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六十七章 要几个人

    长天由小黄门带着,来到了一处宫殿外,通传之后走了进去,他第一眼就看到了冷眼看着自己得张让。

    长天摸了摸鼻子,心道这太监怎么也在。

    随后他就看到了端坐在椅子上得灵帝,灵帝正拿着一本竹简在看,他发现灵帝变成中兴之主后,好像连气质都变了样,有了很大的变化。

    “坐吧。”灵帝刚说,就有内侍给他搬了张凳子过来。

    长天坐下后,表情肃穆的看着灵帝。

    “可知道为何叫你来?”灵帝问道,他也没抬头,继续在看竹简。

    “长天不知。”

    “哼。你倒是骂得痛快,知道奈何你不得。麻烦全推在朕身上。”

    “长天有罪。”

    “知罪就好,说说朕怎么罚你。”

    “这。。陛下,长天也有功啊。。”长天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有何功?辱骂大臣之功?”

    “长天有开疆拓土之功。”长天看着灵帝恭顺的说道。

    灵帝放下竹简,抬头看向长天,说:“你以为我真的不会杀你么?”

    “长天不敢妄言,天神早有敕令,让我面见陛下,便有封赏。”

    灵帝皱了皱眉,没再理会,而是让张让搬了一大堆东西过来,让张让一一翻看,自己则继续翻看书简。

    良久之后,张让才翻出一份东西,递到灵帝的面前。

    灵帝拿过看后,仍旧没有说话,把那份东西放在了桌上沉默着,目光有些深邃。

    良久之后他才开口:“倒真有这么一回事,做得不错。”

    “自从武帝以来,其实就没有实质上得开疆拓土了。你倒是让朕涨了回面子,当赏。”

    灵帝很是欣赏得看着长天,目光跟刚才也不一样了,刚才最多是只是觉得这异人挺有趣,多了个乐子,现在觉得是个能办事的人。

    “说说你想要什么赏赐?”灵帝大方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陛下,长天的领地颇大,你也知道长天能力有限,一个人怕管不过来。因此想让陛下派几个人给我,不知可否?”长天立刻顺杆而上。

    “呵呵,你这官还没当,就想要人了?你先说说想要何人?”灵帝眼中满是笑意。

    “都是一些籍籍无名之人,没多少才干,对陛下来说绝无半点用处,对长天来说还有那么一点点小用。”长天面无表情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说吧,别废话。”灵帝不耐烦道。

    长天舔了舔嘴唇,心里满满都是激动,他稳了稳心情,然后说道:“荀攸荀公达、钟繇钟元常、华歆华子鱼、贾诩贾文和。皆是无名之辈,无甚才干。于陛下无甚用处,于长天还能做做文书等杂事。”

    “可有这四人?”灵帝问张让道。

    张让马上就去翻籍策,很快张让就回来了,说:“确有此四人,钟繇乃钟皓之孙,现任黄门侍郎。”灵帝看了长天一眼。

    “华歆早年拜太尉陈球为师,与卢植、郑玄、管宁等为同门。曾任郎中,以疾去官。”灵帝再次看了长天一眼,眼中有了些笑意。

    “荀攸乃颍川荀氏子孙,颇有声名。贾诩现为武威姑臧县令。”灵帝听的笑容满面。

    “这就是你说的籍籍无名之辈,无甚才干之人?”灵帝笑道。

    “对,就是他们。”长天一本正经得回答道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哈哈,都听说异人喜欢结纳,我大汉的人才,这一看果然不假。”

    “张让啊,异人的眼光向来是不错的,这几人不管在不在任,都辟他们进京,我要重用他们。”灵帝大笑道。

    “诺。”张让躬身。

    “这。。陛下,那我呢?”长天问道

    “哼!你还好意思问我?要不要我把曹孟德给你。”灵帝骂道。

    “这就算了,我那里庙容不下孟德这等大才。”长天一惊,连忙拒绝。

    “陛下,你看我立了这么大的功劳,当个郡守也不为过。不如就让我当个吴郡太守吧,盛孝章,也有些老了身体不怎么好,我完全可以替他。或者广陵太守也可以,张超此人头脑很不好使,我观此人不适合当太守。”

    长天再次恬不知耻得说道,他也不忘给张超使绊子。

    灵帝也不理他,只是问道:“你那领地可有名字?靠近吴郡还是广陵。”

    “长天为其取名崇明沙洲,足有一县之地大地理位置靠近吴郡。”

    事实上是靠近广陵,但是长天已经差不多知道灵帝的意思了,这是要划分崇明受哪个郡管辖。

    他自然不能把自己的地盘归到广陵去,张超跟他不对眼,到时候刁难事迟早要被他逼反。

    “既如此,你就当个崇明县令吧,归盛宪管。”

    “遵命。陛下,我立了这么大功劳,够不够封个列侯的?”长天再次一本正经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列侯不够,关内侯可以给你,五万金。县令也是五万金,再加上你说了这么多话,也算五万金。还有刚才内侍来报,你的狗吃得太多了,差不多吃了一万金。一共十六万金,付了钱你就可以走了。”灵帝说完不再看长天。

    “陛下!长天自知功微德薄,当不得关内侯此爵位,还请陛下收回!”长天语气坚定道,心里更是大骂大黑,这特么败家败成这样。

    “朕说话从不改口,行了,给了钱滚吧。”灵帝不耐道。

    长天心中万般无奈,不敢再多嘴,连习惯的讨价还价也没有,乖乖得付了钱,退了出去。

    他退出去之后,灵帝抬头看了门外一眼,笑了笑。

    “张让,我听说你与这长天有过节?”

    “一点小事。”张让承认说。

    “既然是小事就算了吧。”灵帝说道。

    “诺。”

    长天出了宫门,发现曹操正在等着自己。

    曹操一看见,他立刻迎了上来,大笑道:“无垠,听你在朝堂上一番辩解,可真是让曹某大开眼界。曹操平生不服人,唯独佩服你长无垠。”

    曹操一边说一边对长天竖起了大拇指。

    “孟德兄见笑了,但求自保耳,长天那是狗急跳墙。”长天笑道。

    “无垠,曹某要去赴任了,这一别不知何时才能再见,曹某是来和无垠告别的。”曹操看着长天。

    长天也看着曹操说道:“孟德兄。海内存知己,天涯若比邻。你我都是建功立业之人,终有相见之时!”

    “好!说得好!如此,无垠珍重!后会有期!”

    曹操用力抱了抱拳,头也不回转身离去了,曹操的背影永远是那么得自信,那么得张扬。

    “我也该回去了,出来了好久了。”长天呢喃道。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