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五十九章 太平要术

    太平要术有三种状态。

    唯一类特殊道具。携带可加快伤势愈合、加快体力恢复速度。每个游戏月产生一定量的道符,可用来治病疗伤。发动较大规模叛乱后,每游戏年可获得一张,召唤三千名长期存在的黄巾力士的力士神符。

    唯一类特殊书籍。放在藏书阁,可增加领地民心属性和凝聚力,领地名声提高速度加快。与唯一类特殊书籍太平清领道可组成太平道典,可中等幅度提高领地领民所携带正面天赋的几率,例如早慧、耳聪目明、过目不忘、身强体壮等等。可大幅度降低领地领民携带负面天赋的几率,例如早夭、体弱多病、头脑简单等等。太平道典自带额外正面特性,特性视领地不同而不同。

    唯一类消耗道具。使用后可获得名声职业天师,该职业为名声职业道士的上级职业。可使大部分道士技能,得到加强,更可随机获得撒豆成兵、呼风唤雨、死而复生三种技能中的一种。

    长天有些犹豫,不知道选哪个,暂时先戴在了身上,天师他没有多少选择的**,毕竟用掉的话,这书就没了。

    至于太平清领道应该是在于吉身上,暂时是弄不到的,人家说不定真的是神仙,这个以后看机会。

    所以还是先带在身上再说,特殊效果还不错,造反他不会选择,当然万一哪天被逼急了造反也不是没可能,向皇甫嵩这样的实在太多得话,造反也是种选择。

    就在长天清点完收获从帐篷走出来的时候,他看见远处皇甫嵩的帐篷里也走出来一个人,而且行色匆匆,甚至还有些慌张。

    长天二话不说一个洞察术丢过去,看到了这人得名字。

    这个人叫做阎忠,此人可能认识人的不多,不过在三国志中有这么一段记载。

    少时人莫知,唯汉阳阎忠奇之,诩有张良、陈平之奇三国志贾诩传

    所以这人跟贾诩很有关系,说贾诩是他提拔起来得也不为过。

    阎忠是凉州的名士,与皇甫嵩关系不错。

    阎忠来的时候,皇甫嵩正在啃长天戒指里的烤肉,是大黑吃的那种,好肉长天已经放起来了。

    皇甫嵩一看阎忠来了,把他迎了进来,拿出点烤肉也准备让对方尝尝。

    阎忠没心思吃东西,他先是客套一番,坐定之后示意皇甫嵩屏退左右,然后对皇甫嵩低声说道。

    “时者,难得而易失也。故圣人顺时以动,智者因几而发。今将军曹难得之运,蹈易逝之机,不应期践运,反临机不发,焉能保大名呼?”

    一听这阎忠说的话,就知道他显然没和玩家接触过,全然不知道他在说什么。

    玩家在世界里,就像是一个个病毒携带者,深入的感染着每一个np得说话方式。

    所以像皇甫嵩的言语,就十分简洁并且一目了然,一看就是对异人深入琢磨过得。

    皇甫嵩满脸不解,皱眉道:“啥意思?”

    阎忠说道:“天道无所亲,百姓唯举能。将军受命讨贼,旬月收功。用兵如神,智计超群,摧强如折朽,消坚似汤雪。威德震本朝,风名驰海外,商汤、周武之不及也。今将军立不赏之功,更身兼圣人之德,而北面庸主,何以求安乎?”

    皇甫嵩算是听出来了,这老货是来撺掇自己造反的。

    皇甫嵩心里,越听越不是滋味,自己刚被封为车骑将军,你就来拉我造反,他看着眼前这比自己还老的阎忠,越看越别扭。

    皇甫嵩说:“吾夙夜在公,心不忘忠,何来不安。”

    阎忠还想再说,然而皇甫嵩摆手打断了他:“君毋须多言,反常之论,某不敢闻。”

    阎忠知道对方再听不进话,因此他只得离开,心里又有些担心皇甫嵩揭发他,所以加快了脚步直接跑掉了。

    不过皇甫嵩比马超好些,没有揭发阎忠的意思。历史上马超只听了彭恙一番唠叨抱怨,随后立刻上疏刘备,揭发彭恙要造反,导致彭恙直接悲剧。

    阎忠不知道这些,心里很有些慌张,让他根本没注意到长天的洞察术。

    长天默默的看着阎忠的背影,眼睛微眯不知道在想些什么。

    一路上长天继续与曹操和鲍信,天天凑在一起,喝酒饮茶,聊天打屁,很是逍遥。

    而董卓则很少从车里出来,出来也只是和曹操与长天两人打招呼,其他人一概不理。他肯定还在为自己没升官的事情愤愤不平,也不知道在计算着什么。

    反正长天知道,董卓心里想的,肯定不是回去老老实实当河东太守这么简单。

    皇甫嵩根本不会来理会长天,朱俊的身份也注定和长天合不来,倒是孙坚时不时得来凑凑热闹,熟络了不少。

    数日过去后,洛阳终于到了。

    长天看着眼前的城市,不愧是最大的都城,城墙看上去起码百米高,城门厚几尺,精钢浇筑,结实的跟什么似的。长天也不知道要用什么样的力量,才能攻破这种城池。

    一般来说洛阳的传送阵是不对内开通的,也就是你可以传送出去,但是不能传送进来,而且没有一个玩家的出生地是在洛阳和长安两座城的范围内。

    进出洛阳的所有人都要进过盘查,异人几乎不会被放入,除非你塞给守卫大量好处,像长天这样天神授权的则除外。

    长天的部队早已停在了边界之处,在洛阳的领地范围之外驻扎,长天只带了一百个兄弟营士卒还有李然和文聘,把孙大力留在了驻兵的地方。

    这货脾气暴,容易惹事,所以长天决定不带他,这让孙大力一直苦着脸,直到长天把那把宝物长枪拿出来给他之后,这夯货才眉开眼笑。

    至于文聘的武器也只是名器,长天准备兑换功勋的时候,帮他兑换一把宝物长枪。

    而李然的赏赐,长天还没拿定注意,也准备等到兑换功勋的时候再看看。

    董卓没有停留,直接去了河东郡,他贿赂的事儿发了以后,连面圣的资格都没了,直接交了符节与将印,上任去了。

    离开的时候颇有些不舍,拉住长天的手语重心长的说,以后一定要招长天做大事,让长天等信。

    长天嘴角抽搐,面上应承,心里拒绝了董卓。

    特么你做的大事,那都是造反,跟着你不是要倒霉?

    最多老子到时候救你一命。

    长天心道。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