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九十三章 大军包围

    众人极其迅捷的砍下,那些倒地不醒之人的头颅,自此除了韩遂那一系的人外,有兵权的反贼首领都死在了长天的刀下,或者说死在了韩遂的算计下。

    长天将所有头颅收进戒指,但是神情没有任何的轻松,韩遂不会放过自己这边。

    只要有点脑子的人,都会选择剿灭自己这个,戕害了大部分反贼首领的仇敌,只因为这样可以能更好的,将所有的兵权牢牢的掌握在手里!

    这种同仇敌忾,报仇雪恨,最后鸠占鹊巢的桥段,自从古时候就不知被人用了多少次了。

    长天除了城主府,果然不出他的预料,所有的路都已经被堵住,不但满是步兵,还在路上左左右右放了不少拒马,这样可以大幅度的降低自己骑兵的机动力,而又不会阻碍步兵进攻或者防守。

    “嗬,这么多人,还真看得起我。看来是想把我全灭在这里啊。”长天自言自语道。

    “主公,末将这就拼死杀开一条血路,护主公突围。”李然出声请战。

    他觉得这种状况,正是他和兄弟营拼死奋战的时候到了,自己的所有都是主公给得,现在还给主公而已。

    长天伸手拍了拍他肩膀,阻止了李然,同时他也在想着办法,如何才能摆脱危机。

    此时远处传来了阎忠恨恨地声音:“异人长天!你也有今日!那日你逼迫老夫修书皇甫嵩,你再借此机会害死了皇甫嵩,不但如此你连老夫也想谋害,幸好老夫得义士相助,不然将死于你手。今日十万大军将你团团围住,我看你还往哪里逃!你等着受死吧!”

    长天瞥了一眼老家伙,脑子继续想着办法,嘴上却也不停:“老不死的,你身为大汉子民,竟然投靠反贼,还妄想出言污蔑!你看看这是什么!!”

    长天把皇甫嵩记录得,那份关于阎忠劝皇甫嵩自立的文书,拿了出来。

    阎忠自然认得,一看之后,老脸抽搐,就要大骂。

    长天不等他开口,说道:“这是你这老不死谋反的真凭实据!我回洛阳就会将此文书递交圣上,你就等着被灭九族吧!!”

    “你!你!”阎忠被长天气得义士说不出话,毕竟确实年纪大了,一时间只能尽力,平复自己的呼吸。

    “好了,异人。何必呈口舌之利,你的大名我也有些耳闻,是条汉子。你杀了我各大首领,今日你必死无疑。只要你束手就擒,我便绕过你手下,只要他们放下武器,我便让他们离去。”韩遂淡淡的说道,一副胜券在握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那是不是要他们把铠甲也脱下?哦对了,最好是让我这些手下,再把自己的双手双脚也绑起来吧??哈哈哈哈哈”长天大笑。

    “韩遂!若非你让人偷开城门让我进来,我又如何能杀得了边章李文侯,归根结底他们还是死在你的手上啊。哈哈哈。”长天大声笑道。

    韩遂听后硬是把自己的怒气给压了下去,自己不能乱了阵脚,反正大势在手,这个长天也翻不出什么浪花来。

    “长天,我知道你在拖延时间,不过这所有的路,都被我十万重兵死死堵住,你就是留侯再世,淮阴重生,也不会有办法,你还能生条路出来?投降吧,我保证会善待你的手下。”韩遂说道。

    长天听到这话,不但没有皱眉,反而眼前一亮。

    “我给你十息时间,再不投降,别怪我手下不留情!”韩遂道。

    “好,那你数吧,我再考虑考虑,记得要说话算话,不然你就是猪生狗养的。”长天一本正经的说道。

    随后长天不再理会韩遂,就在刚才被韩遂提醒,他已经想出办法了,立刻转身对众人说道:“仲业守住路口,准备抵御敌军冲击!大力你带人全力摧毁,城主府的城市基石!!!”

    “诺!!!”

    这是长天突然想到的办法,摧毁城池,让其变成一片废墟,自然就有路可走了。

    这也就是他这种经常摧毁别人家地盘的人,才想得出来,一般人不大会想的到这种阴损的法子。

    不过这么做可能会死不少无辜的npc,长天心里也很清楚,另外三人也清楚,但是没有人提出异议。

    “主公,那我呢?”李然问道。

    “你和所有骑兵,养精蓄锐,一旦城池被毁,立刻带我们冲出重围!”

    “诺!”

    长天从戒指里掏出大把的符箓,让两个宿卫分发下去,以应对接下来,地方如潮水般的攻击。

    “轰!轰!”孙大力和他手下的攻击开始了。

    韩遂看得毛骨悚然,这异人怎么敢这么做,他竟然敢摧毁汉家城池!!

    “尔敢!行此毁城灭地之事!你不怕株连么!!!”韩遂大叫道,这城池被摧毁了他那什么来阻挡张温的大军。

    “行了吧,我是大汉忠良,你是朝廷叛逆,谁毁的城明眼人都能看出来。肯定是你啊,蠢货!”长天不紧不慢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全军听令!杀光他们!!!为死去的大帅报仇!力保城池不失!”韩遂这下真的慌乱了,他是真的相信,长天是要摧毁城池了。

    这种事在皇帝还在的大汉绝对是大忌,别说九族连十族都有可能,可这异人连半族都没有,而自己要是摊上这罪名,那就怎么洗也洗不清了。

    现在他是反贼无所谓,但他还想被招安啊,合法带兵这多爽,要是真被长天摧毁了榆中,只要不换皇帝他是永远无法被招安了。

    “仲业,挡住他们!必须撑住!”长天大喊道。

    “主公放心,聘必力保不失!”文聘大声回道。

    文聘有极大的信心,在孙大力摧毁基石的这段时间内,守住城主府。

    城主府的规模并不大,可攻进攻的地方也不多,自己之前打守兵,完全是因为他们人没多少,不然要花的时间更多。

    这又不是平原,对方兵多进不来又能如何。

    文聘分兵几路,堵住了几个必经的路口,又分派弓箭手上房,专门射击翻墙而来的敌兵。

    孙大力攻击城市基石,花不了多少时间,最多两刻钟,而城主府又是最为坚固的建筑,这些羌兵很难攻进来。

    事实上也确实如此,在羌兵挤开人群,搬来梯子等东西时,孙大力已经快要打破基石了。

    就连阎行也被文聘极其刁钻的防守策略,弄得畏首畏尾难以施展手脚。

    至于搭人墙,也不是没人想到过,主要是没人愿意当,百分之一百会被大量同伴踩死的垫脚石。

    看着文聘牢牢守住了出入口,孙大力面前的基石耐久度已经极低,长天不由得有些暗暗期待,这城市摧毁了,总得有些好货吧,不能再来个银箱子了吧。

    “好了,最后几下我自己来,大力你去帮文聘,待会护着他们一起撤退。守诺,准备从西面最高的墙那里突围!”

    “诺!”

    长天满脸兴奋得抽出了包裹中的狼牙棒,新手剑是对付不了这个的,狼牙棒最合适。

    长天无比费力的抡起狼牙棒就砸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咣!!!”

    基石最后的耐久度被消磨殆尽。

    长天直接把手放到了上面,连忙大声说:“摧毁!”

    系统摧毁建筑,总是无比的快捷并且悄无声息。

    韩遂愣愣的看着周围突然变成废墟的一切,眼中甚至带了些绝望,嘴唇微微颤抖着,说不出话来,没了城池,张温来了怎么办???

    而长天则满脸欣喜的看着眼前的金色宝箱。

    他二话不说,一脚踹开箱子,看也不看,不管什么全部都往戒指里一兜,立刻喊道:“跟我撤退!!!”

    “杀了他们!!别让他们跑掉!”反应过来的韩遂,嘶声竭力的吼道。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