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九十六章 智斗

    随着陶谦越来越近,很快就要被追上,长天果断的下令道:“兄弟营和没受伤的骑兵留下,其他人继续上路,直奔冀县,不得停留。”

    没人有异议,他们已经习惯了在战场上,以长天的命令为优先。

    随后兄弟营以及那些没受伤,并且没有背尸体的骑兵留了下来,准备牵制陶谦的丹阳兵。

    陶谦看到长天留下之后,心头冷笑,以为靠这点骑兵就能对付自己么,异人永远只能被踩在脚下。

    长天面圣的时候陶谦就在朝上,即便没有大黑那回事儿,他也不会对长天有任何的好感。

    事实上绝大部分百官都是如此,把这异人恨到了骨子里、异人何德何能,受天神如此大的眷顾,竟然有不死之身,有了不死之身竟然还想做官,想都别想。

    “结阵!”陶谦一声令下。

    数千丹阳兵,立刻摆开了与对抗羌骑时同样的阵势,而且他们的防御仍然只有一层,后面的士卒都是长枪短矛准备着,看的出陶谦十分相信手下丹阳兵的实力。

    “跟我来!”长天大喝一声,随之带着骑兵队,饶了个弧线,到了丹阳兵得侧面。

    随即跟着他的动作,所有丹阳兵也都转向了长天。

    “哼!丹阳军阵无懈可击。”陶谦冷笑,丝毫不担心。他认为自己的军阵绝无破绽,眼前这个异人根本不可能冲的开。

    “来!”长天又是一声大喝。

    再次到了丹阳兵的侧面。

    “哼哼!你转多少次也是一样。”陶谦根本不惧对方。

    “再来!”

    长天又转了个向。

    接连几次后,陶谦渐渐觉得不对了,这个异人怎么老是转圈不攻击??

    直到他看到长天从包里掏出块烤肉,开始大啃,并且其他骑兵也有样学样,也掏出东西开始大嚼之后,陶谦才算明白。

    这个狗屎一般的异人,根本就没想打,他是在拖时间!

    “全军进攻!”陶谦顿时大怒。

    率着士卒朝长天冲去。

    “吃个饭也不安生,持弓!”长天再次令下。

    然后直接所有骑兵都挂好武器,拿出了弓箭。

    “放!”随着令下千多支箭矢,齐齐朝着丹阳兵射来。

    “举盾!”陶谦大喊。

    所有丹阳兵都举起盾牌,站在原地,遮挡箭雨。

    这一波箭雨看似迅疾且数量众多,实际上一个兵都没射死,伤了的几个还是轻伤。

    长天心里呸了一声,这丹阳兵的确够强的。

    他再次带着骑兵拉开了一些距离,仍然不动,就看着陶谦他们,而且一脸的嘲讽。

    “老不死的,你特么就几个步兵有什么好嚣张的。”长天笑道。

    陶谦气得怒火攻心,喊道:“放箭!!”

    然而丹阳兵得箭矢还未射出,长天就带着骑兵跑到了更远一些的地方,超出了对方的射程之外。

    就这样长天一直牵制的陶谦的步兵,让对方的速度降到了最低点,丹阳兵是追不上骑兵的,所以陶谦对于这个只骚扰,绝不进攻的长天一点办法都没有。

    这里是一片草原,也没有树林什么的,对于长天这种战术,陶谦根本拿不出有效的应对的方法,只是在心里对长天恨的入骨。

    长天虽然对陶谦造不成什么伤害,却牢牢的将之牵制住了,这也正是他想要的效果。说实话长天心里知道,如果正面对攻,他的兵还不是这些丹阳精兵的对手,他不得不承认这点。

    不过这次幸好只是在逃跑,根本无需与之硬怼,省去了不少麻烦。

    牵制住对方就万事大吉了,不过长天也记住了这个,一门心思想要弄死自己的陶谦。

    他自问绝不是个有仇不报的人,他能忍,但仇一定会报,早晚而已,只要时机一到,长天绝对会毫不犹豫的出手。

    比如等曹老板攻徐州的时候,作为曹老板好友的自己,绝对应该出一份力,帮衬一把,让这老不死的,更快地去见阎王。

    至于刘备有些麻烦,不过没太大关系,刘备有了自己的帮助,这次会不会投靠公孙瓒还是两说,谁知道到时候会不会来援助陶谦。

    说不定刘备反过来帮曹操也不是没可能的,毕竟现在这俩关系也不错,长天心里开始了胡思乱想。

    “长天!!!”陶谦终于发毛了。

    长天的yy被陶谦打断,他忽然发现丹阳兵身上都开始发光了。

    艹!这是要憋大招。长天一看不妙,不过他也不慌张,立刻带队拨马便走。

    反正骑兵速度快,不怕他。至于自己的步兵,早就跑得没影了,估计都快到冀县了。

    “杀!”丹阳兵向着长天冲杀过来。

    长天拨马疾走,但是渐渐的他听到喊杀声,不但没拉远反而越来越近了,他回头一看。

    那些丹阳兵个个像疯狗一样,跑得贼快,眼看就要追上来了。

    长天大惊,立刻快马加鞭,再次加快了跑路的速度。

    这一追一逃足足持续了五分钟,丹阳兵得速度才逐渐慢了下来,人力终究及不上马力,最后丹阳兵还是没追上长天。

    “长天!再见之日,便是你的死期!!!”被长天远远抛下的陶谦气急败坏的在后面大叫。

    “是你的,蠢货。”长天淡淡的不屑之声从嘴角缝挤出,他再没回头多看过陶谦一眼。

    “走,我们去冀县,回落霞!”长天马鞭一挥,大喊一声。

    “诺!”

    等长天来到冀县后发现,自己的部队果然安全到达了冀县,心里的担忧顿时放了下来。

    他发现董卓也在等着自己,立刻快马加鞭来到了董卓面前,翻身下马。

    “董公!”长天对董卓行了个礼。

    “哈哈,无垠。此去收获如何?”董卓大笑,拉着长天的手问道。

    “不瞒董公,长天着实经历了一番苦战,现在还心有余悸啊。”长天笑着说。

    董卓也不说其他,再次拉着长天去了他的营帐。

    “董公,长天有事相求,不不知可否?”坐定后长天问道。

    “说,吞吞吐吐不像你,有什么就说,行就行,不行就不行。”董卓瞪了一眼说道。

    “韩遂十分凶残,为了消灭我,甚至不惜彻底摧毁了榆中城,致使数万无辜百姓遭难,希望董公能把此事上表朝廷,以陈其罪孽!”长天一脸正气的说道。

    董卓听了之后,笑眯眯的看着长天,问:“果真是韩遂摧毁的?”

    “绝无虚假!”长天一本正经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好!你说是,那就是。此事简单,还有什么?”

    “还望董公能发讣告,将此事告知冀县百姓。”长天说道。

    “行!还有么?”董卓笑道。

    “多谢董公,长天别无他求。”长天十分高兴。

    “哦对了,昔日长天曾获得一物,想献于董公。”

    “哦?且拿来我看看。”董卓颇有兴趣的问道。

    长天把他珍藏了许久的,那张白虎皮拿了出来,铺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白虎皮一拿出来,董卓的眼睛就发光了。

    老虎皮董卓自然不是没有,但白虎皮还真没有,这张虎皮垫在大椅上,坐上去多威风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,此物老夫甚爱,多谢无垠了。”董卓欣喜的让人把虎皮收了起来。

    屏退左右后,董卓再次把目光转向了长天,这次董胖子的目光竟然变得有些深邃起来。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