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六十四章 一字十金

    长天这几天不管到哪里,大部分np都冷眼对待,他也不能把每个人的腿都打断,最后他索性不出去了,就呆在别院,静等灵帝的召见。

    过了几天,灵帝的旨意总算是下来了。

    长天跟着一个小黄门走了,大黑也屁颠颠的跟着一起。

    那小黄门看着带着狗面圣的长天,心里在摇头,异人就是异人,胆大包天。不过这个异人好像得罪了张侯,嘿嘿到时候自然有他受的。

    一同进皇宫面圣的还有俗世浮尘和白小仙,他和俗世浮尘在这几天也算照了几面,人还不错,有想法挺大方,最关键的是俗世浮尘是在汉中的,离他远根本争不到一块去。

    至于白小仙是熟识了,他对这个女人还是有点忌惮,又同在一郡,有些麻烦,说不定到时候就得对付,这个聪明的过分得女人。

    此时的长天还不知道,白小仙就是他大姨子,到时候也不知他会做何感想。

    “长天,你觉得你会被封个什么官呀?”鱼潇湘抱着二黑问道,大黑长得丑没人理它。

    “我不知道,估摸着最多就是个县令吧,刘备都是县令,我还能超过刘备不成。”长天摸了摸鼻子。

    “听说你和曹操老是逛青楼,你女朋友知道么?”鱼潇湘冷不防说道。

    “嗯?”长天一愣,怎么话题跳跃性这么大。

    随后他说道:“我那是陪曹操去得,不是我想去,我这人一向发乎情,止乎礼。”

    长天说的时候一本正经的。

    “切,网上录像都成连续剧了,还发乎情止乎礼,真不要脸。”鱼潇湘不屑道。

    长天瞬间冷汗就下来了,特么这玩家就是喜欢吃饱撑得没事干。

    白小仙看着长天有些僵硬得脸色,用手挡住嘴暗暗的发笑。

    俗世浮尘也笑道:“男人嘛,正常的嘛。”

    长天一听就更郁闷了,这丫是在落井下石吧,之前还觉得这人不错,玛德心黑啊。

    很快皇宫到了,鱼潇湘被留在了外面,长天三人走了进去。

    汉朝上朝,百官都需要解剑、脱鞋,只穿袜子上殿,不过玩家就不需要这样了。

    三人走进殿中,第一个看见的就是灵帝,瘦小的灵帝脸色有些发白,但是坐在龙椅上的样子却意外得十分威严,眼神聚焦在一个恰到好处的地方,而且身上仿佛有无形的压力,镇压着整个大殿。

    再是几百个站在下方的官员,这些都是大官,俸禄最少也是比六百石的。

    他们大部分人对进来的三人看都不看,对这些人中的大多数人来说,异人只不过是需要剔除的臭虫罢了。

    当然也有好奇的,有认识的以及有仇的,比如赵谦、曹操、袁绍和张让。

    觐见皇帝的玩家并没有说话得资格,只是听旨奉诏而已,当然他们不需要跪拜,这是玩家的特权。

    诏书是一个个宣读,先是白小仙被封为娄县县尉,然后再是俗世浮尘被封为上庸县县丞。

    其他前十的玩家,直接是比县尉更低的小官,诏书里根本没有。

    照这样看来长天则就应该是个县令了。

    然而长天的待遇自然不会一样,刁难他的人开始发难了。

    第一个站出来的一般都不会是大佬,肯定会有马前卒。

    “且慢。”

    一个中年人站了出来,打断了正准备对长天宣诏的小黄门。

    “启禀圣上,长天此人,罪大恶极,理当满门抄斩。”那人张口就要杀长天满门。

    长天翻了个白眼,无语的看着这货。

    坐在龙椅上的灵帝发话了,此时的他眼神才明确的集中到了,那中年人的身上。

    “哦?那你说说,这异人有何罪孽?”灵帝说。

    从灵帝的语气和神态中,根本看不出他在想什么。

    “此人纵狗行凶,意在害命,殴打陛下直属吏官,妄图抢劫功勋所,更兼谎报军功,欺君罔上,不管哪一条都该问斩。”那中年人语气坚决,义正词严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既如此,推下去斩了吧。”灵帝挥了挥手。

    长天一听,这他妈自己连辩驳得机会都没么?尼玛这个昏君。

    “慢!”长天说道。

    “圣上要斩我,总得听听我说的吧,正所谓兼听则明,偏信则暗,像陛下这样的圣君,一定深明此道。”长天看着灵帝。

    “呵呵,你这异人胆子倒是不也罢,你且说说看。不过嘛。”灵帝颇有兴趣的看着长天,不过随后话锋又一转。

    “朕本来是不需要听你说话得,你现在既然硬要朕听,那么总得付出点什么吧?”

    “你们异人不是有什么,咨询费,倾诉费的么?”灵帝微笑着。

    玛德这货哪里是昏君,这笔是死要钱啊,比人都精。

    长天心里大骂,他敢肯定从来就没有听说过,他妈的有倾诉费得。

    “这样吧,吕氏春秋,一字千金,你虽是异人之首,不过终归还差些,就一字十金吧。”灵帝接着说道。

    长天一听有些急了,这说一个字就要付十金,这得要多少金。

    他连忙试探着问道:“圣上,长天一向有自知之明,怎敢比拟先贤,不如一字一金如何?”

    “朕从来不改口,不说就推出去吧。”灵帝淡淡道。

    “慢!”长天急忙说。

    “圣上,长天虽是异人,却一心向汉,纵狗行凶实属无稽之谈,殴打官员更是为了维护陛下颜面,至于谎报军功更是从来没有。”长天辩解道。

    “哦?那为何刘侍御史会这么说呢?”

    长天把留在门口的大黑给弄了进来。

    “陛下且看,这就是我的狗。”

    “大胆!!汝怎敢将野犬带入圣地!陛下。臣请治此异人,大不敬之罪!即刻斩了此人。”一个老头走出来怒斥长天。

    随后一群大臣也开始附和。

    一直在闭目养神得赵谦,睁眼看了看对面这老货,然后又闭上了眼睛。

    “陛下,这老家伙不让我说话,分明是想断你财路!我把狗带上来,是为了作证!”长天立刻叫到。

    “竖子怎敢妄言!陛下。此等腌臜小人,竟敢惑乱圣听,理当斩首示众!”那老头怒道。

    然后又是一片人附和。

    灵帝一听财路要断当然不会乐意,说:“尔等都住口。长天你说,朕听着。”

    “陛下且看这狗。此狗名唤大黑,长得如此小巧,吃的那也是极少,根本是瘦弱不堪,见了生人连叫都不敢叫一声,哪里敢去咬人。”长天特意罗里吧嗦说了一大堆。

    大黑也配合着,畏畏缩缩得藏在长天脚后,用小眼睛偷偷瞄着周围得人。

    “嗯,倒是有些道理。”灵帝见一下子就来了几百金,也点头说道。

    “陛下,这狗咬人,那是多人亲见,岂能有假!”侍御史急道。

    “是么?那你将那些人全部叫来,原原本本的说一遍给朕听,同样一字十金,你出。”灵帝对着那人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。。”侍御史哪里舍得出钱,到时候来个言语交锋,唇枪舌剑,你方唱罢我登场,他不是要赔死。

    这昏君反正坐着收钱,你说的越多还越好,指不定他还会多问几个不相干的问题,这特么谁吃得消。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