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八十五章 李儒的心思

    漫天的箭雨,向着长天疾速落下。

    长天冷哼一声,白马瞬间加速,连带着身后的两匹良马的速度,也突然提升了一大截。

    三匹马以白马当先,瞬间冲过了箭雨的覆盖范围。

    正当李儒再要下令时,董卓突然大喊:“住手!”

    董卓看到长天跑过来,满脸的笑意,大声道:“无垠怎会来此,老夫不是给你地图去打马贼了么?你的部曲呢怎么不在?”

    一听到长天的部曲,张温和李儒都看向了长天。

    长天没看这两人,快速的跑到董卓前面,翻身下马,看着董卓的双眼说道:“闻董公于今夜剿贼,长天怎能不来襄助,至于长天部曲已令他们往榆中追贼了。”

    长天说话的时候,一直在看着董卓,观察他的眼神和脸上的表情。

    “好!无垠乃真义士也,有无垠襄助,老夫无忧矣,不过贼势已平,既得空闲,待会陪老夫喝两杯。”董卓也下马拉住长天的手笑道。

    长天看到董卓真心欢喜的表情,知道这事儿没他的份,既然情况已经了解,也没逗留的必要了,至于过节什么时候都能了断,不用急于一时。

    “董公,长天还需赶上我那些军士,改日一定陪董公,一醉方休。”长天推辞道。

    “也罢。文优,将凉州势力图拿来。”董卓拉着长天的手,对李儒说道。

    李儒心中一惊,从怀中掏出地图递给董卓。

    董卓接过后塞到长天手里,说:“老夫知道你最近一直在打马贼,不过你小子打的全是老夫的马贼。这份地图且给你,里面标注的很清楚,老夫培养些马贼也不易。你小子把地图拿去罢,其他人的随便打,少去祸害老夫的。”

    长天一听,脸上倒有了些窘迫,说:“恕长天不知之罪,地图长天收下了,多谢董公,长天告辞。”

    董卓点头,目送长天离去,张温对此没发一言,这次不行反正还有下次,迟早要铲除这个异人的势力。

    李儒也看着长天的背影,心里越发忌惮此人,能隐忍得全是真正的恶狼。

    长天自始自终就没看过李儒一眼,在对方下令放箭的时候,就可以确定是他了。

    他觉得要谢谢李儒,提醒了自己危险无处不在。

    也幸好李儒看不起自己,生怕自己和其他玩家一样,喜欢计较得失不会去夜袭,所以搬出了三千飞熊这样的超级助力,安自己的心。

    如果他信里,只说精锐步卒协助得话,自己恐怕真的会不听文聘所言,直接猛攻了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长天放声大笑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!”

    董卓听到笑声,再次看了看长天的方向,笑道:“这小子。”

    不过随后董卓的脸就冷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回营。”董卓说完,一马当先朝自己大营奔去。

    回到大营后,董卓迈开大步,朝自己大帐而去,一边走一边不回头的说道:“文优,跟我来,其他人各司其职,明天老夫论功行赏。”

    李儒低着头默默的跟随。

    来到大帐后,董卓一屁股坐在大椅上,也不招呼李儒坐下,只是看着站在帐中的李儒。

    李儒后背发凉,头上冷汗涔涔。

    他抹了抹额头的汗渍,拱手轻声说道:“主公有何吩咐?”

    “文优,今夜攻袭敌方后营的,可是长无垠?”董卓的声音很冷。

    此时的李儒压力极大,刚才董卓问自己讨厌西凉势力图时,他就知道董卓想必就已经猜到一二了。

    他懦懦的拱手回道:“回禀主公,正是长无垠。”

    董卓听到后,双眼怒瞪,瞬间压抑之感充斥了整个大帐,李儒身上的冷汗早已浸湿全身,连身体都在微微发抖。

    董卓粗声问道:“文优,老夫不记得何时给过你,可以替老夫做主的权利。”

    李儒瞬间跪了下来,准备开口辩说,但是董卓打断了他。

    董卓沉声说道:“你可知我为何中意那长无垠?”

    这时候的董卓说话时,一改往日大大咧咧的样子,反而十分的威严,这种气势跟他多年领军打仗分不开。

    “咱们大汉,自光武中兴之后,就一直处在宦官干政,外戚弄权,士族专擅,这三方角力之中。”

    “老夫打了大半辈子的仗,到头来也不过是个刺史、太守、杂号将军,你知道这是为什么?”

    “因为老夫是个粗人,因为老夫不是士族,不是外戚,与阉宦更扯不上干系。”

    “儒,知晓。。”李儒低声回答说。

    “嗯,你知道。那你知道皇甫嵩和张温以及朝中百官,为什么厌恶那长无垠么?”董卓问道。

    “异人皆豕犬之辈,岂能与异人并列,百官自然对异人心生厌恶。”李儒回答道。

    董卓听后看了李儒一眼,说:“文优,你小看异人了。”

    “百官乃是生怕,这天神召来的异人分薄了他们的权利,才会如此行事,他们嫉妒异人身上的不死神眷,才会如此行事,他们害怕被异人踩到头顶,才如此行事!”

    “大汉朝衰落了,陛下虽近来有中兴之姿,却根本回天乏术,因为整个大汉早已腐朽不堪。”

    “老夫不在乎大汉倒不倒,老夫只在乎自己倒不倒。所以整个大汉的士族、外戚、阉宦都是老夫可能的敌手,这话是你说过的,老夫也深以为然。”

    “既然异人是百官之敌,老夫为何不去结交?何况这长无垠与其他异人不同,他身上有其他异人所没有的东西。”

    “这次就算了,老夫只当没发生过,不要再有下次,否则休怪老夫翻脸无情。”董卓沉声说完,甩了甩袖子,龙行虎步离开了大帐,只留下李儒一个人在这里。

    李儒站在帐中良久不动,从他的眼神中能够看出,显然没有什么后悔之意。李儒心里正是觉得长天与众不同,才决定铲除其党羽,让他无力翻身。李儒觉得不这么做,将来这个行事不太顾忌的异人长天,必然会成为自己的大患!

    要知道董卓的儿子早就死了,只有一个几岁大的孙女,而牛辅只是个蠢货罢了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的李儒眼中甚至闪过一道厉色,只有大权在握,或者至少大权能被自己左右,自己的抱负才有机会真正施展。

    李儒不知道的是,在他想着这些的时候,贾诩却孤身一人,来到了董卓另一个女婿牛辅的帐中,毛遂自荐要做个文书。

    牛辅是个没脑子的人,一番对答下来,顿时拜贾诩为天人,要拉他总参自己的军事。

    只是贾诩一再表示,自己只要做个帐前文士便可,牛辅只能答应了他,不过仍然待贾诩甚厚,其大方之处跟董卓有的一比。

    几天过后李儒知道了此事,随后把某些谋划暂时放了下来。

    贾诩这个人让他有些忌惮,连他都不清楚这人在想什么,当董卓要把贾诩给长天时,李儒甚至一度起了杀心,只不过他一直没有机会罢了,然而现在贾诩却跑到了牛辅的帐下,李儒不得不慎重。

    如果长天能知道李儒心里想法的话,他一定会哈哈大笑。

    董卓可是现在这个世界上最粗的大腿。这个乱象已显的世界,好不容易抱上粗大腿的贾诩,怎么会容许他轻易的倒掉。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