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八十三章 擂鼓叫阵

    长天伏在远处,静静的看着羌兵大营,大营灯火通明,四周却黑漆漆的,根本不知道董卓的兵来了没有,不过长天相信董卓不会骗他,至少不会这种时候骗他。

    双方约定的时间已经快到了,董卓让他先攻,然后三千飞熊,会从斜刺里杀出,攻对方一个措手不及。

    “准备杀过去。”长天起身说道。

    “主公,我还是觉得直接攻过去十分不妥。”文聘担忧道。

    “不必担心,董卓没有骗我的理由。”长天摆手道。

    “那如果不是董卓写的信呢?”文聘问道。

    长天听到这话,瞬间一个激灵。

    是啊,自己可从没想过这层。万一不是呢?

    他突然联想到,之前就觉得李儒看自己的目光带着点异样,如果自己不是和np接触多了还真看不出来,这种异样正是对方发现自己这个外人,竟然能在一定程度内,左右董卓想法的时候开始的。

    万一是这个阴人的诡计,要对付自己呢?

    长天越想越不对。

    来援助自己必须得绕开对方的大营,那么为什么要用李傕的三千飞熊军,这种既应该留作当攻坚力量,又容易被敌人发现得部队呢?

    如果换做自己,要在不被敌人发现的情况下,绕道敌方后面援助别人,按照常理就该是更容易隐藏的轻装步兵,而不是走两步就浑身响的重装兵种。

    艹!李儒在阴我。长天心里暗骂,他现在十有**肯定了这件事。

    “幸得仲业提醒,险些使大军涉险。”长天心里感谢文聘,对他说道。

    “聘食主公俸禄,自然要为主公着想。”文聘说道。

    边上的李然好像也想明白了什么,他问道:“主公,那我们现在如何?退军么?”

    长天静静的想了想。

    对方既然骗自己来攻营,没必要让自己白白送死,而对这种机会不加利用。

    再者自己也不是傻瓜,看到援兵久久不来,肯定不会继续死撑下去,必然会选择跑路。

    这种不能一下搞死自己,又与自己平白结怨的事,不是一个合格得谋士该干地。

    所以长天料想对方一定会在羌兵后营,大战开启之后,趁对方调集部队防御营后之际,用最强大的力量一举冲破营寨,赢得胜利。

    而且对方真正地阴招,根本不是指望自己在这里死撑到最后,而是在前营他们强势击溃了羌兵后,把羌兵全部赶向后门。让自己和自己的部队,彻底淹没在这些数量庞大的逃兵洪流里。

    试想下数十万羌兵全部向自己这里没命的逃跑,那么拦在路上的自己这点人马,岂不是会被对方视为,妨碍对方争取活下去,这种最低限度权利的巨大的必须逾越的障碍,他们必然会跟自己死战,而且还会爆发出莫大的潜力!

    而因为周围羌兵太多,自己一时又没法跑掉,到时候定然死无葬生之地。

    艹!太毒了!!

    想明白的长天,差点破口大骂。

    长天此时敢打赌,这李儒一定跟张温通过气了,反正张温对自己是绝没好感的,肯定愿意配合李儒,死命攻击羌兵前营,把他们击溃,然后赶向后方,再然后彻底弄死自己。

    这特么既能赢得胜利,还能赶跑敌军让董卓继续养寇自重,又能除掉自己这个祸害。

    玛德简直一石三鸟!

    长天于此时更加坚定了,要把贾诩弄在身边的决心。谋士太重要了,顶级谋士更是重要无比。三国太危险,个个居心叵测,就没什么好人,像自己这种老实孩子,一不小心就会钻入别人的陷阱。

    可惜现在还不是时候,招揽贾诩,讲究地利与人和,要让贾诩主动投靠那还得加上天时。

    三国里长天最推崇的谋主就是贾诩。就连荀攸都还差点,荀攸的谋己还差那么点意思。

    贾诩你几乎看不到他的缺点,除了怕死,不过这真算不上缺点。

    诸葛亮、荀彧都不算纯正的谋主,他们干内政的时候更多。

    吴国那些更是身兼多职。

    荀攸、郭嘉、法正、庞统、田丰、沮授,这些才是真正的谋主。

    但是上面这些人,除了贾诩个个都有缺点。

    贾诩就没缺点么?是个人就有。

    但是你发现不了。

    长天打定注意后快速想着对策,走肯定不行,这里胜利了对自己也有好处,在这里自己拿不到多少功勋,所以换个战场才更有利于自己。

    所以还是得打,不过不能像之前想的那样上去猛攻了。

    “守诺,把军鼓全部搬上来。”长天说道。

    今天是强袭不是偷袭自然有军鼓助阵,没多久几面军鼓都搬了上来。

    “我率所有步兵去敌营左侧挑战,然后守诺你带所有骑去敌营右侧埋伏。在羌兵出来与我接战时,你再从他们后方杀出,争取杀个措手不及。”

    “去吧尽量别被发现,不过就算被发现了也无所谓,就照刚才说的来,短时间内对方很难找到应对方法。”长天吩咐道。

    “诺!”李然带着人悄悄的走了。

    “跟我来!”

    长天一声令下,大张旗鼓的带着所有的步兵,丝毫不遮掩身影,来到了羌营的左前方,摆开了阵势。

    这样也吸引了羌兵的大部分注意力,减小了李然被发现的几率。

    “擂鼓!重重地擂!”长天下令道。

    “咚咚咚!!!”

    在安静的夜晚,急促的鼓声,瞬间传遍了大半敌营。

    “点火!”长天又命人点起几个火堆,在阵前稍远点的地方。

    这样既能让对方发现自己带了不少兵,又不能确切地看清到底有多少。

    羌兵在大营后方的兵力并不多,接到传令兵的报告后,当然都集结了起来。

    快速来到营寨前查看,一看长天队伍好像人数不少,顿时急切的去喊援兵。

    虽然大营里人头攒动,但是羌兵们就是不出来交战。

    这看的长天在心里大骂,要不要这么怂,你不打老子怎么混功勋。

    “靠近点火堆,继续擂鼓叫阵!”长天无奈。

    等长天部队差不多全部走出黑暗后,顿时惹来羌兵们的一阵嘲笑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,才这么点兵,也想来攻营,吃了豹子胆了吧。”

    “我认识这人,这就是那个喜欢偷粮道的老鼠!”有人认出了长天。

    “速去报告!此正是歼灭此贼的大好时机。”

    此时守卫后营的羌兵将领,看着长天的那点部队,心里很是不屑,他再看看营寨内的三万士卒,心里顿时打定主意,出去攻杀长天,灭了这只耗子。

    杀死他可是大功一件。

    “众军列阵!随我出战,剿灭此獠!大帅必有重赏。”那人喊道。

    随即后营大门一开,涌出了两三万,朝长天的六七千士卒杀了过来。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