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八十章 白马义从

    丹阳兵每个人都带着一壶只有五支装得箭,一把短弓,三根短矛,一支长枪,一面盾牌以及一把短刀。

    这些装备加一起十分的重,所以丹阳兵身上的铠甲不多,这点和陷阵营完全不同。

    丹阳兵经常出没在山地,所以体力十分充沛,他们足够负担起这么多装备,来一场行军,还能再加一场战斗。

    站在后排的丹阳兵,抽出背后的短矛,朝那些前排那些正勒马稳住坐骑的骑兵用力掷去,瞬间中者无数,不少羌骑落马而死。

    前排的士卒在后排掩护所争取的时间内,从撞击中快速恢复了过来,抄起长枪刺向敌人,长枪断裂的直接拔出短刀进行砍杀。

    丹阳兵得近战能力,绝对是所有步兵中最强的,杀起人来那叫一个干净利落,尤其是羌骑这种靠速度取胜得,身上也没多少防具的兵种,这一通利落之极得配合式杀戮,至少干掉了三四千羌骑。

    “稚然,这些丹阳精兵能挡住我们的铁骑么?”董卓回头问李傕到。

    “这些丹阳兵,在末将看来,如同儿戏一般。主公铁骑,从来无人能挡。”一直在观战得李傕不屑的说道。

    董卓满意的点点头,不再说话。

    远远看着这场战斗的长天也问道:“仲业,我这里你最知兵,你觉得这些丹阳兵如何?”

    “长处不少,但短处也有,不过确实是强兵,但不适合我们落霞军。”文聘肯定说道。

    “是啊,不适合我们。”长天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且不去说丹阳兵得长处短处,他们这种方式就不合适落霞,长天觉得单一兵种才是最适合落霞步兵的兵种,比如重装步兵,就像陷阵营那样,还有强弩兵等等。

    但是大量建立这种重装步兵,需要绝大的资源,因此长天心里也越发迫切得想要开辟夷洲了。

    “你们都仔细看好,这些人很可能在以后会成为我们的敌人。”长天说道。

    李然三人一听,心中凛然,立刻更加仔细的观察起来。

    吃了个大苦头的羌骑,在外围调整了态势,开始用骚扰的方式,依靠速度,贴近丹阳兵进行攻击,他们要学狼群一样,一块块撕下对方的肉。

    骑兵被步兵逼迫成这样,其实也没什么脸面去说了。

    “贼兵看来想依靠速度取胜,车骑大人,该是末将出场的时候了。”公孙瓒请命道。

    “嗯,伯珪你去吧,杀得越多越好,越狠越好。”张温点了点头,对公孙瓒说道。

    “所有骑兵随我来!”公孙瓒一声令下。

    大量的骑兵随之从侧翼冲出,其中有五千多乌桓骑兵,还有就是公孙瓒自己的三千白马义从。

    公孙瓒将白马义从分成了两队,一队在左,一队在右,左队向右射,右队向左射,他自己率领乌桓骑兵缀在后面,从中路击杀被白马乱射过的羌骑。

    白马义从防御力不高,但是速度极快,他们只带长枪和弓箭,义从们个个都经过了长时间的骑射训练,极其精通这种马背上的射击。

    三千白马义从以极快的速度,超过中间的丹阳兵,开始了准确度高得变态地骑射。

    就在刚才已经萌生了,己方成功压制住丹阳兵这种错觉的羌骑,瞬间又遭到了迎头痛击。

    羌骑在白马义从的极速乱射下,搞得一时间不知所措,追明显是追不上得,对方速度比自己还快得多,不追就光被对方这么猛射如何吃得消。

    在羌骑还没有想到对策的时候,公孙瓒过来了,他带领着五千乌桓骑兵,朝羌骑猛冲而去。

    羌骑们不得不硬着头皮应对公孙瓒的攻击,不过这也有个好处,与对方骑兵的肉搏厮杀,自然不用担心再被乱射了。

    于是瞬间大量的羌骑也朝着公孙瓒杀来。

    双方立刻混战在一起,乌桓骑兵也算外族,跟这些羌骑几乎属于半斤八两,所以倒也杀得难解难分,对方毕竟数量占大优势,等全部聚拢之后,肯定要占上风。

    但是公孙瓒自然不会给他们聚拢的机会,此时见到肉搏战开始得白马义从,个个收起弓箭,抽出了长枪,开始截杀那些朝战场中间聚拢的羌骑。

    羌骑一看这些只会靠着速度阴人的白马骑兵,竟然选择来近战了,个个兴奋的直吼,争先恐后的向着义从杀去,这种报刚才乱射之仇的大好时机,如何能放过。

    然而白马义从再一次粉碎羌骑们的美梦。

    义从速度无双,骑术精湛,射术精准,但最值得称道得还是他们的马战。

    这种极速的跑动义从们本身自然早已适应,但是作为第一次敌对的羌骑完全无法适应过来。

    白马义从手中的武器甚至很少和对手交击,刺突扫每一次几乎都有敌人,应声倒下。

    在义从们以快得让人惊讶地速度,杀死了最近的一批敌人之后,后面的还在赶来的羌骑顿时大惊失色,这哪里是只会阴人,艹!这正面杀起人来,比阴人还猛。

    “不要怕!靠数量堆死他们。”羌骑里还算是有清醒的人,立刻出声提醒道。

    于是得到提醒的羌骑们一个激灵,随即开始凭借数量优势包围这些可恶的敌人。

    然而白马义从的速度,根本不是他们能包抄得。

    于是乎之前羌骑们,想用在丹阳兵身上地骚扰战术,被白马完美得复制了过来,如同一个狠狠地巴掌甩在了羌骑们的脸上。

    而正在羌骑与公孙瓒的兵马杀在一起,或者说纠结在一起的时候,陶谦赶到了。

    这才是真正的汉朝时期的骑兵战术,步骑配合血腥杀戮。

    像是董卓那种蛮横的战术,在汉朝其实是没有的,公孙瓒和陶谦的配合才是此时的正统战术。

    能武装出那么一支厉害到变态得西凉铁骑,由此可见这董胖子到底抢了多少钱。

    羌骑对付丹阳和骑兵任何一方都已经够呛了,如何还能对付两方联手,一见情势不妙他们立刻想要撤退。

    白马义从的强悍之处,于此时才真正发挥了出来。

    他们依靠速度,配合乌桓骑兵瞬间切断了敌方部队,将一半人强行滞留,而放走了另一半。

    陶谦和公孙瓒竟然是想在这里毁灭掉一半的羌骑。

    “好大的胃口,好强的自信。”长天淡淡说道。

    “仲业,你说他们能成功么?”

    “不能,反贼还有部队,此时汉军军容不齐,决战并不利。”仲业说道。

    果然羌族的部队开始全部压上,他们自然不能坐视自己的骑兵被吃掉,对方的战斗力显然已经远超己方的预料。

    张温也率军前行列阵,但他不是想决战,现在不是时候,看到已经差不多的张温,慢慢召回了公孙瓒和陶谦,得以幸免的羌骑,才极度狼狈地回到阵中。

    两方在战场开始对峙,而战场的中间则散落着无数羌骑的尸体。

    对峙持续没多久,两方都开始缓缓后退,这次进攻以羌兵完败结束。

    “文约,为何不让我下令决战?汉军兵力并不完整,我等不是没有机会。”边章问道

    “平允有所不知,刚才探马来报,我军侧面还有一支人马,在虎视眈眈,若是决战他们从侧翼杀来,对我军极其不利。”韩遂对边章说道。

    “原来如此。”边章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远处地长天失望得看着退回营寨的双方,说道:“可惜了,算了下次再说。我们走,这仗估计要打一会儿了,先找个地方埋锅造饭。”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