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七十七章 新一轮的矛盾

    张温来的比董卓预想的时间要晚很多,主要是张温在等人,被耽搁了不少时间。

    这次张温带了几个干将,参军孙坚、军司马陶谦、还有就是原来的涿县县令公孙瓒。

    而张温等的人正是公孙瓒,因为中原缺少骑兵,而羌兵又以骑兵为主,所以张温就上表朝廷,征调了一万乌桓骑兵。

    这一万骑兵不是小数目,需要个能征善战的骑将统领,才会有真正得威力。

    这时曾经做过中山相的渔阳人张纯,向张温毛遂自荐要当这个骑将。

    但张温看不起他,他只中意公孙瓒,果断回绝了张纯,并且言辞语气很有些轻蔑。

    所以公孙瓒就得到了这位置,带着一万人出发了。

    自觉被张温羞辱而怀恨在心得张纯,当然不想善罢甘休。张纯马上联络了和他关系很不错得乌桓首领丘力居,让他暗中煽动那些骑兵逃走。

    公孙瓒初领大军十分高兴,对于新部下自然也颇为宽松。

    但是让他没想到的是,当他行军到蓟县的时候,当晚就至少有一半人趁夜色逃走。

    公孙瓒如何会容忍这种事情,他本身就对异族没多少好感,这次遇到这种事那恨意就更深了。

    公孙瓒立刻带着自己的部下,追杀逃兵,一举杀死不少,把他们的人头全部带了回去,这才震慑住了剩下的那一半骑兵。

    在公孙瓒新颁布得连坐制度,以及将另一半人的粮饷平摊到剩下得人身上,这种一棒一枣百试不爽得方法之下,整支部队开始继续上路,而且再没有一个人逃跑过。

    公孙瓒虽然花了不少时间,总算平息了这次逃兵之乱。但是这种在自己建功立业的道路上,如一滩墨汁般的污点让公孙瓒耿耿于怀。

    他于此时便下定决心,以后不会再对任何异族心慈手软。

    而目的没有达到的张纯,在此时造反的心思开始萌生,他暗中慢慢积蓄力量,准备日后起事之用。

    这就是日后张纯、张举、丘力居造反的由来。

    其实东汉得造反,几乎遍地都是,一会儿这个蛮叛了,一会儿那个羌反了,一会鲜卑入侵了,一会乌桓进犯了,一会胡人来劫掠了,一会匈奴来霸占了。

    这还是只是外患,内忧也是几乎没有断绝,黄巾之乱只不过是其中最大的一个,各地的小叛乱根本数不清,什么什么天子、什么什么皇帝、什么什么将军,多不胜数全部都是反贼。

    所以东汉末年的大汉,用内外交困、风雨飘摇来形容一点也不过分。

    真正力挽狂澜的正是曹操。

    “设使国家无有孤,不知当几人称帝,几人称王。”这句话虽然是他自己说的,但是并没有什么不对。

    不过作为玩家来说,自然是在这种遍地战乱中如鱼得水,想尽一切方法,迅速壮大自己的实力。对玩家来说,造反的人那是越多越好,越乱越好,浑水摸鱼就得要乘乱才行。

    就长天来说其实也是如此,不然他的功勋哪里去赚,他甚至还觉得战乱更大些才好,就像眼下这种。

    张温终于到了,虽然等公孙瓒花了不少时间,但是那些骑兵值得他等待,没有骑兵对付羌人不容易。

    “恭迎车骑将军。”董卓带着长天和一干手下,在陇关道上迎接带着数万军队而来的张温。

    张温踏入陇关后,汉军人数就由原来的,五六万增加到了十余万,这使得张温对付羌贼胡人的把握更大。

    “董中郎,我听闻几十万反贼围攻陇关,如何不见反贼?”进入议事厅之后,张温问董卓道。

    “哈哈,张车骑有所不知,在车骑将军到来之前,董某奋尽全力驱退了贼兵,现在这些贼子已经往西撤了几百里了。”董卓腆着大肚子,也不忘标榜下自己。

    “哦?这么说董中郎解了陇关之围,这可是大功一件啊。”张温听后微微笑了笑然后说道。

    “大功不敢当,份内罢了。”董卓也只是笑了笑看向了张温。

    “董中郎为何不趁胜追击?”张温再次问道。

    董卓腆着大肚子,说:“张车骑有所不知,贼兵逃窜,皆四散奔走,不知逃向何处,追无可追。”

    “如此说来,贼兵已散,反乱平息,我等皆可班师回朝了?”张温眉眼微抬,双目看向董卓。

    董卓则只当没看见,继续大大咧咧道:“张车骑若要班师,只管自便,董某可不敢擅离。说不得什么时候,贼兵复来,也好抵挡一阵。”

    董卓的语气里已经全然没有了对上级的恭顺,说完还笑容满面看着张温。

    张温双眉微皱,说:“老夫行军至长安时,以军令召尔,为何不来??”

    董卓咧嘴笑道:“呵呵,董某只怕反贼再来,不敢脱身,望公见谅。”

    他的语气更是随意至极。

    张温一旁的孙坚,横眉怒道:“大胆董卓,岂敢不分尊卑,不怕死吗???”

    董卓看着孙坚,笑了笑。他认识这个人,打仗很勇猛,现在发现倒还有个直脾气,不过光有脾气没有权位,是没资格和自己说话得。

    此时董卓身后一个满脸凶恶,黑面虬髯,极其壮硕得西凉大汉,站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敢对我家主公大呼小叫,华某先斩了你!”

    说话的这个西凉大汉正是华雄,是董卓部下胡轸的副将,之前长天知道这就是华雄之后一直在留意,确实一员勇将,斗将估计要比李然还厉害得多。

    孙坚只用眼角瞥了一下华雄,不屑之声从嘴角飘出:“战场相遇,杀尔如宰鸡。”

    “哼!某倒要试试,看谁宰谁。”华雄也不甘示弱的说道。

    此时董卓拍了拍华雄的肩膀,他朝张温笑着说:“好了,我们相斗,这不成内讧了么,岂不让羌胡笑话,哈哈哈。”

    张温也示意孙坚少安毋躁,内讧两方都不会有好日子过,要是把董卓逼的造反,那他就麻烦了。

    张温也暂时忍下了这口气,让大家开始商量,如何歼灭反贼的事。

    不过孙坚张温与董卓的矛盾,也在此时深深地埋下了。

    “此人可是长天长无垠?”张温指着长天问道。

    “正是在下,不知车骑将军有何吩咐?”长天走出队列,对张温抱拳道。

    “我素闻,汝作战英勇,此次剿贼可愿为先锋?”张温对长天说道。

    长天一听笑了笑,这难道又是一个要找死的?这也难怪,他大骂百官的时候,这货也在,他当时还是大司农。

    顿时长天对着张温露出的一口洁白的牙齿,说道:“长天现于董中郎帐下听令,去留不由自己做主。”

    张温听了点了点,没有勉强,说:“也罢,我再来问你。”

    他突然声音提高了八度,对着长天厉声道:“皇甫嵩之死可跟你有关???”

    这话一出所有人的眼神都集中到了长天的脸上。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