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八十六章 盖勋

    长天骑着白马带着两名宿卫,一路追上了自己的部队。

    他的部队自然是去汉阳的而不是榆中方向,汉阳在南,榆中在西,根本不是一个地方。

    他之前只不过是在人前随口胡说八道而已。

    张温和公孙瓒朝榆中一路猛追,自然也就遇不到长天的部队,张温得知后大骂长天狡猾,只有孙坚面无表情只在心里暗自嗤笑,这个异人岂是那么容易对付的。

    长天与部队汇合后,并没有下令死追,反而远远吊在羌贼的后面,也不攻击。

    只是让对方知道身后有追兵,一直吊着对方的脑神经,这样下去用不了多久,这些溃兵自然就会风声鹤唳草木皆兵,到时候再打肯定事半功倍,这和草原狼群百里追踪猎物差不多是一个道理。

    不过事情发展总不是那样尽如人意,羌兵竟然遇到友军了。

    句就种羌的首领滇吾,正在围攻朝廷新委派的护羌校尉夏育。

    夏育本来是个不错的将领,后来和匈奴中郎将臧旻就是臧洪的老子,以及破鲜卑中郎将田晏也是田畴和田豫的亲戚,分兵三路一起打鲜卑,结果大败而回,兵马损失了七八成,三人全部被削为了庶民。

    现在凉州乱起,夏育又被重新起用,让他做了护羌校尉,结果这校尉还没做多久,他就被滇吾堵在了一个官方草场中。

    夏育兵少被羌人围着猛揍,已经快吃不消了,幸好此时刚当上汉阳太守的盖勋,率领军队前来救援。

    虽然盖勋率领的士兵不多,但是盖勋本人十分的很厉害,很会打仗而且为人正直,大义凛然,很得人心,带领的部下都是敢死之士。

    盖勋的到来也让已经危急万分的夏育,看到了生存的希望,开始拼尽全身的力气率众突围。

    盖勋确实很勇猛,带着不多的兵力,硬是破开了羌兵的阵型,朝着被围困在中间的夏育冲去,准备救出对方。

    然而意外又发生了,被长天一直追着的那些溃兵到了。

    这些羌人,一看到老乡,那是个个泪流满面激动万分,这总算是有活下去的希望了。

    他们都想扑倒滇吾的身上大声的哭诉,你不知道我们后面那个狗娘养的到底有多恶毒啊。。。连兄弟们大号的时间都不给啊。。。

    当下两边羌兵一合力,顿时让刚看见点希望的夏育立刻悲剧了,而盖勋再勇猛毕竟兵少,根本挡不住两面夹击。

    夏育直接在乱军中嗝屁,带着他重振旗鼓建功立业的梦想撒手人寰,留下盖勋一个人在那里死撑。

    盖勋被打的手下兵卒死伤惨重,到了最后身边就剩下了百多个兵,他身上也中了数剑流血不止,被大量羌兵围住了一个小山丘上。

    盖勋并没有放弃,他将百十个兵召集起来,组成了鱼丽之阵,以他自身为战车锋头,所有士卒以伍为编制,列在身后。

    盖勋大喊道:“今日勋将死于此处!我送诸君突围!!”

    “愿随大人赴死!”那些士卒却没有愿意逃跑的,个个双目通红竭力喊道。

    正当盖勋准备再次冲杀时,句就种羌的首领滇吾喊道。

    “慢!盖太守乃是贤人,不可加害!”

    盖勋怒骂道:“犯上逆贼,何识贤愚,吾当杀汝!”

    滇吾以前受过盖勋不少的恩惠,一时之间有些犹豫,也正是在他犹豫的时候,长天到了。

    长天带着他的部队,不急不慢的前进着,他估摸着那些羌兵差不多也快要崩溃了。

    忽然他看到前方有战事,立刻加快了脚步,随后就见到了正在对峙的盖勋和滇吾。

    见到长天军队的羌兵自然,把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了长天这边。

    而盖勋此时则大喊道:“可速击贼,吾必拼死助君!”

    长天看着眼前的这些羌兵,数量倒是不少,起码四五万,但是一半都是,自己一路追来的逃兵,不足为惧,对方真正能战斗的其实也就两万人,而且经过大战军容不整,能赢!

    他立刻准备下令攻击。

    这时候一直在观察长天军势的滇吾,对着长天开始喊话。

    滇吾说:“此是汉阳太守盖勋,若是他死皆是你所害。”

    滇吾毫不犹豫把曾经的恩人盖勋,拿出来当挡箭牌,因为他觉得长天的部队不太好打,没必要死拼。

    长天知道盖勋,这也是个青史留名的人,反正有传记的都不会是简单货色,于是他想了想说道。

    “既如此,也罢。速将盖使君送出,我可以暂时罢战。”长天看着滇吾,脸色平淡。

    “休要胡说,汉贼不两立,怎能因盖某一人罢战!彼兵多已疲敝,正是杀敌之大好时机,此时不战,更待何时!!”盖勋大叫道。

    滇吾和长天都没理睬盖勋,滇吾说:“某家怎么相信你的说辞,万一你反悔如何。”

    长天看着滇吾,一本正经的说:“我这人向来说一不二,从不骗人。你信也好,不信也罢,与我无关。你若不放盖使君,我必率军与你决战!”

    长天的语气斩钉截铁,他的脸色,他的语气,瞬间使长天的可信度拔高了数个层次。

    滇吾皱着眉,死盯着长天的神色,长天自然面不改色,滇吾始终觉得这个异人不大可信。

    就在滇吾思考的时候,盖勋忍不住了,你既然不打,我就逼得你打,他反正在刚才就已经做好去死的准备了,盖勋喊道:“诸君,随盖某杀敌!!”

    盖勋一声大吼,就带着百多个人朝羌兵冲杀过去。

    滇吾一看大惊失色,要是盖勋死了,这个异人必然会和自己一战,岂不麻烦,于是他大叫道:“让开!快让开!让他冲出去!”

    在滇吾的大喊之下,羌兵瞬间分开,一条宽敞的大道,根本不理盖勋,让他带兵冲了出去。

    冲出来的盖勋,也没真的再回去杀反贼,他是不怕死,但不代表要带着自己的兵一起死。

    盖勋准备到长天那里,去鼓动长天击杀敌军,这个异人的麾下显然都是精兵强将,定然能一举击溃这些句就种羌的反贼。

    看到盖勋已经跑到长天那里的滇吾立刻喊道:“盖太守已安然放回,现在我等两边是否罢战?若是汝非得一战,某家必倾力杀汝!”

    滇吾这一喊,羌兵们立刻组成了多个方阵,一直朝向了长天他们,连带那些一直在溃逃的羌兵,也摆出一副视死如归的气势,死盯着长天。

    长天听到后,朝着对方看了看,看见那些虚张声势明显在死撑的逃兵,长天顿时笑容满面。

    他对着滇吾露出了一口洁白整齐的牙齿,说道:“我之前就说过了嘛,我这人最讲信用,从来说一不二,说罢战那就罢战。尔等完全不必如此紧张,我长天虽然是个异人,但是素来敬重英雄,我就喜欢和英雄豪杰在战场正面对决,不喜欢那些阴谋诡计。诸君尽可放心。”

    “我呸!”那些羌族败兵在心底齐齐怒骂,玛德逼得老子们连吃饭大号的时间都没有,你特么是最喜欢阴谋诡计才对。

    “我呸!”这时有个人的骂声,却破口而出。

    这人正是盖勋。

    他骂道:“汝这厮,怎如此迂腐!汝还是不是异人???怎地一点都没有,异人那种卑鄙无耻地秉性!此时不杀敌,何时再杀!汝不去,我自去!”

    他说完就要一个人冲,结果被他自己身边的那些兵给死死拉住。

    “来人,把盖使君,送下去休息,他累了。”长天淡淡的说道。

    王三王四立刻捂着盖勋的嘴,应声把他拉了下去,盖勋确实够勇猛,就算是大战了一场,体力几乎耗尽,但是光王三王四两人,竟然还仍然拉不住他,结果倒是盖勋自己身边的兵,帮了大忙,才把盖勋拉了下去。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