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零九章 恐怖的果林

    长天头也不回在草丛里飞快的跑着,身后的狼群也紧追不舍,看起来似乎不追上长天是不会罢休了。

    此时长天根本不想其他的事情,只顾逃命。

    在他遇上狼群之前,已经深入了差不多一天左右,这要死回去路就白走了,外围实在没什么好宠物,根本看不上眼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长天回头看了一眼,那头巨大的白色母狼,心里暗暗赞了一个。

    这只母狼的个头比马还大,那毛色,那精气神,那眼神和獠牙利爪,无一不显示出其,孤高王者的气势。

    这要是能驯服了,该多威风,拉出去根本不用打,就能连胜十场。

    长天趁着还有暇对它放了个洞察术。

    名字:啸月

    种类:狼

    珍稀程度:boss

    称号:狼王

    战斗力:3898点

    技能:召唤狼群,嗜血,天狼变,等等

    确实强大无比,这要是能变成自己的宠物,那简直打遍天无敌手。

    他带着身后的狼群整整跑了将近半个小时,幸好他身上有能加速度和体力恢复速度的装备,不然还真危险了。不过在如何体力终究要有消耗殆尽的时候,想和狼比耐力那真的就想多了。

    看着身后紧追不舍的狼群,长天一咬牙朝着,地图上曾被标记的一处地方跑去,正是那个离据点较为近的第一个禁地。

    不知道禁地有没有能让他逃脱的机会,实在跑不了就只能死回去了,现在等级慢慢都上来了,死一次掉一级的损失还是蛮大的,等级越高越让人难以承受。

    再次经过一段气喘吁吁的长途跋涉之后,长天终于看到了地图上,那片禁地是什么模样了。

    那是一片果林,长得十分茂密,上面结得也不知是什么果子,长得有些像梨子,很是晶莹剔透,一看就十分好吃的那种。

    果林里还不时传来一阵阵声音,沙沙作响着,不知道到底是什么,由于树林遮挡光线昏暗,离得远的长天根本看不清,果林里面的情况。

    他不管不顾的直接跑向果林,想看看这个‘禁地’能不能阻挡狼群。

    等他进入后,那沙沙作响的声音,越来越密集。

    不过长天现在根本没想过,去观察下到底是什么,他此时的注意力,全部在身后的母狼身上。

    长天转头望去的时候,他惊喜的发现,果然狼群竟然停止了追自己,全部战在了果林的外围,看着自己。

    母狼王一声低啸,转身离去了,所有的狼群也都跟着走了。

    不知道是不是错觉,长天还觉得那头母狼的眼神中,带着一丝怜悯,而那条鼻青脸肿的狼则满满全是幸灾乐祸之色。

    他突然觉得自己跑进这里,好像不是个明智的选择,他看了看自己身边一只宠物都不在,都在刚刚的跑路中失散了。

    不过这并不要紧,他可以把它们全部召唤过来,长天先把司晨弄了过来,当时这只鸡是最先开溜得,然后一个个全部拉了过来。

    他还没意识到,随着司晨它们过来,周围的沙沙声越来越密集了。

    “汪汪!”大黑开始冲着森林的暗处大声吠叫。

    长天顺着望去,却什么都看不见,他现在不确定狼群是否真的退去了,还是在外面等着,所以没有马上出去。

    再者长天自觉反正是个玩家,有什么好怕的,还能把自己怎么样不成。

    松鼠快速的爬上了一棵果树,欢快得往肚子的口袋里,猛塞着那梨子一样的果实。

    不过松鼠不是大黑,它而不忘自己的主人,用力掰下一个然后朝长天扔下来。

    接到手里之后,长天看了看果实,结果眼睛一亮,好东西。

    ——白玉果:稀有特产,稀有度60。长期食用可增加体力、内力等最大值,每食用十个增加1点自由属性点,最多可增加3点自由属性。味道无与伦比,价值大,可酿酒。

    长天当即让松鼠多装些,他知道二黑的大口袋很大,虽然不知道多大,但是从来没见它装满过,所以他让二黑使劲装。

    同时他还在考虑怎么装几颗树回去移栽,不知道放在戒指里会不会死掉。

    当下长天就准备动手试下,先挖几棵再说。

    他在包裹里翻找工具挖树的时候,突然想到,这么好的东西,怎么没见据点里有卖呢?

    npc也不是傻子,智脑赋予了他们和人类几乎不相上下的智慧,为什么他们不移栽几棵呢?

    还有就是这里为什么是禁地???

    他停止了找工具的动作,抹了抹额头冷汗,这才开始真正的仔仔细细观察起,周围的一切来。

    果树,昏暗的光线,沙沙作响的声音,他暂时看不出有什么奇怪的地方,也没看出什么危险,或者值得警惕的。

    虽然有声音肯定是有动静,不过这声音却是从四面八方而来的。

    “难道?”长天嘴里喃喃道。

    他把头抬了起来,看向了上方的果树,松鼠扔给他果子后,他只是粗略的看了看果树,估计着果实数量,根本没想其他。

    长天开始仔细观察着果树上的情况,这认真观察之后,还真被他发现了一些不一样的地方。

    他发现所有的果树,除了叶子之外,竟然连粗壮的树枝也是绿色的,而且有些地方还有黄色和蓝色交杂着,这就太奇怪了。

    他忽然又发现,这些颜色并非是固定的,竟然还会移动,长天皱眉走进观察。

    这一看,看的他,身上根根寒毛直竖,甚至身体也有些打摆子,一向泰山奔于前面不改色的长天,这次是真的动容了。

    他是真的害怕到了极点,他这时候才知道,这里被称为禁地的原因,这才是到为什么这些果树无人理睬,为什么狼王不敢追进,眼中还带着怜悯。

    长天现在浑身都起了鸡皮疙瘩,一种用语言绝对难以形容的感觉,萦绕在心头。

    他发现,那些布满树枝树叶的颜色,全部都是活得,是一种毛毛虫。

    人们一般都把它们称为,洋辣子。

    看到棵棵树上满满的全部是洋辣子,长天只觉得毛骨悚然,这尼玛被洋辣子的刺扎中的感觉,你不亲自感受下绝对难以想象。

    那种舒爽的感觉,只要轻轻一小下,保证你永世难忘。

    他不知道为什恶魔松鼠不怕,但是自己肯定受不了,长天不动声色的慢慢退后,他只想尽快走出这片林子,什么果树去他的吧,谁能受得了这么多洋辣子。

    然后这时大黑看到松鼠在摘水果,他也要去尝尝,于是也努力爬上了树,它这一爬,变故就发生了。

    “啪嗒。”长天惊恐的发现,一只洋辣子,掉了下来。

    这声音,在长天脆弱的小心肝上,重重敲了一下。

    再接着,洋辣子们就跟下雨一样的落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啪嗒啪嗒啪嗒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”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