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九十四章 硬碰硬

    长天跑了两步回头看了看,然后又再跑回来,把已经空掉的黄金宝箱,也一起塞进了戒指里。

    宝箱没开的时候,算是个空间道具,打开之后就只是个箱子而已,所以能被装进戒指。

    一座庞大的城市突如其来的,瞬间变成了废墟,而且一点声音都没有。这种能够颠覆三观的景象,不是所有人都能够在短时间内接受的,可以说大部分人都接受不了。

    事实上就连落霞军也有不少士兵愣在那里,不过平日的严格训练,让他们保持了平常心,很快就回过了神,开始配合自己的同伴行动。

    孙大力携同文聘,一边速度撤退一边抵挡追敌。

    李然带着骑兵,朝原本城主府最高的那面墙在的方向冲去,那里是敌人最少的地方。

    “快追!!堵住他们!”韩遂在后面大喊。

    由于没有了建筑物和围墙的阻挡,大量羌兵开始集结,迅速从四面八方围拢过来,他们试图形成一个圆,企图阻挡长天他们的突围。

    李然带着骑兵在城池的废墟上驰骋,马蹄踩着瓦砾,踏着碎屑,冲破了敌人重重阻碍,他在骑兵前方开路,挑开、杀死、撞飞一切自己面前的敌人,而他身后的兄弟营,则挥起自己的武器快速杀戮了两边靠近的羌兵,最后面的那些骑兵,甚至还有空闲回身抛射,阻碍那些正追击落霞步卒的敌人。

    而即便到了此时也还有一些羌兵还在发愣,当然更多的是双眼冒出怒火前来截杀长天的人。

    羌兵人数众多,不过终究因为韩遂刚掌大权,调度上十分欠缺,再加上长天的突围十分勇猛,终究还是被长天冲出了包围,逃出了榆中城的废墟。

    当然这并不代表结束。

    “你这该死的异人!今日即便追到你天涯海角,也要将你碎尸万段!!”韩遂咬牙切齿的嘶吼道。

    长天坐在马背上,回头看了看韩遂,像是打招呼一样,轻松的对他招了招右手,示意他跟上,随后带着大军,朝东面极速跑去。

    羌兵的步兵确实没有长天的步兵速度快,但是羌兵是以骑兵为主力的,城内空间狭小,不适合骑兵作战,现在却不一样了,不但城池没了,外面也都是一片平原,正是适合羌骑出击的机会。

    “上马!追上那异人,我要一刀刀切碎他!”

    根本不等韩遂吩咐完,羌骑们纷纷骑上或者寻找自己的马去了。

    瞬间崩溃的城市显得混乱异常,大量的平民在哭天喊地,他们的房子都没了,以后该怎么生活。

    建筑没了,马厩自然也就没了,一时间大量的马匹出逃,所以在短时间内,真正能找到马匹的骑兵,不足五分之一,但是也有一万多人。

    所有骑着马的羌骑,全部向长天追去,而剩下的步兵也继续追赶,并没有减缓速度。

    羌兵的意思很明显,是用骑兵拖缓长天部队的脚步,然后用数量优势极大的步兵,彻底缠住对方,让长天的部队彻底淹没在巨大的人数漩涡里。

    这将是一场真正的骑兵的较量,而且人数差距极大。

    落霞军凭借自身的速度和体力优势,已经跑出了一大段距离,但是对于骑兵来说,这点距离并不算什么,很快就能追上。

    长天回头看了看越来越近的羌骑,他知道不打一场是没办法脱身了。

    他下令道道:“仲业、万钧听令!率盾兵迎敌,以盾阵挡住冲击。所有射手,于军阵中伏低身形,只待冲撞后瞬间暴起射杀敌军!”

    “诺!”

    “守诺,随我来!”长天大喊道。

    长天一马当先带着自己的骑兵,饶了个圈子,全部正面朝向了,已经越来越近的那万余羌骑。

    此时率领羌骑的将领正是阎行,他看到长天的部队摆出了,一边防守一边进攻的姿态,立刻分出一半骑兵继续冲击步兵阵,而自己则带着另一半杀向了长天。

    长天毫无畏惧,带着自己的骑兵,全力朝着对方冲击。

    他一边冲一边呐喊。

    “落霞城的将士!展现我们力量的时候到了!”

    “让这些杂碎看看,他们到底惹了谁!!”

    “在战场上,我们永远是最坚固的盾!我们永远是最锋利的矛!”

    “没有人能打垮我们!没有!”

    此时所有落霞的士兵的眼中只有坚定之色,所有的步兵蹲低身形,身体紧紧抵住盾牌,枪兵则紧靠在盾兵的后面,最中间的则是那些射手,所有人都紧咬着牙关,冒着羌骑的射来的箭矢,等待着下一刻的冲击。

    “兄弟们!让这些狗娘养的看看,谁才是真正的骑兵!”

    “兄弟们!跟着我!老子带你们杀个痛快!”

    “杀!!!”

    所有跟着长天身后的落霞骑兵齐声怒喝。

    此时的白马也激起了自身的血性,这些低等杂碎竟然也敢冲向自己。

    白马猛一抬头,鬃毛张扬的飘起,随后一声如巨龙吟啸一般的嘶鸣之声从它嘴里发出,震彻在整个大草原之上,让所有听到的动物为之惊颤,为之胆寒。

    白马的速度变得飞快,他还带起了身后所有的马匹,长天和三千骑兵,快如电闪,势若奔雷,由白龙领头的骑兵,于此时几近无敌!

    阎行面色凝重的看着长天和他的骑兵,丝毫不敢放松,他知道这次是遇到强手了,这些骑兵的气势是他所见的第二强!

    长天伏地身体,抽出长杆狼牙棒,架在马鞍上并且死死的握住了它,下一刻便是猛烈的碰撞!他所要做的只有握紧武器,然后全靠白马的力量,他也只能做到这些,不过这就够了。

    “轰!”步兵和羌骑先对上了,长天顾不得看战况,因为自己这边的交战就在下一刻!

    “杀!!”长天大喊一声,将手中的狼牙棒对准了阎行。

    阎行对此看的清清楚楚,他并不慌张,他有把握瞬间斩杀这个看起来与众不同的异人。然而在下一刻他突然瞪大了双眼,眼神中全是不可置信。

    因为他看到白马几乎那快到了极致的速度,竟然再一次猛增,以自己根本来不及反应的速度冲到眼前。

    长天的武器自然也到了阎行面前,阎行毕竟是猛将,身形猛然一拧,强行避开对方的武器。那支多刺的狼牙棒,贴着他的左肩划了过去,这一下挑飞了阎行的肩甲,划开了大片的皮肉。

    阎行此时顾不得疼痛,强撑起身形,他不得不这么做,因为李然也到了。

    李然的攻击自然不会像长天那样死板,他看见阎行受了伤,怎么放过这种好时机,虎王枪一抖,以一个极为刁钻的角度,扎向阎行的身躯,这下若中,对方不死也残。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