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八十二章 强袭后营

    一连多日,平原上的大战仍然在继续。一开始差点在张温手里吃了大亏的羌兵,变得极为小心翼翼,慢慢试探着对方,这种谨慎也让张温暂时找不到太多机会。

    到了后来,一直没试出对方弱点的边章,索性将大营紧闭,坚守营寨很少再出战。

    最近这段时间他们有其他事要做,长天骚扰式的劫掠让对方烦闷不堪,边章要干掉这只可恶地老鼠。

    这段时间长天经常打对方运粮队的注意,一开始还真成功了两三次,但是后来就不行了,被劫过几次后对方显然也变聪明了,边章特地加派了重兵保护粮车,长天也只是偶尔得骚扰下。

    再接着规模不大的几次,全部都是诱饵,识破对方的长天就没再去理会。

    同样找不到好机会的他,直接带兵扫平了一个附近的马贼据点,然后鸠占鹊巢住了下来。

    西凉这地方就是马多,连马贼都挺富裕,一个据点也有个上百匹战马,长天自然乐滋滋地收到囊中。

    “主公,这次运粮的又是那个阎行。”李然来报说。

    “是吗,那就不去了。你让人去探探附近还有什么马贼,咱们去扫平了。战马放他们手里太浪费,还不如我们来用。”长天无所谓的说道。

    那个阎行是韩遂的女婿,勇猛异常,对方现在年纪不大,二十岁都不到,显然还不到巅峰。

    但就是如此,都能几回合逼退李然,只有李然和孙大力合力才能勉强抵住。

    因此长天对打这个阎行,提不起多大的兴趣,自己兵力少,打这种斗将勇猛的货色不太好打。

    毕竟这阎行是差点把马超抽死的猛将,不是一般人,虽然那场单挑有种种因素在内,但也能从侧面反映出这阎行的强悍。

    长天自然而然的把目光转向了,既好打又有油水的马贼身上,西凉这片土地,其他不多就贼多,而且还大多是马贼。

    时间仍然在一天天过去,长天铲平了大大小小数十个马贼据点,队伍里的马也越来越多,虽然新来的连一匹良马都没有,但那终究也是马。

    长天都有些羡慕西凉的玩家了,凉州这么大的地方,该有多少马贼,这么多马贼一个个铲平,又该有多少马。

    事实上这是他在瞎想,凉州的玩家并不少,但是领主玩家很少,成气候的大都在边远地区,因为太乱了。

    这地方到处是马贼、强盗,还有羌人和胡人,势力又纷乱不堪,里面的关系更是错综复杂。

    一旦领地保护期一过,就有被连根拔起的可能,因此绝大多数领主都捱不过初期阶段。

    而且几乎每一批马贼背后都有自己的势力,也就是现在这种大战乱时期,要是在平时像长天这样的扫荡,早就有人纠集大队人马,来剿灭长天这种强盗了。

    平原上的局势,也终于慢慢开始发生了转变,因为董卓要参战了。

    董胖子这段时间,根本无心战斗,整日待在自己的大营里都不出来,连张温召他也爱理不理。

    孙坚两次向张温建议,要弄死这胖子,但都被张温拒绝。

    张温不敢针对董卓,至少不敢在这里动他,不过张温没办法不等于别人没办法。

    他上疏灵帝连参了董卓几本,随后灵帝的诏命直接下到董卓处,才算让这个胖子准备挪一挪自己的屁股。

    “文优,陛下命老夫要大胜贼兵,不然就继续当河东太守。他娘的,那个河东太守,当得老夫都胖了几圈,老夫不想再去了。你说怎么办?”董卓对李儒说道。

    “主公,那咱们就打一次,只要再次把韩遂他们打退,逼他们分兵四散,主公就可以自行领军追敌,不用再跟张温一起了。”李儒笑了笑。

    “这边章他们坚守不出,怎么打?”董卓看向李儒问道。

    “哦,对了!异人骂阵很有一套,让他们去。”董卓突然一拍大腿,大笑着说道,就像是突然想到了极妙的点子一样。

    “不不不,这个不大合适。小婿自有办法。”李儒慌忙摆手。

    李儒嘴角抽搐,他是领教过这异人骂阵的,这纯粹是激励敌人的士气,把自己往死里坑。

    “哦?你有什么好办法么?”董卓好奇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主公放心,一切小婿自会办妥,交给小婿来便行了。”李儒笑了笑。

    “那这事就交给你了。对了,你把西凉势力地图给无垠送一份去,让他去打别人的马贼,别总盯着老夫的打。要马老夫送他些便是,培养些能办事的马贼也不容易。”董卓说完,一挥手让李儒退了出去。

    两日后,长天所在的马贼营地。

    “这是董胖子的信?他怎么知道我在这里的?”长天看着李然手中的信疑惑道。

    “董卓在西凉经营多年,想必耳目众多。”李然想了想说道。

    “也是。”长天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董卓这是要打仗了么?让我强攻地方后营,然后他和张温在前面猛攻。”长天说道。

    “主公,我们这点去猛攻羌人营地恐怕不妥。”文聘皱眉说道。

    “董胖子信上说,到时他会遣李傕引三千飞熊到后面来助我,减轻我军压力。”长天说道。

    董卓的话他还是相信的,既然董卓打定主意,要攻一波并且邀请自己助拳,自己当然要帮一把。

    这种声东击西也算是很普遍的战术,用在这里也正常,有了三千飞熊军的帮助,根本不用太担心伤亡过大。

    文聘和李然还是皱了皱眉,不过没再说什么。

    长天立刻让所有人休息,准备晚上的大战。

    黄昏降临,红霞漫天,暮色下地夕阳,正努力挥洒出今天最后一片光芒,干燥的大地被覆上了满满一层金黄。

    士卒们正在煮饭,一个个的都很兴奋,等待着即将来到的大战。

    吃完饭后长天带队出发了,朝着羌兵的大营后方,快速行去。在夜色的掩盖下,他们的行军速度极快,只用了一个多小时就来到了,羌兵的大营。

    由于连日来没有什么战斗,羌兵的警惕性也降到了低谷,尤其是大营后方,后方都是粮车来的方向,根本不虞有敌人。

    长天的队伍他们也知道,但是对方那点兵马还能来攻营不成?显然他们不相信这点。

    但是长天真的来了。

    “文优,你的办法就是夜袭?”董卓看着身边的李儒疑惑道。

    “还有声东击西,董公放心今晚,只要后面战起,敌军将兵力分散到后方,然后再让李傕将军的飞熊军从正面冲击敌营,必能一举破敌。”李儒微笑道。

    董卓点了点头,他既然交给李儒去办,自然相信对方的能力。

    “对了,后面领军者是谁?此战过后,老夫要重赏他。”董卓再问。

    李儒笑了笑说:“张车骑的人。”

    “那算了。”董卓甩了甩袖子,一脸晦气的说道。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