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七十八章 主动出击

    这是想栽赃,硬扣帽子么?长天心里想到,虽然对方确实蒙对了。

    被所有人注视的长天,脸上没有丝毫波动,仍然一脸淡笑,他说道:“长天可没有杀过皇甫嵩。”

    “你为何发笑??”张温双眼怒视长天,根本不想和长天辩论。

    “那皇甫嵩曾屡次无故命我去送死,所以他死掉,我这心里自然是愉快得很,为何不能发笑?”长天毫不在意得与张温对视着,脸上得微笑仍然不绝。

    “你这异人!你敢如此跟老夫说话。”张温怒喝。

    “既然知道我是异人,就该知道我对谁都可以这样说话,就连圣上也是一样,难道你比圣上还大???”长天反问道。

    “来人将他押下去,等候发落。”张温怒斥道。

    长天没有动,眼神中也十分平静,他现在不用再向面对皇甫嵩时那样得隐忍了,至少对这张温还没必要。

    “哈哈,张车骑,这长天是我得部下,要发落也得是我来,旁人岂能插手。”董卓哈哈笑着,不过身上那股极端霸道的气息,于此时显露无遗。

    李儒皱了皱眉,贾诩面无表情的看着。

    此时大厅中的气氛,又有些剑拔弩张起来,陶谦、公孙瓒、孙坚是毫无疑问站在张温这一边的,董卓的麾下自然个个桀骜不驯,只听董卓一人之令。

    董卓的再次援手,出乎了长天得意料,毕竟之前自己拒绝了他得招揽。

    长天心里对董卓的认可再次增厚了一分。

    虽然他从来没有期望过别人的帮助,在任何时候都是如此,现在也是一样,但是帮他的人他总会记住。

    面对皇甫嵩时他力弱反抗不了,只能隐忍,但还是被不断逼迫,就在他要准备叛出大营时,曹操站出来帮了他,所以他感谢曹操,当然他也很喜欢曹操这个人,也所以愿意冲击张宝大营助曹操一臂之力。

    至于刘备更是在两次的帮他时候,甚至跟他都不熟,而在自己面对皇甫嵩质问时,刘备和自己的关系也还没到至交的地步,但刘备仍然站在了自己一边。

    刘备做得都是刘备自己认为该做得事,长天佩服刘备,也感谢他。所以不惜使用了一次品评天下。

    刘备最重人望,这大家都知道,而这点也能从“孔北海乃知世间有刘备邪?”这句话看出来。所以长天选择让天下所有人都知道刘备。

    而董卓曾多次力挺长天,从他的几番作为里看得出,是真的把长天看作了自己人,所以长天才会对董卓说那番话,他也是真心的。他已经决定到时候要救董卓一命,让他在崇明岛养老,再把西施抢过来陪他。

    但是在长天心里,仍然从来没有期望过,任何一个人的帮助,他从来都只会选择自己去面对。

    冤枉憋屈也好,忍气吞声也罢,他都能一力承受。

    君子以自强不息,这话并非仅仅只是说说就有用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他没有在张温面前隐忍的必要,在这种对方已经在恶意诬陷得情况下退缩,只会使局势变得更糟,而不会变得更好。

    再者自从皇甫嵩威逼的事情发生之后,他就对李然孙大力说过,自己一旦出事,立刻就跑。

    这是他这个领主最最优先的命令,他对李林和孙越也下达了同样的命令,能守则守,守不住就化整为零,一切等他回来。

    只要这些人能保住他们自己的命,他赵长天就能很快东山再起,天下第一城再贵也没有自己得部下贵。

    更关键的是,张温根本无法在这里对付自己,自己没有犯军法。

    崇明岛是个大县,所以自己得俸禄是一千石,远超过了张温能先斩后奏的品秩,自己有没有罪要灵帝才能最后决断。

    长天很有兴趣再去见见灵帝,因为他准备要去开拓一片无人居住的地方。

    此时长天已打定了注意,要去开辟夷洲。没有一个后方的根据地,在这处处都有np刁难的情况下,也难保自己不会冲动,这样不保险。

    像吕布那样的中原搅屎棍,就是没有可靠的根据地,才落得如此下场。

    因此一个可靠得大后方很有必要,长天决定这次凉州之乱一结束,就着手开发。

    长天的注意力再次转回到议事厅,看着隐隐有些在对峙的双方。

    他开口说道:“董公,为了长天这样的无名小卒,不值得大动肝火。既然车骑将军不喜欢长天,那么长天便向董公请命,率军击贼,一来多剿灭一些反贼也是好的,二来也免得车骑将军见到长天心烦。”

    见长天直接向自己请命,董卓听得是满脸笑意,他说道:“既如此,也罢。无垠你两日后出击,此后一切行动皆由你自决,无需报与老夫。”

    董卓一挥手直接跳过了张温,给了长天自主进攻的权利,张温也不说话,冷冷的看着两人。

    只等两人说完后,张温冷声道:“若是妨碍大局,休怪老夫不客气。”

    长天没回话,直接拱了拱手转身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一日后,董卓军帐。

    “文优,我军中可有一个叫贾诩得?”董卓问道。

    “有,刚来投奔没多久,正想找机会引荐给董公。”李儒说道。

    “还真有?那这人就给无垠吧。”董卓随口说着。

    “主公,万万不可!”李儒大急,连忙说道。

    董卓皱了皱眉,说“有何不可?”

    “此人大才,岂能将之推到别处。”李儒急忙说道。

    “大才?比你如何?”

    “十倍于小婿。”

    “哦?哈哈哈,这个长无垠,也罢,老夫就回绝他。等他什么时候答应来老夫帐下,这人再给他。”董卓大笑道。

    李儒听得眉头直拧,越发觉得这个长天太危险。

    长天对于被董卓回绝,并没有感到意外,其实他昨天已经找到贾诩了,这货自己竟然已经看见过好多次了,瘦高个胡子挺漂亮,眼睛看起来十分的木讷,其实心里特么比谁都狡猾。

    自己拜访贾诩的时候,人家客客气气的把自己请到帐中,客客气气的招待自己,又客客气气的和自己聊天,然后再客客气气的把自己送了出去。

    玛德自己愣是没有找到尝试的机会,这家伙也忒精了。

    “真不愧是贾诩。”长天也只能这么叹了口气,逼阎忠写得介绍信根本屁用都没。

    长天率军出发了,步骑联合加起来差不多万人,在大战场上不一定能起到太大作用,但是董卓给了他自行决断的权利,这样就方便了太多。

    凉州之乱的下一个大战场是在美阳地区,长天心中有了一个比较完善的计划,下一次战场就是他大展雄威的时候。

    张温站在城关冷冷的看着长天的部队,说:“异人之患更甚阉党!皇甫义真十有**便是这长天所害!”

    他身边的陶谦也看了一眼长天的部队,然后淡淡得说:“将军,异人虽杀不死,但是他的部下是可以杀死的。”

    “不错,这次剿贼老夫要剪灭这异人的羽翼!让他永无翻身之日!”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