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九十七章 有所为,有所不为。

    长天没有说话,静静的看着董卓。

    董卓用自己粗糙的大手,端起了茶杯,喝了一口,再慢慢放下,然后看向长天。

    “无垠,你可知老夫为何喜欢兵权?”董卓问道。

    “但求自保。”长天想了想说道,毕竟自己也是一样。

    董卓闭上了眼睛,然后再次睁开,长叹道。

    “早年老夫曾在‘凉州三明’帐下任职,所谓‘三明’依老夫看,唯段公乃豪杰之士,其余二人皆碌碌之辈。也唯有段公不以老夫粗鄙,大加任用。”

    长天心道,这段颎对你大加任用,才是被你称为豪杰的原因吧。

    “段公一生大小数百战,灭东羌,破西羌,平定公孙之乱。立下汗马功劳,威名赫赫,羌氐无不畏惧,胡虏个个胆寒。”

    “但,就是这样一个人人敬仰得英雄,这样一个叱诧风云的豪杰,竟遭酷吏威逼,于狱中横死!”董卓说的时候,满脸怒色。

    “老夫自那日起,便下定决心,绝不放弃手中兵权!”胖子此时的言语掷地有声,十分坚决。

    长天知道董卓也是个念旧的,他现在帐下有一个叫段煨就是段颎的从(堂)弟,董卓对这个段煨也十分照顾。

    “所以无垠你说的对,老夫这是但求自保罢了。无垠,你是异人,异人得天神眷顾,可知过去未来。无垠你可知道,老夫以后会如何?”

    董卓看着长天,语气中竟然带了些迫切。

    长天看着董卓的眼神,心里感叹就算董卓这样不可一世的人,也会对自己的未来感到担忧啊。

    长天双唇抿了抿,有些无奈的说道:“董公你知道,长天作为异人,有些话即便说了,董公也听不见的。”

    董卓点了点头,然后盯着长天的眼睛再问道:“有朝一日,我们真得会为敌?”

    长天闻言,眼光下垂沉默了一会,然后又再次与董卓对视,他点头说:“会。”

    董卓双眼一瞪,沉声道:“你不怕老夫现在杀了你的部下?”

    长天再一次沉默,随后点头承认。“怕。”

    “那为何还要说?”

    长天深吸了一口气,再缓缓吐出,随后坚定得看向董卓,说:“有所为,有所不为。”

    这一次轮到董卓沉默了。

    忽然董卓仰头放声大笑,这笑声几乎传遍了真个西凉大营:“哈哈哈哈哈哈哈~~~!!!”

    “长无垠,诚不欺老夫也!”

    随后董卓再次看向长天,此时的董卓那霸道、不可一世的气息,瞬间充斥了整个西凉大营。所有的西凉将士,都于此时看向了中军大帐,所有的战马都齐齐嘶鸣,甚至连士卒的兵器也发出了微微颤音。

    “他日一战,老夫绝不手下留情!”

    “长天亦必会全力以赴!”

    “不过,长天会放董公一马。”

    “哼,老夫可不需要你这小子来放一马。”

    两人的谈话,结束了。董卓吩咐人,开始实施长天的那些要求,执行的不遗余力。

    长天离开了营帐后,董卓微笑着将白虎皮,垫在了太师椅上,随后坐了上去,整个人的气势变得深沉了许多,不知道在想什么。

    是夜,长天的营帐。

    长天的营帐一般都不会有人,长天自己也不喜欢老是待在营帐内,不过今天是个例外。

    今晚的营帐内,有他的两个宿卫和孙大力,李然和文聘都没在。

    除此之外还多了一个人。

    王二。

    长天看着站在帐下的王二,直直的看着他,从眼神里看不出长天在想什么。

    王二低着头,站在长天面前,不敢抬头也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“王二,我记得除了落霞村的那些人之外,你算是第一个投靠我的人,这和第一个投靠我也差不多,我其实一直挺看好你的。”良久之后长天才淡淡的说道。

    王二没有回话,身体微微的发颤。

    “这以后你也立下了不少的汗马功劳,对付海贼的时候,也是你冲在最前面。我记得你媳妇生儿子的时候,我还去抱过,是个白白胖胖的小子,那小眼睛一看就知道,以后肯定是个聪明人。和你一样的聪明人。”长天轻声轻语的说着。

    王二的身体颤得更厉害了。

    “王二。你为何要这么做?为何做了之后还要跟着我回来?是韩遂让你继续留在我这里刺探情报么?”长天提问的时候,眼中充满了厉色。

    王二噗通一声跪倒在地,哭道:“主公,王二只想活命,王二不想打仗,只想回去守着老婆孩子过日子,王二怕死啊,主公!”

    一边的孙大力勃然大怒,抽出钢刀就朝王二走去,不过被长天止住了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,我知道的。”长天轻轻的叹道。

    “可你为什么要跟着回来呢?我记得,很久以前我就对你说过,我不会容忍背叛。”长天说道。

    王二用额头猛捶地面,大哭道:“王二只求主公给我活命的机会,放王二一条生路,王二只想回去与老婆孩子团聚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,我知道的。”长天轻轻的叹道。

    “但是你知道么因为你,这一仗我落霞死了一千多个兄弟,这些人有不少已经是第二次死去了,天神不会再降下怜悯让他们复活了。”

    “如果不处置你,他们的家人又该如何呢。”长天再次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王二哭的泣不成声,伏在地上抽泣。

    “这个错,也在我。是我不该让你去潜伏的,是我不该对你抱这么大的期望,是我被自己的自信蒙蔽了眼睛,这是识人不明,是我这个当主公的错。”长天说道。

    “但是,我还是容不下你。”长天的声音有些低沉。

    “你有何心愿?如果可以我会帮你达成。”长天看着王二问道。

    王二用衣袖用力擦了擦眼泪,说:“王二害死了这么多兄弟,其实,心里早知已是必死。但,但是王二还想回去,最后再看老婆孩子一眼,只求主公能答应。”

    说完他抬起头,用希冀的眼光看向长天。

    长天考虑了一会,缓缓摇头说:“我,不能答应你。”

    王二的双眼突然一黯,然后颤道:“王二,王二希望,能留个全尸,二狗子说过,留全尸能活两辈子,希望主公能成全。”

    长天看着地上的王二,微微张了张口,但最后他还是默默地摇了摇头,轻声道:“王二,这个,我也不能答应你。”

    王二听后,再次哭的泣不成声,最后王二泪涕满面的看向长天,哭道:“既如此,王二只希望,主公能善待我妻儿,王二再无他求。”

    长天心一酸,闭上了眼睛,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他靠在椅背上仰天轻声说道:“好,我答应你。”

    “谢主公!”王二大哭。

    长天闭着眼轻轻的说道:“带他下去吧,痛快点。”

    孙大力点头,带着王二出去了。

    长天从怀里掏出一本书,这是原本他留着准备给王二的奖励,是杀死张角后得到的那本圣阶功法。

    他递给边上的宿卫,说:“这书你回去后交给王二的老婆,留着传家吧。再去李老那里支100金也给他老婆,100金正好,多了反而不好。再让人照看着点,有谁敢欺凌得,杀无赦!如果王二的儿子成才了,可以让他来参ju。。。算了,他想干什么都可以。”

    孙大力走了进来,手上捧着个木匣。

    长天示意他放在桌上,说:“王二是立下大功,英勇战死得。尔等,切记住这点。”

    然后挥手让三人全部退了出去,只剩他一个静静的坐在椅子上。

    良久之后,长天吐出了一口气:“终究错得是我。”

    他站起来,收起木匣,走出了营帐。

    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在凉州汉阳郡南方的,陇西郡狄道县一处人家。

    这户人家破落不堪,里面没有活人,只有一具年轻人得尸体。

    这具尸体身上满是大大小小得伤口,显然经历过极为惨烈的生死大战,而战斗的场地正是在这户人家的门外。

    门外的空地上躺了极多的尸体,无一例外全部都是羌贼,粗一看竟然有数百个之多,而且都好像十分彪悍,像是精兵的样子,而这些悍卒全都是这个年轻人所杀。此人不但杀光了所有来犯的敌人,还爬回了自己的屋子,最后才死去。

    然而此时年轻人的身体上,发出了微微的亮光,他身上的伤口竟然在缓缓愈合。

    良久之后,年轻人张开了眼睛,他脸上却满是惊喜。

    “哈哈,二狗子果然没说错,人真能活两辈子。哈哈哈。”

    “这下我不用怕死了,哈哈哈。我可以回家了。不行,我得改个名字,就叫。。就叫王双!”

    “不能留全尸真是遗憾,那我就,就取字子全。”

    “主公,王双来找你了。”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