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七十二章 董卓避战

    长天登上城关,看着城外浩浩荡荡的几十万羌兵与反贼,还有那将近八万骑兵,不由得眉头大皱,这特么怎么打,自己这点力量在这种战场上,根本微不足道。

    长天所在的关隘叫做大震关,本来不叫这名字,这关卡本来叫陇关。

    当年汉武帝刘彻开疆拓土之后,往西面打了上千里路,新建立了几个大郡,一时之间那是龙颜大悦,于是他就带着百官到西边郊游,也好让百官见识下自己得丰功伟绩。

    到了陇关之后,突然一声白日惊雷炸响,像是天崩地裂,地动山摇,直接吓死了武帝骑得马,百官皆惧,武帝大惊,因此这陇关也被改成了大震关。

    在秦朝的时候有关中四塞一说,有东面的函谷关,南面的武关,西面的大散关,还有北面的箫关。

    四大关塞是秦国的屏障,保卫着秦国的安全。函谷关曾三番两次被六国联军攻破,秦国也差点灭国,由此可见,这些关隘的重要性。

    和函谷关相对应的还有一个潼关,这两个关卡建立在同一条函谷路上,函谷关在东,潼关在西。

    不过潼关是董卓迁都之后才建成得。他觉得函谷关太远,万一袁绍他们打过来,他来不及救援,因此他特意再修建了一个潼关,所以潼关现在还没有。

    等潼关建好之后,函谷关就慢慢得被弃用了,像曹操就是在潼关和马超韩遂大战。

    这次得战场不涉及这四大关,唯一离得近的散关也没人攻打,因为敌人都在西面,所有汉军都聚集在了陇关御敌。

    陇关离散关不算太远,散关在宝鸟市的南面和陈仓很近,诸葛亮六次北伐取道得岐山,也在这附近。陇关则在宝鸟市的西面,正好挡在了反贼进攻得必经之路上。

    汉羌两边正在这陇关之地相互对峙,汉军依靠着陇关的险要抵挡反贼的进攻。而羌兵则一向以骑兵为主,大量的步兵其实都是杂兵,没多大用处,因此也暂时拿陇关没什么办法。

    其实两边都很心急,反贼那边急着打破汉军,接着就可以长驱直入,在三辅之地大肆劫掠,甚至还有能够打入洛阳的可能。

    东汉这边得皇甫嵩向来嫉恶如仇,对反贼更是绝不容情,这一点从他看了无数黄巾头颅堆成京观就可以看出。

    但是急着剿贼得皇甫嵩却又打不过羌人,一来他兵少,二来陇关之外地图放大后,那是大片平坦之地,数万骑兵跑起来根本无法阻挡,所以他暂时也拿不出多好的办法来。

    其实究其根本得原因,是董卓不想打,他只要西边一直乱着,自己就能手握兵权,朝廷就得靠他剿贼。

    所以董卓根本就不怎么出力,他对皇甫嵩表示,自己一定誓死坚守陇关,绝不出战,防守的任务只管交给他就行了。

    气得皇甫嵩是破口大骂,人家都打到家门口来了,你不但不迎战,还龟缩不出,你是要养寇自重吗。

    董卓则只当没听到,自顾自闭目养神,他现在没皇甫嵩官大,不能硬顶但是晾着他还是可以地。

    最后被气得不行的皇甫嵩,使用虎符勒令董卓,不日必须随军出征参加战斗。

    董卓没办法只能接了令,然后回到了自己的营帐。

    “无垠啊,这皇甫嵩强令我去击贼,如何是好?”董卓习惯性得问道。

    长天一听顿时猛觉不对,心里暗骂董卓懒得不动脑子,亲疏之别都不顾了。

    这话你问我怎么行,你身边大将谋士都在,你来问我一个外人,让身边得人怎么想。

    果然董卓这话一出口,他身边除了李傕外,一个个将领都怒视长天,连李儒也微微皱眉,只有缩在角落得贾诩眼中,再次露出奇色。

    长天连忙说道:“回禀董公,长天乃是异人,更是碌碌之辈,胸中确无良策。我观文优兄,智虑深远,成竹在胸,必有良策应对。”

    这时董卓也反应了过来,哈哈笑道:“无垠过谦,老夫知你是避嫌罢了,老夫可没把你当外人。也罢,文优,你来说。”

    “主公,此事简单,主公请守散关便可。”李儒笑了笑说道。

    “散关?散关那边又没人来打,我怎么去守散关?”董卓疑惑道。

    “小婿现在就让人于军中散布流言,就说对方已分兵突袭散关,不日即将到达关下,那皇甫嵩必然心急,这时主公再请命守关,自可水到渠成。”李儒说道。

    “此计甚妙!”董卓大喜道。

    这样他就不用出去跟羌人拼命了,既保全了实力,又能养寇自重,一举两得。让皇甫嵩这蠢货去挡枪吧,董卓越想越开心。

    “既如此,文优你立刻去办。”

    “诺。”李儒领命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无垠,陪老夫喝酒去。”董卓又拉着长天去喝酒了。

    到了晚上,果然陇关之内流言四起,都说是反贼分兵取散关,很快就会到达散关,一时之间竟然军心动摇,士气震荡。

    正在帐中得皇甫嵩,听到这个留言也是大惊失色,虽然可能性真得不大,但是就怕万一。

    如果让反贼占领了散关,那么他们就能长驱直入三辅长安之地,到那时候,根本不用和陇关外的反贼夹攻自己,只要断了这边的粮道,如果不出意外,汉军很快就必败无疑。

    皇甫嵩想到这里就心急如焚,一大早立刻召集众将进行商议。

    董卓二话不说,走出队列申请驻守散关,更是愿意立下军令状,关在人在,关破人亡,说得那叫一个大义凌然,慷慨激昂。

    皇甫嵩看见董卓的样子后,很有些怀疑这根本就是董卓散布地谣言,但是散关实在太重要,不能有失,皇甫嵩只得忍住心中的腻歪,答应了董卓,并且立了仔仔细细得军令状,才放他走人。

    董卓眉开眼笑的带着一行人朝散关疾行而去,只留皇甫嵩一个人在这里孤军奋战,这皇甫嵩得结果,长天觉得也就可想而知了。

    这种时候长天也没闲着,他离开陇关的当晚,就来到了阎忠所在得营帐,待了很长时间,才面带微笑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皇甫嵩的能力还是超出了长天的意料,皇甫嵩竟然制定好了一系列破敌的良策,已经准备付诸于行动剿灭叛贼了。

    这让长天大感意外,不过就在他眉头直拧,又想不出办法的时候,助攻来了。

    皇甫嵩的对头参了他几本,说他征剿无功,空耗钱粮。最后灵帝不知是为了平衡,或者其他什么原因还是下了诏,收了皇甫嵩的车骑将军大印,削了他的食邑六千户,让他立刻返回洛阳。

    “是时候了,那三百金,该还你了,皇甫嵩。”听到这个消息的长天心中默念道,眼中还闪过丝丝冷芒。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