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七十六章 天仙般的女子

    “不过,我会放董公一马的。”长天微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董卓仍然双目瞪圆直视长天,半晌过后,董卓哈哈大笑,这笑声简直盖过了战场上的喊杀声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哈哈!!!这才是我认识得长无垠!”

    “不过你这小子胡吹大气,老夫可不需要你来放一马。”董卓腆着大肚子笑道。

    “这可不一定,万一哪天真在战场上相遇,我或许真能抓到董公也不一定。”长天也开玩笑道。

    “哈哈,那你说说,抓住老夫之后你怎么办?放老夫逃走?”董卓好奇道。

    “那倒不会,董公太厉害,放回去长天岂不是要倒霉。”长天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怎么办?杀了老夫?”董卓瞪眼道。

    “自然不会,长天从不对朋友失言。长天会把董公安置在长天的大岛上,然后找个天仙一样得女子整天陪董公作乐,只要长天有在一天,就绝无任何人能来找董公麻烦。”长天说道。

    “哦?那倒是要多谢无垠了。”董卓笑道。

    不过随后胖子就凑过头来,低声说道:“真有天仙一样的女子?”

    “嗯,只要董公来了就有。”长天笑了笑。

    “算了,老夫可不夺人所爱。”董卓甩了甩袖子。

    “董公多虑了,这女子可不是长天得,董公来了之后,长天就去帮董公抢来。”长天说道。

    “真的?”董卓一听又来了兴趣。

    两人就一直这么嘀嘀咕咕说着什么,董胖子有时还突然发出大笑。

    李儒在一边听的有些无奈,同时又觉得这个异人十分危险,他在想要不要找个什么方法除掉他,不过一想到异人杀不死之后,又皱紧了眉头。

    而此时的贾诩,才开始对这个异人真正地产生了兴趣。

    对于贾诩来说,拒绝董卓邀请和接受邀请,都不算什么,没什么好称道得。既然拒绝了,那么如何解决,拒绝实力强大的董卓之后,所产生得危机,才是值得他去注意得地方。

    这个异人干得还算不错。

    大胆又有想法,有原则却不死板,面对危机从容不迫,而且从他下属的眼神里能看出,他们甚至愿意为了他去死。真像是个明主,可惜实力太差了,还是董卓这里好。

    陇关前的贼兵,根本不等李傕的到来,就直接开始逃命,李傕也没有去追赶。

    反而开始指挥士卒打扫战场,随后策马来到了董卓跟前。

    “主公,李傕幸不辱命。不知三万铁骑,是否需要留在军中?”李傕问道。

    “你和三千飞熊军留下,其他人让郭汜带回去。”董卓大大咧咧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主公,我军实力已然显露,若是那张温来了之后问题骑兵,怎么办?”李傕提醒道?

    “是啊,该怎么办?文优,你说说怎么办?”董卓一遇到这种问题立刻丢给了李儒。

    李儒笑了笑说:“董公本部只有这三千飞熊军,其他乃是各家豪族自发而成的义军,前来襄助董公而已,陇关之围既解,自然也就返回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如果那张温要主公,再次召集他们呢?”李傕问道。

    李儒继续说道:“主公不掌大印,无法动用饷银,这些义军皆未领酬劳而返,前番既无酬劳,这次如何还好再召。”

    长天点了点头,虽然不是什么妙计,但是只要董卓硬顶着,张温自然也就那他没办法。这一切其实只需要个借口罢了,说得过去就行,其他只看董卓自己。

    而以董卓的蛮横,谁能强迫他。这西凉剿贼,说不得还需要靠他董卓呢。

    这时刚领到凉州刺史大印的耿鄙,也带着兵马从战场上打扫完回来了,他身边还跟着一个身材壮硕魁梧的中年汉子。

    “董中郎,此番大战全靠董中郎力挽狂澜,耿某是大开眼界啊,不知董中郎何时带着我等扫平西凉?”耿鄙满脸堆笑对着董卓恭维道。

    “耿刺史过奖了,老夫也不过是得了一番助力罢了,至于扫平西凉,须得等张车骑来了才好。”董卓说道。

    董卓说话的时候,眼睛没怎么看耿鄙,反而盯着耿鄙边上的那名魁梧得中年汉子看去。

    “寿成如何也在此地?”董卓问道。

    “哦,马寿成乃我部司马,前番多亏了寿成,在下才能从武威逃得性命至此,因此辟之为司马。”耿鄙说道,他看到董卓认识这个马腾,害怕他把马腾给要走,那样自己身边可就没人保驾了,急忙说道。

    董卓自然了解耿鄙的想法,点了点头没再说什么,倒是笑容不减,还笑得有些奇怪。

    这耿鄙是从去年开始到现在,短短几个月内得第四任凉州刺史了。

    最前面一个叫左昌,左昌接得是孟佗的任。那孟佗做了两年不到的凉州刺史,自觉捞够了,准备给他儿子孟达积点阴德,就辞官养老回去施施粥什么的。

    这个左昌也不是什么好人,这货喜欢贪污军费,连西羌叛乱了都不管不顾,继续一个劲得贪污,直接导致西羌叛贼做大,然后被召回让灵帝给咔嚓了。

    灵帝派过来得第二个叫宋枭,这家伙刚一到凉州,就给灵帝上疏。

    他说这些人造反,是因为他们不懂礼仪信义,所以只要拿出一本《孝经》来,让这些已经造反得和没有造反得,人人晓夜研习、埋头苦读,就一定能教会他们信义和礼仪,这样就不会再造反了。

    灵帝一看,立刻把这蠢货给弄了回来,扔到书院里教书去了。

    然后再派了一个。

    第三个刺史叫杨庸,这人和他的名字差不多,纯粹一个无能之辈,既剿不平叛乱,又管不好下属,一系列荒谬政令下达之后,搞的是天怒人怨。

    区区一个刺史也不是州牧,其实没多大权利,这都能搞得群情沸腾,可见其无能的程度。

    这下加入叛军得人就更多了。不过他也不是没做过好事,他举荐了一个人当汉阳太守。

    这个人叫盖勋,这是个真正得能人,十分勇猛,而且正气凛然,会打仗,敢冲阵,称得上是个豪杰之士。就连废立皇帝的董卓,也不敢将他外放,一直把他留在京城任闲职。

    所以废柴刺史杨雍,自然也被灵帝给召回去下狱了,又把这耿鄙给派了过来。

    其实耿鄙不是自己想来,这里兵荒马乱的正常人都不会想来,他连山贼都没剿过,来了能干什么。只不过他是个党人,最关键的是之前得罪了不少太监。

    因此张让他们老是对皇帝说,这耿鄙是个人才,能打仗,会打仗,可以派他去当凉州刺史,说不定就能平息叛乱。

    灵帝听得耳朵起茧,也就答应了他们。

    于是耿鄙就被派了过来,耿鄙真没啥鸟用,运气么也不好,刚到武威就正好碰见西羌反贼杀过来了,吓得他是屁滚尿流,幸好得到马腾的救援,不然真就有些危险了。

    耿鄙十分看好这个勇猛异常得汉子,而且对方还是名将马援的后代,更是让耿鄙觉得可靠无比,自己以后的安全就全靠这马腾了。

    一场大胜之后,西羌叛军直接退出数百里,不敢再犯陇关。而董卓自然也过起了舒坦日子,一边天天找长天喝酒聊女人,一边等着新任车骑将军张温的到来。

    而张温这次带着不少厉害人物。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