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八十一章 主动来投的人才

    “对了守诺,我们还有多少粮食?”长天问道。

    “回禀主公,我们还有三日存粮,已经着人去附近购粮了。”李然说道。

    长天拥有自主攻击的权利,又经常到处流窜,自然不会与陇关联系,所以粮食什么的都是自己想办法。

    幸好作为东汉阵营的官军,与沟通起来还是比较方便的,再加上长天出的价钱也比较高,所以无需多少口舌,人家就把粮食卖给这边了,当然如果没有军职就没这么简单了。

    现在长天队伍里也没有文士,这种琐事他都交给李然,李然现在就相当于兼职了主簿,就是吕布一开始的那种。

    长天也自己可以用得人才还是太少。

    落霞城的书院建成才一年,长江两岸的运输与摆渡,更是最近几个月才慢慢发展起来,因此书院里也没多少学生,学成的可用之才更是一个没有,一切都需要时间的累积。

    然而就在长天感叹自己麾下人才太少的时候,他的名声第一次发挥了真正的作用,竟然有人才来投靠他了。

    李林看着眼前这个年轻人,实在年轻了点,这连二十岁都没满吧,李林还是很有礼的问道:“请问阁下高姓大名?”

    李林面前的这个年轻人,长得比较普通,但双目颇有精神,一身儒士皂袍十分合身,举止也很是得体,像是个饱读诗书的人。

    年轻人微笑着,拱手说道:“回老先生话,在下九江蒋干,久慕长县令盛名,特来投奔。”

    “哦,原来是蒋干先生,久仰大名,请进请进。”李林虽全然没听过蒋干大名,不过还是奉承道。

    随后李林就把蒋干引进了府邸好生招待,让他安心等待长天凯旋归来。

    长天还不知道,演义里坑了曹老板八十三万大军,且毫不自知地九江蒋干来投奔自己了,当然他就算知道也不可能会嫌弃,人反正少,凑合着用吧。

    他经过这段时间的独立领军,长天才算真正的了解到,古代打仗地不容易,粮食太重要了,军粮跟不上只有死路一条。

    怪不得曹操老喜欢断人粮道,这粮道实在太重要。

    长天突然想到,自己这万八千人的粮食,自己都得愁一会儿,这羌兵的几十万大军消耗,比自己这边肯定要大了去了。

    对方不可能将这么多人的粮食,全部屯在营寨里,这种事没一个人会干的,肯定是从别的地方运来。

    那么自己也断一回他们的粮道?

    长天如此想着,随后他打定主意就这么干。

    现在战场的势态没和自己的一些构想吻合,这种平原大战自己想要斩获大量功勋,很难办到。

    毕竟之前的丹阳兵和白马义从的厉害,长天已经算是见识到了,虽然羌骑实在太蠢,但也足够能反映出这两支特殊兵种的厉害之处,想从他们手上抢足够的功勋的确很难。

    而他的后手暂时还没法发挥作用,他让王二带着皇甫嵩的首级去投奔边章韩遂,这是大功一件自然没说得,只是不知道他人被分到了哪里。

    断对方的粮道这是自己现在可以干的事儿,对方的屯粮处不知道在哪里,就算知道也必然有重兵把守,去了也不一定有效果,反而让对方提高警惕,所以抢劫他们运输得粮食是不错地选择,护粮队总不可能出动几万人吧。

    长天下令让快马分散出去查探,不到半日弄清了对方的动向,对方正有一批粮车在运输途中。

    一处林中长天望着远远而来的护粮队物。

    “怎么这么多人?”长天眉头微皱。

    数百辆车子护送的人竟至少有两万五千多。

    “主公,这次他们人多,要不我们偷袭下一趟?”王四在边上建议道。

    “胡说八道,这次人多下次未必就人少,哪有不战先怯得,你小子是想挨军棍了吧。”长天低声骂道。

    王四缩了缩脖子不敢再说话。

    “主公他们停了下来,好像是发现有埋伏了。”李然突然说道。

    长天没有意外,自己万八千人在一起,里面还有两三千骑兵,被发现了也正常。

    伏击战不成就来场硬得。

    陇关前的一战,自己这些兵根本没打畅快,就被那些变态的西凉铁骑给搅和了,这次正好来一场热血澎湃的战斗。

    “众军听令,文聘你引本部继续埋伏,看我号令再趁势杀出,其他人随我出发。”长天带着人马来到了大道上,面向敌人摆开了军阵。

    长天也没想要真的和对方死拼,这种你死我活的战斗,有便宜不占很没道理。

    他带大半人马出阵,让对方以为伏兵尽出放松警惕,然后文聘找机会趁势杀出,这样显然更有利。

    来到路中间的长天向对面大声喊道。

    “尔等听真,我只要粮车不要人命,速速放弃粮车,这些就留给我了,劳驾尔等回去再拉一趟吧,算我欠你们个人情,放心,我保证绝不追杀。”

    “放你娘得屁!杀光他们!”对面领头的将领骂道,带着部队就冲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我跟你好好说话你却骂我。”长天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“上!杀他个痛快!”长天随即一声令下。

    “诺!”李然和孙大力人齐齐应声。

    李然引骑兵在左,孙大力引步兵在中间,同时向敌人杀去。

    双方的士卒战在一起,但是按照长天地吩咐两人都没尽全力。

    羌兵那一方人多,慢慢开始围上来,想包围住孙大力的步兵,吃掉这些步兵之后,在对付骑兵。

    孙大力清楚对方的意图,他只是一边示弱,一边开始慢慢后退。

    而李然的骑兵也一直只是在边上牵制和骚扰对方,并没有对敌人造成太大的伤害。

    这些举动自然也让敌方将领的心中,看轻了两人。

    “就这点实力,还学人劫道,老子劫道的时候,你们还在吃奶呢。”那将领不屑道。

    “给我全部压上去,杀光他们,大帅自然重重有赏。”

    孙大力带兵加快了后退的速度,事实上这种战斗中的慢慢退却,说起来容易实际在战场上却很难办到。

    也幸好孙大力这段时间一直在跟文聘学习,并且配合着落霞军极高得凝聚力他还是勉强做到了。

    长天看着孙大力的表现点了点头,这莽汉也在刻苦努力地学习进步着,一夫之勇终究是有其极限,就算是二爷三爷也有极限,真正得名将几乎都是带兵十分厉害的角色。

    就连吕布这种天下无双的猛将,他除了单挑强大无比之外,他本身也是个绝对第一流的骑将,这点毫无疑问。

    关羽张飞不像吕布,早在并州就积累了足够得经验。他们跟着刘备蹉跎半生,是真正在一次次的失败中才成长起来。

    像一开始剿黄巾的时候两人只是自身猛得过分,要说带兵经验还真没多少。

    没多久孙大力到了退到了文聘埋伏的地点。

    随着长天令旗一挥,文聘从羌兵右方突然杀出。

    这让早已放松了警惕地羌兵,顿时惊慌失色,阵脚大乱。

    而就在羌兵准备分兵御敌地同时,中间的孙大力与左边的李然一齐发力,配合文聘开始猛攻敌人。

    在这三方突如其来,如暴风骤雨般的攻势下,羌兵阵营瞬间崩溃。

    长天面露微笑,看着那几百车粮食,这段时间不用再愁粮食了,一下就抢了这么多,吃一碗倒两碗都足够。

    “烧掉大半,其他带走。”战斗结束后长天下令道。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