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七十九章 陶谦的丹阳兵

    美阳。是汉朝对外交通的咽喉之地,也是丝绸之路必经之地。

    距离长天出陇关已经过了半个多月,他一直没找到太好的机会,只不过绞杀了几股小型的敌兵。

    边章韩遂慢慢将逃散的人马各自收拢回来,召回了大半散兵之后,反贼们来到了美阳扎起营寨,准备再次与汉军对决。

    他们敢这么做的原因,是因为知道董卓不会在用铁骑了,他们知道董卓要养寇自重,不会真的对自己这边下死手,至于为什么他们会知道,可能是有些人之间一直心有默契的原因。

    看着大量的羌兵扎起大营,长天知道要凭借自己这点兵马,去冲击羌兵大营,万万没有胜利的可能,所以他暂时偃旗息鼓,连周围的小股敌人都不去打了,静待时机的到来。

    历史上美阳的胜利,是因为一颗流星,这和光武帝刘秀的昆阳之战,颇有异曲同工之妙。

    刘秀的陨石正好砸在王邑的大营附近,吓得几乎所有敌兵,伏地叩首,于是光武大胜。

    美阳的陨石没有落在这边,但是数十丈长的彗尾,仍然吓住了大部分敌人和他们的牲口,于是韩遂等连夜准备撤兵退回榆中固守。

    董卓瞅准了他们撤兵的时机,与右扶风鲍鸿合兵一处,一鼓作气追上去杀了一通,大败敌军。

    当然这是历史,这里就没这种机会了,所以还是要打一场硬仗。

    过了几日,张温与董卓也率军来到了美阳,与敌人相隔数里扎好大营,展开对峙。

    距离敌人这么近就地扎营,显然是没把对方放在眼里,事实上张温确实没把对方放在眼里。

    边章和韩遂自然不会放过这种时机,趁汉军扎营之际冲出,杀了过来。

    而且这次攻击不是什么试探,而是全力攻击。

    所谓试探是在两军对阵的时候,才会试图探明对方的薄弱环节,然后一鼓而下。

    现在这种摆明了是破敌良机,就算再不会打仗的人也不会错过,于是羌兵两翼骑兵全部出动,向张温他们杀去。

    “杀光他们,直捣长安,肆意劫掠三天!”西北豪强出身的北宫伯玉和李文侯两人,毫无顾忌得大喊道。

    边章和韩遂对这种命令还是皱了皱眉,又同时庆幸自己改了名字。

    这俩本来一个叫边允一个叫韩约,虽然他们是被逼当这个反贼老大的,但朝廷不会理会这些,理所当然得署名通缉了他们。

    所以这两人商量了一下,不如改个名字掩人耳目。

    他们各自把自己的字和名换了一下,一个从边允字平章,改成了边章字平允,一个从韩约字文遂,变成了韩遂字文约。

    好在古人取字都与名有联系,或相连,或相对,或者相辅相成,所以改了之后也没什么不合适得。

    经过这段时间的发号施令,让这两人渐渐的习惯了这种权利在握感觉,觉得这还挺不错得,既然现在有了机会,为什么不试下再让权利变得更大些呢

    事实上两人本身也不算好人,当初被逼之后,面对死亡的恐惧被迫答应了李文侯他们,然后竟然还主动修书给金城太守陈懿,让他来赎回自己,结果陈懿一到立刻就被杀了,反贼也趁势攻占了金城,还杀了护羌校尉冷徵。

    对权利的**慢慢充斥了两个人得内心,而韩遂更是在暗中筹谋着,将兵权全部集中在自己手里的计划。

    羌兵们听到北宫伯玉他们的话,自然个个兴奋无比。

    因为边章韩遂为了稳住溃卒的士气,早就把那些可怕得西凉铁骑,不会再次参战得情况,告诉了所有的羌兵和反贼。

    因此现在羌兵们也没有多大的恐惧感了,直接肆无忌惮的向着汉军杀来。

    张温这边当然不会毫无防范,事实上他正等着对方的进攻。

    他迅速把部分士兵集中起来,应对战斗,而剩下的则继续和辅兵、民夫一起修建营寨。

    这次张温没有准备投入所有的兵力,现在还不到一句歼灭敌人的时候,只要打退他们即可。

    他只让自己带来得那数万士卒上了战场。

    原因是张温要震慑一下董卓和他的兵将,以及向陇关原先的那些汉军,彰显下自己的力量,只有这样这些在皇甫嵩、董卓两麾下人听过令得汉军,才能更好的接受自己的命令。

    张温有足够的自信他带来的人,足够胜任这次战斗。

    因为退敌有功已经是破虏将军的董卓,骑在马上眼睛却不知在望哪里,他身边则只有三千飞熊军和他得本部人马,董卓没有任何参战的意思,张温也没对他下令。

    张温的副手是荡寇将军周慎,此人没什么鸟用,当然张温也没指望过他就是。

    “恭祖,看你得了。”张温对陶谦说道。

    “张车骑放心,区区叛贼罢了,谦本部丹阳精兵,足以击退这些贼子。”陶谦抱拳说道。

    “列阵迎敌!”

    陶谦背后的数千个穿着统一精壮士卒,个个神色冷峻,满脸坚毅,武装齐备的他们齐齐向前走去,面对冲击而来的羌骑,一脸得从容不迫,摆开了阵势。

    严阵以待得丹阳兵,没有在一开始就摆枪盾阵阻击羌骑,反而放下了盾牌,拿出了背上得弓箭。

    丹阳兵是个很奇怪的兵种,他们精通弓弩以及刀枪盾,所以出战都带着远程和近战两种武器。

    而且不管使用什么都很熟练,甚至很精通,不愧为特殊兵种。

    当年率领五千步兵大战匈奴八万骑兵的李陵,带得就是五千丹阳兵,由此可见丹阳精兵的强悍之处。

    数千丹阳兵,同一时间,拉满强弓,对着正冲过来的羌骑,抛射而出,然后也不看对面,再次拉满抛射,就这样连续三次之后,所有的丹阳兵同时弃弓,拿起盾牌握紧长枪,以待敌军的冲击。

    在丹阳兵变态的箭雨覆盖下,羌骑死伤颇多。

    羌骑不是西凉铁骑,他们本身没有多少铠甲覆盖,防御力要比铁骑差得多,当然优势是速度比较快。

    但是遇到这种,攻击力显然远超一般射手的箭雨地密集覆盖,死伤者自然不在少数。

    骑兵前军受阻,后军绝不会好受,为了避免踩踏的发生,大部分后军拨转马头,分成两路朝斜刺里冲去。

    他们想依靠速度从侧面,撞进那些丹阳兵的军阵。

    看到这里公孙瓒想要出动了,不过张温阻止了他。

    “恭祖能对付,还不到伯珪你出击的时候。”

    同时张温,也命令两翼,进行援护射击,减少一下羌骑的冲击力。

    经过一阵混乱后,羌骑的前队也缓过劲来,再次朝丹阳兵冲了过来。

    看着那还不到一万的敌方步兵,羌骑们都在想,不过是一些步兵而已,有什么资格和骑兵正面争锋。上次那些骑兵不就冲散了数倍的己方军阵么,这次他们也要这样做,更何况己方数量要比对方多得多,怕什么。

    于是羌骑在三个方向同时攻来。

    骑兵速度很快,碰撞只在下一瞬间,战场上所以的人都看着这里,就连远处一直埋伏着的长天也一样。

    丹阳兵个个右膝跪地,用左臂和左肩抵住盾牌,右手则紧握长枪,将长枪的末端牢牢的抵在地上。

    “轰”

    双方相遇,碰撞开始。

    然而紧接着连续的碰撞而来的,不是丹阳兵得惨叫,而是一阵阵马匹嘶鸣。

    眼前的场面让所有人感到惊讶,只有张温捋着自己的胡须在微笑。

    只有极少得丹阳兵在这次冲撞中被击退,几乎全部牢牢抵住了强大的冲击力,而且无一死亡,所有的骑兵前军都被挡住了。

    后面的部队大惊失色,他们连忙调转方向朝边上跑去,准备寻找机会再次冲回来。

    被挡住没事,只要等前军散开,然后再来一次,形成连环冲撞对方肯定挡不住。

    当然这也就是想得好罢了。

    丹阳兵完美地挡住了这次羌骑的冲击,而且似乎还富有余力。

    “杀!”一直站在军阵中央得陶谦,不等对方反应毫不犹豫得下令道。

    一边倒得屠杀瞬间开始。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