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六十二章 麻烦

    躺在长天脚边的大黑抬起头,看着对面的大树,它很喜欢啃大西瓜的爽快感,心里盼着松鼠早点来。

    迷迷糊糊的大黑,突然耳朵一动,睁开了眼睛,果然它发现松鼠站在了自己面前,大黑顿时眉开眼笑,把狗食盆子拖到了松鼠面前,又急着开始了交换。

    眯着眼看到这一幕的长天,暗自摇头,这条蠢狗已经没救了,随它去吧。

    大黑吃完后,它觉得该尽一下地主之谊,准备带松鼠出去逛逛,大黑让松鼠跳到他头上,直接带着它出门了。

    不过它只在家门周围逛,就大黑的胆子也不敢跑远。

    碰巧的是一个锦衣男子看到了大黑,正确的说是看到了大黑头顶的松鼠。

    “这灵鼠不凡,正可抓来送与梅香。”男子心底暗自计较。

    男子偷偷得跟在大黑屁股后面盯着松鼠,然后越靠越近。

    突然手一伸朝松鼠捞过去,不过松鼠早有提防往前一跳躲了过去,这时大黑也反应了过来,立刻转身挡在松鼠前面,冲着锦衣男子大声叫唤。

    男子看到一条野狗竟然敢挡在自己前面,直接一脚踢向大黑“滚开蠢狗!”。

    那一脚用力得程度明显是下了死手。

    大黑很愤怒,竟敢骂自己是蠢狗。它要让对方见识下蠢狗的厉害。

    它瞬间提速,简直像是化成了一道灰色闪电,直扑男子的双腿中间,奋力咬去。

    “啊!!!快来人,快把它弄开!!”被一口咬实的锦衣男子发出了惊天惨叫。

    这时有几个人跑了过来,应该是这锦衣男子的朋友,想过来弄开那狗。

    大黑左右看看,觉得情势不妙就想准备开溜,不过仍然还没松口,只想拖着男子往后退。

    “啊!!快弄死这条狗!!“这时地上的男子叫声越来越惨。

    随即就有人掏出了一把明晃晃的匕首。

    大黑很聪明,一看对方掏出武器,带着松鼠撒腿就跑,一溜烟跑回了长天的院子。

    正安稳得睡在躺椅上闭目养神的长天,突然听到门口一阵嘈杂,于是起身走了出去,想看个究竟。

    他发现好多人,堵在院子的门口,李然和文聘则提着武器,冷眼看着对方,不让那些人靠近一步。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?”长天皱着眉。

    “主公,这些人想要硬闯别院,被我拦住了。”李然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伤人的畜生就是你养的吧。”来的人中有人叫到。

    “什么意思?”长天一挑眉。

    “还问我们什么意思,你纵狗行凶,把袁公子咬的这么惨,今天别想善了。”

    长天这回听明白了,大黑咬了人。

    他无所谓的说道:“是嘛。咬了哪位袁公子啊?袁绍还是袁术啊?”

    “哼,咬了这两位,你还能安然站这儿?咬得是袁才,袁公子。”

    长天又说道:“没听说过,既然被咬了,去治伤不就完了,拿去疗伤吧。”

    长天掏出一百金,交给边上的王三。王三走过去递给对方。

    谁知对方看都不看,一巴掌把金子拍在地下,骂道:“区区这点金子也想了事,第一你必须奉上三万金,第二你要爬到袁府门口磕头赔罪,第三你要亲手活剥了你那条狗。一条做不到,你等着死吧,你和你的手下个个都要死。”

    长天听完直接转身走回了院子,弄半天自己在和一个神经病说话。

    长天头也没回,下令道:“十息之后,不走得全部杀了,私闯民宅都是死罪,更何况这还是太尉别院。”

    “诺!”

    随后长天带来的一百个兄弟营,全部跑了过来,围住了这群人。

    对方见这边人多,情势颇有些不妙,只得慢慢退了出去。

    当然留下句场面话,是所有狗血情节很难避免的套路。“你给我等着!!”

    之后长天了解到,大黑把那个什么袁才差点咬成了太监,不过长天只是笑了笑没表示什么。

    这又不是现实,你去把灵帝咬成太监,对长天也没多大压力,实在不行他还可以造反。

    再说了就大黑那怂样,你不抢它狗粮或者把它逼急了,它会咬人?

    长天带着大黑它们回了院子,他坐在椅子上,看着大黑头上的松鼠。

    “想吃果子?那就跟着吧。”

    他对小松鼠也没什么感觉,谈不上可爱不可爱,不过大黑既然喜欢带着也没什么。

    松鼠心里早就羡慕大黑能有个奢侈的主人了,自然对此十分愿意,直接兴奋得挥了挥小爪子。

    “你以后就叫二黑吧。”长天说道。

    袁府。

    袁府中正有一些人在商量着这事,但是碍于长天身上有天神敕令,没人可以打断他面圣,所以他们暂时拿长天也没什么办法,更别说对方还住在太尉别院。

    “哼,这异人面圣,无非是讨要封赏,只要等他面圣之时,让叔公参他几本。还封赏,呵呵,届时一定治他个欺君之罪。”一人面色狰狞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对,对。正该如此。”不少人附和道。

    “不,这还不够,我等要让这个异人,在洛阳寸步难行!!不然连一个异人都能欺负到袁家头上,我等以后还有何脸面。”又有一人说道。

    “对,对。正该如此。”不少人再次附和。

    “还有,此人是个异人,我觉得要对付一个异人,何不利用下其他异人?看他们狗咬狗,岂不更妙。”再有一人说道。

    “对,对。正该如此。”那些人又开始附和。

    路过的袁术正好听到这些旁支的对话,他嗤了一声,根本看不起这些人。对付个异人还要用这种手段,就这点能耐,特么活该被狗咬。

    至于袁绍根本就连出现都没出现过。

    而张让府里也传出了几声,像是茶杯被砸碎的清脆响声。

    长天不知道,曹操和大黑惹的麻烦,都被算在了自己的头上,当然知道也没啥,反正自己也确实参与了。

    面圣的时候又不能动武,无非是凭口舌之争罢了,他也不需要去,理会那些肮脏的政治,光凭嘴炮他也不怕谁,更别说他还有一次品评天下权限。

    第二天一大清早,长天早早得起了床,带着李然和文聘出了别院。

    这两天曹操应该正在搂小妾,没时间来看他,长天也不在意,正好能够出去办点私事儿。

    长天踏上洛阳的街头,看着繁华的都市人头攒动。

    “过几年这里就要被董胖子烧成废墟了,可惜了这么多人口,要是能拉回落霞城该多好。”

    长天心道。

    不过他也实在想不出太好的办法。

    之前斩杀了张角之后,其实大量的黄巾兵都投降了,他看着这么多的人口,心思有些活络,但是却又想不出好办法。

    船只想从长江口来到这里,那简直太远了,远的不敢想像,而且路途还危险的很,光靠自己那些船只和不成气候的水军肯定不够,一定要造最大的船,招募强力的水军将领。

    长天暂时不再去想这些,现在还完成不了,他向着功勋兑换处走去。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