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八十九章 两面夹击

    不管怎么说长天穿帮了的拉拢还是起到了效果,盖勋的心里有了自己的打算,作为盖勋来说他能感觉到长天的真诚。

    望垣县,渭河支流旁。

    “主公,军中粮草已不足三日之用。”李儒对董卓说道。

    李儒对董卓的态度一如既往的恭敬,仿佛并没有因为上次董卓训他而有什么改变。

    董卓看了他一眼,然后问道:“堤坝呢?”

    “业已完毕,只待主公令下,便可撤退。”

    “好,现在就走。”董卓站起来说道。

    这已经是董卓被先零羌围困的第三天了,他奉命追击这些羌兵,一路赶到了汉阳郡望垣县。

    一时不慎反被五万先零羌给堵住,围困在河边,董卓本来也没心思打仗,追敌人也就是走个过场,所以现在他倒是变成了守的一方。

    张温派了几路人马追敌,董卓是一路,荡寇将军周慎与孙坚一路,公孙瓒和陶谦一路。

    其他几路战况如何董卓没心思过问,他反正不想打,不然凭李傕的飞熊军,战胜对方是没有问题的。

    被围住以后,董卓的粮草没了来源,行军打仗一次没法带太多粮食。

    李儒就出了个主意,建造堤坝佯装捕鱼就食,实则过河撤退,大军过河即掘开堤坝,让羌人无可奈何。

    董卓瞬间就点头同意了这个办法,立刻命人筑造堤坝,准备过河。

    到了今天河堤算是建造完毕,支流的河水都被暂时拦截,于是事不宜迟董卓立刻下令,开始渡河撤退。

    远处的先零羌发现,对方不是捕鱼而是撤退之后,立刻前来追赶。

    李儒早已经算好了时间,敌方是绝对来不及的,等这些先零羌到河边,董卓军早已过河,而且可以马上掘开堤坝,让这些羌兵望水兴叹。

    只是出了点小意外,走在最前面的董卓突然听到了点不一样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杀!!!”

    这是汉军的喊杀声。

    董卓皱眉回头望去,发现先零羌的部队后方乱了起来,显然是有人在捅这些羌兵的屁股。

    “是何人在羌兵后方厮杀?”董卓问道。

    李傕用手遮光放眼望去,看了一会后,说道:“回禀主公,是长无垠。”

    董卓一听满面笑容。

    没等他说话,李儒率先提议道:“主公,我等要去援手么?”

    董卓用肥大的手,拍了拍李儒瘦弱的肩膀,赞赏的看了他一眼,笑道:“既是长无垠来援,老夫岂有袖手旁观之理。”

    “全军听令!老子现在决定要剿灭这帮羌贼杂碎!”

    听到董卓喊话的所有人,立刻停下脚步,全部面带兴奋的看着董胖子。

    “张济!”

    “末将在!”张济拱手道。

    “命你率本部兵马,于左路突进。”

    “诺!”

    “樊稠!”

    “末将在!”

    “命你率本部兵马,于右路突进。”

    “诺!”

    “李傕!”

    “末将在!”

    “命你率三千飞熊,冲散敌军!”

    “其余人等随老夫从中路进攻!”

    “此战,务必杀他们个片甲不留!”

    “诺!!!”

    西凉众将早已因为被区区杂兵围困,却不能反击憋的心烦不已,现在听到终于能狠狠地打了,如何不高兴。

    董卓带的部队并不多,也就两万出头,只比长天多一倍而已。

    但是董卓的兵个个骁勇善战,而且凶残无比,这也是被逼急了的先零羌,对董卓围而不打的原因,硬抗真的不一定打得过。

    西凉军发疯了一样,冲向了已经有些自乱阵脚的先零羌,嘴里还不停的叫嚣发泄,活像是一个个的强盗。

    李傕当然是冲在第一个的,整整三千飞熊紧紧跟在他身后,这支部队散发的气势实在无可匹敌。

    他很快到了敌人面前,毫无意外得直冲敌阵,根本没有任何顾虑可言,仿佛面对的根本不是敌人,而是一大群待宰的羔羊一般。

    飞熊军的无畏冲锋眨眼就到了近前,羌兵虽然意识到自己被包了饺子,却拿不出太好的办法来敌对,一片混乱之下被杀得伤亡惨重。

    这一切只怪长天遇到的机会太好了。

    长天刚到这里,就发现羌兵全部向着董卓军追去,根本不顾后方,于是毫不犹豫带队直冲,攻向羌兵背后

    这种情况之下长天甚至不需要董卓帮忙,也能战胜敌人。

    董卓过河后肯定要掘开堤坝,这样羌兵只会被堵在河边,而后背又被自己在攻击,这样就彻底变成了自己把对方堵在河边猛攻,羌兵想不乱都不行。

    全歼虽然不可能,但冲散他们绝无问题。

    不过董胖子还是够意思得,没让自己孤军奋战,也开始了全军突击。

    本来就不知所措的羌兵,又如何能抵挡这种攻势。

    “哈哈,董公。咱们比比两边谁杀的多!”长天大声笑道。

    “老夫可不会输给你!听见没,给老子狠狠地杀!别被对面这小子给比下去了!谁一个都没杀的,军棍伺候!”董卓粗犷的喊道。

    “杀!!!”

    在两边首领的激励下,羌兵们越来越看不到希望,他们恐惧得发现,即便是逃跑也会被对方那些可怕的骑兵,追上杀死或者逼退回来。

    先零羌的首领知道已经无力回天,再战下去只会被全灭在这里。

    “速速四散奔逃!”不得已的羌族首领,下了四散逃窜的命令,只有这样才能保住一些人,而不是等着被全歼。

    “守诺,我要他的脑袋。”长天一指那羌族首领说道。

    李然随即单枪匹马朝那人杀去,与此同时李傕也朝这里杀来,目标显然也是那首领。

    双方的马速度差不多,距离也差不多,不过李傕终究还是铠甲过于笨重,慢了李然一步,被其抢先得手。

    “守诺,骑兵带的不错。”李傕笑着说道,完全没有猎物被抢的不快。

    “能得稚然兄夸奖,某倍感荣幸。”李然对于李傕的骑兵战一直都十分佩服。

    双方在下曲阳和广宗的时候,就建立了一定的友谊。

    那边董卓和长天也聚到了一起。

    “无垠为何会在此地?”董卓问。

    “长天一直在冀县盖元固处休整,离此地不过数百里,听闻董公被羌贼围困,自然想着来助一臂之力,也好赚些功勋。”长天说道。

    “哈哈,你倒是实在。此处已无事,随老夫去帐中坐坐。”

    董卓带着长天,来到为了迷惑敌人而没有被拆掉的中军大帐。

    两个小时之后,董卓才笑眯眯的送长天出来。

    “董公留步,长天这就去榆中了。“长天翻身上马对董卓抱拳道。

    “无垠珍重。”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