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九十五章 追逃。

    阎行闪无可闪,只能咬紧牙关,奋起全身力气,想要遮拦这次攻击。他的左肩终究是受了伤,力气不及平时。李然的攻击没有被完全挡开,阎行再一次被刺中了左肩头,这次的创伤比刚才的还重。

    就在李然想要活捉对方的时候,阎行的亲卫一拥而上,护住他。

    阎行松了一口气,他暂时安全,不代表其他人安全。

    兄弟营和另外两千骑兵的攻势随之而来,他们疯狂的肆意杀戮着羌骑,仿佛差了好几个等阶一样。主要是主将受挫,和坐骑突然乏力的原因,导致了这种结果,就连阎行的亲卫也在这次攻击中死去了不少。

    由于白马的突然发威,原本就占上风的兄弟营更是如虎添翼,杀得对方人仰马翻,这次交锋长天的骑兵完胜羌骑。

    虽然不像李傕那样的轻松,但是毕竟是头一次与这么多的骑兵交战,这是个很好的开始。

    落霞骑兵冲散了一半羌骑之后,并没有停止脚步,朝着另一半直接冲了过来。

    在此时长天才看到,自己的步兵伤亡远比骑兵要来大的多,不由得一阵心痛。

    虽然文聘和孙大力层层布防,但是羌骑还是冲破了至少两三层的阻挡,使得前排的盾兵伤亡惨重。

    “跟丹阳兵还是差距很大。”长天心中想到。

    丹阳兵只用了一层盾兵阵,就牢牢的阻住了羌骑的冲击,而且几乎毫发无损,并且还能瞬间反杀,足可见对方的素质之强,抛开装备不说,单兵作战丹阳兵绝对是第一流的。

    文聘的盾阵足足有五层,还是有效的挡住了这次冲击,随后一直在敌方乱射而来的箭矢中,死死忍耐的枪兵和射手开始发威。

    失去了速度的羌骑,显然对此类攻击毫无抵抗之力,很快死伤急剧扩大。

    后面的羌骑看见形势不对,迅速拨马绕开,准备集中再次冲锋,长天不会再给对方这种机会了。

    他手一挥,骑兵瞬间分成两队,朝着准备再次集结的羌骑杀奔而去。

    这一次的攻击比上一次就更简单,还没来得及聚集齐人马的羌骑,迅速的被冲散。

    另一边受伤颇重的阎行早已撤退,没有骑将指挥的羌骑顿时失去了头脑,开始朝后方逃窜。

    一场短暂的交锋长天赢了,危机却还未过去,被羌骑拖住了这点时间,韩遂的大军已经不远了。

    看着后面黑压压的一片,长天立刻喊道:“速速治伤,将兄弟们的躯体抬上马背,我们带他们回家。走!”

    在这种时候张角的遗产派上了大用,不少濒死的士卒被拉了回来。

    这一仗长天伤亡了将近800人,而羌骑则至少死了2000。

    八百人几乎相当于十分之一,而对方的2000则微不足道,所以必须加紧远离他们,不少受到的损失就会更大。

    落霞军草草收拾一番,再次上路,因为伤兵不少的原因,这次的速度要比之前更慢一些。

    一番紧张的追逐之后,战场上的变数终于到了。

    “主公!前面烟尘扬天,像是有大军到来。应该是张温的人马。”李然对长天说道。

    “好!等的就是他!全军向南,我们回冀县!”长天大喝一声。

    落霞军迅速调转了方向,朝南面跑去。

    跟在后面的韩遂也看到了远处的汉军,他面色狰狞喊道:“长天!”

    而远处却传来了长天的大声嘲笑:“来吧我在前边等你。”

    “我与你誓不两立!”

    “全军列阵!”

    现在大敌当前韩遂自然不可能再去追长天,应付即将到来的张温更重要。

    本来他可以依托坚城,稳稳地防守张温的攻击,足以让对方虚耗粮草,自动退军。现在一切都没了,只能和张温硬拼。韩遂死死咬着牙根,嘴角都溢出了鲜血,他现在恨不得用嘴一块块咬下长天的血肉。

    “车骑将军,前面是韩遂的大军,好像在追什么人。”陶谦说道。

    “在追那个叫长天的异人,这异人倒是跑的挺快,呵呵。”公孙瓒的眼神更好,一眼就看了个分明。

    “将军我们怎么办?”陶谦问。

    “消灭韩遂要紧,这次暂且放过那异人。”张温盯着远处的韩遂大军说道。

    他虽然讨厌长天,但是更讨厌反贼,在这点上他没有皇甫嵩的执念那么深。

    “将军,末将可领兵去追杀那异人。”陶谦请命道。

    一旁的孙坚,瞥了一眼这个年过半百却极度功利,且心思龌龊的陶谦,孙坚对陶谦很是不屑。

    “能行么,那异人有骑兵,你单凭步卒恐怕不好对付。”张温犹豫道。

    “将军放心,谦必然可将其全部灭杀。”陶谦信心满满的说。

    张温想了想然后点了点头。陶谦随即领着麾下的丹阳兵,朝长天追去。

    孙坚心中冷笑,步兵打骑兵,自己都没这个把握,不知道这陶谦哪来的信心。

    汉羌双方,展开对峙,战事一触即发。

    这种时候谁先退后基本就是谁输,韩遂虽然想退但是不能,张温则信心满满的要拿下这些反贼,根本不可能会退。

    所以一场大战即将开始,不过这些跟长天没有关系。

    他领军极速向南撤退时,也注意到了身后远处,正在加速追来的陶谦。

    “这个老不死的,竟然敢来追,这蠢货以为丹阳兵天下无敌么。”长天嗤笑道。

    “加速前进,暂时不予理会!”长天下令道。

    他并没有在这里和陶谦打一场的意思,先跑一段吧,大家都是风尘仆仆的,就看看谁更持久。

    如果陶谦知难而退就算了,真的不知死活的追来,他就让这蠢货看看,为什么骑兵一直比步兵强大。

    总之就算要打,先消耗对方的体力肯定是上策。

    后方的大战终于开始,十几万人在平原上开始了绞杀,这种战场要比之前那场短暂的交锋,不知道要血腥多少倍。

    长天里战场越来越远,逐渐连厮杀声也听不到了,但是陶谦却离自己越来越近,最多再有半小时就会被追上。

    “多大仇?非得想疯狗一样咬着我不放。”长天有些纳闷。

    “长天!你让老夫的女儿守了活寡,老夫誓杀你!”陶谦心中满是怒火。

    如果长天能听到,就会恍然大悟,大黑咬的那人原来是陶谦的女婿。

    陶谦当议郎的时候,借此和袁家攀上了关系,才结识了袁家嫡子袁术,这让他如何不恨。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