁揭发的呢?是左丰本人。

    因为左丰他索贿的事儿也让人给揭发了,他不得已就把董卓给供了出来。

    至于左丰为什么会被人揭发呢,因为他又去索贿。

    自从左丰在董卓那里尝到了甜头,就愈发的心思活络,想着法得要再去找点儿钱。

    但是这次左丰他没睡醒,索贿索到了皇甫嵩的头上,而且张口就要亿钱。

    这还没完,他又对朱俊再次索要,还是亿钱。

    然而这仍然没完,他不但自己索贿,还要替别人索贿,他代赵忠和张让两人,又再次各索要亿钱。

    气得皇甫嵩是火冒三丈,而朱俊则是冷笑连连。

    皇甫嵩前几日到邺城的时候,就发现赵忠的房子逾制,而且逾了不是一点半点,正要上疏参本,这还没来得及上奏呢,这左丰就来了。卢植的事,已经让皇甫嵩大为恼怒,现在这死太监还敢来,他立刻联名朱俊,一起上奏,参了左丰一本。

    一边是小黄门,一边是两个刚刚平息了黄巾叛乱的大功之臣,而且还手握了重兵,就算你把桀纣和周幽王放这里,他都知道怎么选。

    所以左丰悲剧了,然后他就把董卓也给供了出来。

    灵帝大发雷霆,特么你贪得比我还多。朕前几天刚卖了个太尉,才得十亿钱,你丫外面走两圈就想要两亿,还要帮别人再捎两亿回来,这能行???

    于是左丰被处死,而董卓则欺君罔上,不过他确实也立了功,因此功过相抵,还去做他的河东太守,卢植官职复为尚书。

    刘备则因为董卓在上表中大为褒奖,所以也受了牵连,最后只得到一个安喜县令的封赏。

    这个安喜县令虽然比县尉级数大,但是仍然归那中山国的五部督邮管,所以那个督邮还是逃不过那一顿鞭子。

    至于长天,因为他是异人中功勋最高的,所以天神授予了能够面圣的资格,所有封赏要等面圣之后才会知道。

    不过想来因为董卓的事再加上他异人的身份,也不会太高。

    那么曹操他为什么没被牵连呢,因为他朝里有人,他老子刚买了个太尉,正做得爽呢,曹嵩一听自己儿子受牵连了,立刻上下疏通,再给灵帝也使劲塞钱,所以就没事了。

    明目张胆的贿赂皇帝这种事儿,千古以来还真不多见。

    值得一提的是赵谦,老头被升为了光禄勋,光禄勋是大官,九卿之一。这当口老家伙已经喜滋滋的上洛阳了,当然老头也没忘了他那房小妾,以及他的书画,和那几锭金子。

    老家伙实实在在得有背景,打了败仗都能升官,他爷爷是太尉,他叔叔甚至成为了一国师表,过几年他自己也会当太尉,他弟弟赵温以后也能当三公,这背景确实很大。甚至堪比袁家和杨家。

    广宗郊外,分别的时候到了。

    长天和曹操带着随从,一路慢行送别刘备,都有些依依不舍。

    刘备被封为安喜县令,县令这个职位对玩家来说几乎是最大的官了,但是对立了大功的人来说,则几乎是最小的封赏。

    虽然刘备的脸上并没有看出多大得失落,不过关张二人自然不会高兴,张飞满脸愠色,连二爷都带着怒气,手上的青龙偃月刀也不时的发出清脆得鸣声。

    长天心里知道,这只要是个人都不会平衡,刘备只是喜怒不形于色而已,不代表不会失望。

    曹刘二人现在都在心叹,大汉的前景堪忧。

    刘备离去了,因为一个小小的县令是不能有部曲的,所以刘备发了三倍的饷银,然后将所有人都解散,而那些实在没地方去的,就交给了长天让他代为照顾,并且反复叮嘱他们一切以长天为尊,即便以后在战场上相遇也必须如此。

    因此长天莫名得突然多出了一千多人来,而且个个是老兵精锐,全部七阶,打起仗来没一个怕死得,这些人要是再跟刘备几年,那全部是白毦兵的底子,现在全部是长天得了。

    长天默默地看着刘备那显得有些孤单的背影,想起了对方两次在自己危急时仗义相助,皇甫嵩质问时他也义无反顾的站在了自己身边,再有今天这些老兵得归附,以及这接连几日大家喝酒谈天无所不聊的畅快,不知为何心里突然有些堵得慌,他觉得自己和刘备已经是朋友了。

    他要为朋友做点什么,他想做点什么。

    长天张了张嘴,喉咙又好像被卡住了,竟说不出什么话来。

    座下的白马此时仿佛有了灵性,往前突然冲了几步,一声长嘶。

    长天瞬间一个激灵,只见他大喊道:“玄德!!!”

    刘备三人听到后,转身看了过来。刘备对着长天淡淡笑了笑,示意他不用介怀,眼中充满真诚,然后拱了拱手,就准备离去。

    在他还没转身之时,长天的吼声再次传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玄德!!!”

    刘备再次抬眼朝长天看去。

    “莫道前路无知己!”

    “天下谁人不识君!!!!!”

    长天放声大吼,神情极其激动,双眼通红。

    叮!您使用了品评天下权限,成功点评千古流传的历史名人刘备,对方获得顶级特性天下谁人不识君,您获得1000名声。

    听到此话的刘备,瞬间泪流满面,对着长天一躬到底。而他身边的因为保护职责所在从不施礼的关张二人,也对长天用力一抱拳。

    “无垠,珍重!后会有期!”

    刘备起身,转头离去,不过不再像之前那样背影萧瑟,反而像是气贯长虹一般,可盖天地。

    长天对此并不后悔,就算以后要对上,那也是以后的事。

    他赵长天从来不缺乏与英雄们对阵沙场的勇气。

    他现在想这么做,要这么做,仅此而已。

    长天目送刘备离去,正待转身,这时身边的曹操说话了。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