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八十七章 信用是对自己人讲的

    滇吾看到长天把盖勋这个激进分子给押了下去,倒是在心里相信了长天几分,当然他也没放松警惕。

    滇吾大声说道:“双方既已经罢战,汝为何还不退走?”

    长天不屑的瞥了对方一眼,嗤道:“笑话,我身为大汉将领,正是准备再此畜官之地扎营,尔等皆为贼寇身在这汉家草场,却问我为何不退,是何道理?”

    滇吾一时语塞,本来他就是到这里来突袭夏育的。

    这片畜官是一片极大的草场,里面生活了很多牲口,有放养的,也有野生的,其中牛羊居多,也有不少马匹。

    夏育刚来此地,手里没多少兵,就想过来弄些马匹组建骑兵,方便剿贼。

    已经反叛地滇吾得到消息之后,当然不愿好过这种机会,不然等护羌校尉实力壮大之后,岂不是更难对付。

    所以就带人来这里攻杀夏育。

    他可没有抢占草场的意思,这里没太大的油水,根本没有特意占领的必要,攻下汉阳郡,这里的一切都是他得,不用着急。

    滇吾想了想说道:“既如此,那我方先退。若是尔敢趁势来追,我必与汝不死不休。”

    滇吾开始指挥羌兵慢慢撤退,丝毫的没有放下对长天的戒心。

    等退到很远后,滇吾才下令,原先的那些溃兵在后,自己率部在前,开始迅速离去。

    那些逃兵不是他句就种羌的,就算长天追来,死掉些也没有关系,只要自己的部队不损失就行了。

    远处的长天看到之后,哈哈大笑。

    “他保持刚才那样撤退,我说不定还真有可能休息一会晚上再偷袭,现在他竟然让溃兵断后,这是自寻死路,你自己蠢可怪不得我。”长天笑道。

    “全军听我号令!准备出击!”长天喝道。

    “你不是喜欢讲信义么。喜欢正面对决么?怎么又要追敌了?”这时盖勋又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哈哈,盖太守说笑,信用是对自己人讲的,长天从来不与敌人将信用。军情紧急,此战过后长天再向盖太守赔罪。”长天笑道

    “敌军已成颓势,此正是大好时机。与我全力追敌!此战收获除马匹外都归个人所有!!”

    “杀!!!”整个落霞军顿时欢呼大作,个个叫嚣着向远处的羌兵冲去。

    打这种顺风仗,对于身经百战的落霞军来说根本没有压力,而且这次收获全归个人,他们自然更加兴奋。

    滇吾一听到喊杀声,回头看去顿时大怒:“你这不守信用的无耻之徒!你以为某家会怕你?全军听令!后队变前队,与我迎敌。杀他们一个片甲不留!”

    不过滇吾明显高估了自己的指挥能力。

    一个数万人的部队,想要下达命令时很费时间的,光靠嗓子喊,能把人喊哑了,所以古时战斗,大都以旗帜为号,也因此斩将夺旗,一直是种大功劳。

    滇吾的人是看得懂自家首领的旗号,但是那些溃兵看不懂啊。

    他们全然不知道是什么意思,最主要的他们一直在逃跑,好不容易远离了那只狠毒的豺狼,现在却又开始追了,怎么能不害怕。

    谁还会去听,一个本来就不是自己上司的人的命令。

    那些溃兵一回头,看到那个王八蛋的骑兵队已经快冲过来了,顿时谁也没了抵抗之心,全部没命的跑前跑去。

    他们这一跑也就跑了,但是把滇吾给害苦了。

    滇吾此时看的是目呲欲裂,数量几乎和自己部队相当的羌兵,反冲自己的军阵,而且是一片哭天抢地,只顾逃命。把自己麾下的那些士卒,也给裹挟在一起,开始逃跑了。

    滇吾差点没吐出一口血来。

    “给我杀敌!!!”滇吾嘶声竭力的大喊道。

    但是除了亲兵根本没人理他,而滇吾的亲兵也开始拉着他一起撤退。

    长天的部队,虽然一路上同样也有体力消耗,但是显然要比那些羌兵好得多,而滇吾的兵则经过了一番大战,也消耗了很多体力。

    再加上士气等因素,落霞军的速度要比对方快的多。

    于是一场一面倒的屠杀,开始了。

    已经几乎丧胆的羌兵们,还哪里会是落霞军的对手,一被追上就会被乱刀砍死,这让那些前面的羌兵更加心胆俱裂。

    盖勋也问长天要了匹战马,骑了上去参与到杀敌之中。

    长天有随军医师,再加上他戒指里的道符,和一枚蟠龙果的作用,刚才还几乎半死的盖勋,竟然看上去有些生龙活虎了。

    当然要这么快完全恢复是没可能的,不过盖勋是个急脾气,要去参战,而且因为是顺风仗,让王三跟着后长天也就随他去了。

    落霞军们吊在羌兵后面许久,早已按捺不住胸中的战意,个个奋勇争先。

    再配合李然的骑兵,不断的分割敌人,将羌兵的部队切成一小块一小块之后,大量的步兵在一拥而上,瞬间把羌兵切成粉碎。

    随着落霞军不断的追杀,逃跑的羌兵死伤已经超过了半数,大都是那些一路跑到这里的残兵败将。

    滇吾看着身后的追兵,紧紧咬住自己不放,心知这些人不剿灭自己是不会罢休了。

    这样的跑法,迟早要被全灭,还不如拼死一战,乱中求生。

    滇吾停下脚步,勒令手下士卒,返身死拼。

    现在这种态势,命令已经很难生效,滇吾见状快马加鞭,跑到队伍最前,挥舞大刀连斩几名羌贼的首级,大喝道:“一味逃命,吾等皆死于此地。现今之计,唯有死战,方可得脱。众军听令!随我返身杀敌!再有逃者,斩无赦!!”

    看到滇吾痛下杀手之后,羌兵逐渐都停下脚步,现在为了自己的性命,他们也只能拼了。

    李然看到对方,停了下来,想要返身决战时,嘴角不屑的笑着。

    李然仰天一声长啸,传遍整个战场,他麾下的骑兵个个抖擞精神,跟着李然发起了冲锋。

    自从长天所兑换的丹药让李然使用后,他的武力就超过了90点,自然也就获得了新的特性。

    万人敌:麾下亲卫数量额外增加50名。提高自身麾下兵马士气5点。七阶及七阶以下士兵对自身攻击降低三阶。冲锋陷阵时自身与麾下士兵额外增加25优势。麾下三千名士兵所受敌方五阶及五阶以下士兵的攻击降低一阶。降低所交锋的敌方士气10点,此效果可超过对方士气下限。

    李然拍马加速,发出无穷的杀气,一马当先冲在最前,直奔同样在队伍前方的滇吾而去。

    滇吾见到李然来势汹汹,恍若雷霆,顿时大惊失色。

    李然马快,还没等滇吾作出什么命令,就跑到了滇吾眼前。

    李然的武力,要独斗三国名将显然差不少,但是打这种货色,实在轻而易举。

    根本不等滇吾攻击,李然的枪已经刺到了滇吾面前。

    慌张中的滇吾想要躲闪,但是他刚一晃脑袋躲过这次攻击,李然却飞快的换做单手持枪,像使鞭子一样,将枪头对着滇吾的头横扫过去,一下正好抽在滇吾的后脑上。

    这下自然死得不能再死。

    刚刚鼓起一点勇气的羌兵,看到刚交战首领就死了,哪里还会有战心,连忙再次开始没命的逃跑。

    于是一场注定要被追上,被灭杀的,追逐战在这草原上上演。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