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六十六章 猪狗不如的杂种

    长天一改之前说话时,那有些做作,有些小心翼翼的态度,反而一脸平静看着灵帝。

    他沉着说道:“陛下,异人的家乡有句俗话,叫做皇帝人人做,今年到我家。”

    灵帝一听眉头皱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陛下请即刻斩了这大逆不道的狂贼!”一开始就出来怒斥长天的老者再次骂道。

    长天没理会接着说道:“陛下,长天今日一见,才知道,陛下这位置不坐也罢。”

    “哦?为何?你且说说。”灵帝居高临下看着长天问道。

    “陛下身边,阿谀谄媚者有之,尸位素餐者有之,欺上压下者有之,争权夺利者有之,谗佞专擅者有之,结党营私者有之,谋人害国者有之。空谈误国、鱼肉百姓、贪赃枉法、草菅人命者更是比比皆是。”

    “陛下,且看看这满堂之上,士族、党人、皇亲、外戚、阉宦、内侍,占了大半。这些人整日里,只做两件事。一,蒙蔽圣听,二,谋取私利。其间勾心斗角,明争暗夺,更是龌龊不堪!”

    曹操听得笑容满面,要不是在朝堂之上,他就要放声大笑了。

    “陛下,您这位置,真得不好做。我长天是个碌碌无为的异人,保全了我那一亩三分地,也就行了。不用多大得志向,更不需要太大的能耐,就算哪天被我败完了,长天拍拍屁股一走了之,完全没有任何负担。”

    “但!陛下不一样。陛下维持的是整个大汉天朝!陛下永远不能抽身而退,相反还必须在这一滩污浊不堪的烂泥中,撑起整个大汉的根基!”

    “陛下,您这位置,是真得不好做!君王以忍辱负重为德,臣下以恭敬谨慎为节。而长天只看到了圣上之德,却没看到臣下之节!”长天再次语重心长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长天看到的是,一伙伙蠢笨无能之辈,一群群蝇营狗苟之徒。似这等腌臜货色,竟然还敢联合起来,胁迫陛下,你们是想逼宫,造反吗???”

    长天不等别人开骂,继续大声说道:“秦书有云:海内皆臣,岁登成熟,道毋饥人,践此万岁。若是大汉没有陛下坐镇,才是真正得危矣!”

    “陛下坐镇中枢,治理天下,万民景仰,百姓称颂,堪称千古一帝!”

    叮!系统提示:您使用品评天下权限,点评刘宏为千古一帝权限不够,点评失败。

    长天一撇嘴,这尼玛得太公来才行,他也没放弃,继续马屁不断。

    “在长天看来,陛下德比三皇,功盖五帝!”

    叮!系统提示:您使用品评天下权限,点评刘宏为德比三皇,功盖五帝无生效可能,点评失败。

    “乃我大汉朝真正的中兴之主!!”

    叮!系统提示:您使用品评天下权限,点评刘宏为中兴之主点评成功,您获得1000名声,刘宏获得中兴之主特性。

    “呼。”长天暗出一口气。

    还没等他喘匀气,就有人跳了出来,这次还是那个老头。

    “陛下!此等阿谀小人,污蔑朝堂,惑乱视听,岂能放纵!若陛下不斩了此人,老夫宁愿一头撞死在阶下!”

    老家伙气得面红耳赤,只见他上蹿下跳,撸起袖子,就破口大骂。

    “大胆狂贼!敢为欺天之谋,诸君让开,老夫当以颈血溅之!!!”

    老头大叫道,事实上他和长天之间并没有人挡着,更没有人拦着他。

    这时闭目养神的赵谦说话了,他不咸不淡的说道:“丁公高义,国家养士四百年,仗节死义在今日,你去溅他一个,老夫看看。”

    赵谦口中的丁公,叫做丁管,是演义里的人物,在董卓想废立汉帝时,丁管就跳了出来,嚷嚷着要用脖子里的血,溅董卓一脸,然后当时就被董卓给咔嚓了。

    此时的朝堂之上已经是一片混乱,大家都看得出来长天在干什么,他要学人做个诤臣的样子。

    诤臣他们都懂,但是拍马屁的诤臣,谁他妈的也没见过,这也忒不要脸了。

    就在吵吵闹闹一发不可收拾的时候,灵帝大喊一声。

    “好了!看看你们像什么样子!这长天的话虽然有点过,但是我看也差不了多少了,哼!”灵帝不满道。

    “嗯,不过最后说的几句话,还是很有些道理的,朕很喜欢。”灵帝笑了笑。

    “陛下!千万不可被此贼蒙蔽啊!!”不少大臣们喊道。

    赵谦在心里直乐“这些蠢货。”。曹嵩则事不关己高高挂起,不过他见过长天,还算有一定的好感,毕竟是晚辈。

    曹操脸上的笑容是越来越盛。

    “怎么?你们难道认为朕不是中兴之主?朕还是昏君不成???”灵帝怒道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,朝堂上的所有人都在心里腹诽。“你特么就是个昏君。”

    这时袁隗再次站出来说道:“陛下,确为。。。圣君。”

    这话一出口,他哥袁逢心里都是一阵腻歪,更别说袁隗自己了。

    “陛下,虽是圣君,但异人之害,不可不防。异人不但人数众多,且个个目无法纪。万一聚众叛乱,不啻于又是一场黄巾之乱啊,望陛下明察。”

    百官见到,袁隗把话头又转到了异人的身上,都暗比大拇指,于是也开始纷纷附和。

    长天见此情景,不得不再次开口。

    “启禀陛下,长天是个异人,而且还是个希望以武将为天职的异人。但是陛下请仔细看看长天,长天这手无缚鸡之力的样子,就算去造反,只怕连大汉的一个百姓都打不过,更别说进一步了。”

    “正因为长天是异人,所以也了解异人。陛下只要给点蝇头小利,就足以驱使整个天下的异人,为陛下所用了,何须顾及他们造反。”

    “在长天看来,异人之患,不过癣疥之疾。正所谓,蜂窠蚁穴,不足挂圣虑。倒是陛下这朝堂之上,才荼毒不浅,积恶难除。”

    “依长天之见,圣上这朝堂之下,起码有一半人是猪狗不如的杂种!”

    这一声骂,顿时朝堂沸腾,百官震怒,群情激愤。

    连赵谦曹嵩也睁大了眼睛看着长天,这小子的胆子也忒大了。

    曹操都有些讶异。

    俗世浮尘在心里直接佩服的五体投地,白小仙则笑了笑。

    “诸君让开,老夫与之势不两立,老夫必以颈血溅之!!!”

    丁管这老家伙又叫嚣起来。

    长天冷冷的看着这些货色,这些人中起码有一半会被董胖子和李傕郭汜杀掉。

    此时的灵帝心里乐呵呵得,他本来就没惩罚长天的意思,这是天神的敕令,他怎会随便违背,这些大臣懂个屁。

    再者长天的马屁让他十分的舒坦,更不会把长天怎么样了,倒是之前群臣逼宫让他很是不快。

    “长天你辱骂大臣的话,十分不妥,且收回此话,以后不得如此。”灵帝当然得给大臣们面子。

    长天面带无辜得说道:“既然陛下有命,长天岂敢不从。”

    “长天收回之前的话,圣上这朝堂之下,有一半人不是猪狗不如的杂种。”

    此话一出,当场一片鸦雀无声。

    没过多久,又是满堂沸腾,要找长天拼命,溅他一脸血的,更多了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哈哈哈哈。”灵帝仰天大笑。

    他站起身大手一挥,高声道:“退朝!长天,随朕来。”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