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二十一章 去你妈的!

    长天麾下众人一起来到了蔡邕的书院,没多久又从里面走了出来,向着议事厅走去,这次队伍后面多了曹操和顾雍两人。

    随着半天的讨论密议,众人终于定下决断,开始付诸行动。

    当夜大量的人马从落霞城调出,开赴启东地区,落霞城的守卫力量最多只留下了一半。

    虽然大军是趁着夜色悄悄的出城,但是这些举动还是落入了某些有心人的眼里,几个商队模样的人,盯着偷偷出城的大军,然后互相看了一眼,暗中点头会意。

    随军出发的仍然是孙大力李然和文聘三人,盖勋也还是留在落霞镇守领地。

    启东长天的领地村庄,被疯狂的敌人摧毁了不少,已经有十几个村级领地覆灭,损失相当惨重。

    随着外围地带的空虚,领地也有了会被敌人深入的危险,启东之地西北面的一座城池,现在就处在这种危险之下。

    近海城。

    由于防卫的收缩,作为启东之地最前沿城池的近海城,自然也就暴露在敌人的视野中,并且由于地形的特殊,它成为了阻挡在对方进攻道路上的一座要塞。

    一场真正的较量将会于此处展开。

    其实作为守卫的一方优势肯定更大些,但是文聘三人并不甘心只守不攻,贼兵们几次三番的残忍行径,双方早已结下深仇大恨。文聘三人一心只想将这些贼人杀个干干净净,因此他们无不想着主动出击,只不过一直找不到对方踪迹,不过这一次好像终于有了好消息。

    一匹快马在夜幕下的近海城中快速穿行,一路上竟然没有任何人阻拦他,此人一路跑向近海城议事厅,来到门前翻身下马,将马鞭随手一甩,抛给已经在恭候的亲兵,随后踏步流星走进大厅。

    “可曾探明?”坐在议事厅的中的数人,见到李然进来,连忙问道。

    李然面带笑意,说:“哨探来报,他们暗中跟了一路,业已查明了那些贼子动向,就在近海城以西四百里桃花镇处驻扎,我等现在便可起兵。”

    “好,那还等什么,我们即刻去杀贼。”孙大力,站起身来说道。

    “既如此,某留守近海城,就由守诺与万钧同去。”文聘主动说道。

    很快孙大力和李然二人,从议事大厅出来,各自召集了所部人马,匆匆向西行去。

    等他们走了之后,文聘也出了议事厅,大声下令道。

    “四门紧闭,擅自出入者斩,严守城关,防止敌袭,入夜之后任何人不得随意走动!”

    “诺!”

    桃花镇,孙大力十几天前还在这里迁移过村民,路上又与敌人大战一场,却是惨胜,这一次他又回来了。

    上回被对方打得措手不及的憋屈,他一直都铭记在心,他这次要尽全力将贼兵一网打尽。

    那些黄巾贼并没有摧毁桃花镇,反而将这里当作了一时的据点,屯驻了不少的兵卒,黄巾贼们的防御比较松懈,毕竟这段时间内,一直是他们占着优势,自然也就骄纵之气日盛,惰于防范。

    孙大力伏在黑夜中,冷冷的看着桃花镇,整个人的气势,就像一头即将奋起噬人的猛虎一般可怕。

    对于黄巾贼一方是否疏于防范,孙大力并不关心,不管对方防范严不严密,都阻止不了他要在今晚大杀一场的想法。

    只见孙大力大手一挥,他麾下的兵卒,开始偷偷向前,猫腰潜进,借着夜色,这支数千人的军队,离桃花镇越来越近。

    桃花镇的防御设施还算不错,但终究只是个镇子,不可能像城市那样有高大的城墙,由不少鹿角、尖刺组成的障碍以及一条不宽的环城河,就是阻敌的第一道防线。

    孙大力没有选择去搬开鹿角或者涉水潜入,也想不到用火烧鹿角吸引地方注意力的方法,作为一个合格的粗胚,他选择了所以粗胚都会做,也喜欢做的事,正面硬攻。

    “杀!!!”

    随着孙大力那一声惊天动地的大吼,数千士卒同时展开冲锋,向着桃花镇的正门入口攻去。

    这一下把正在玩乐嬉戏聊天的黄巾杂兵吓了个半死,反应过来后同时凄厉大叫道:“敌袭!!!”。

    随着孙大力的进攻,黄巾一方自然也不会坐以待毙,几乎是在孙大力进攻的同时,桃花镇的深处就燃起了一堆熊熊大火,这堆火焰散发的亮光,在这漆黑的夜晚里,能传出很远很远。

    接着镇子前方,原本住着村民的房屋一间间被打开,冲出了一队队的贼兵,从并不整齐的穿戴来看,显然是惊醒后匆忙所致。

    随着黄巾一方不断的涌来,双方激烈展开厮杀,战况尤以孙大力为锋头的那一处最为惨烈,孙大力挥舞着武器,成片的砸死对面的黄巾贼,简直无人可挡,所向披靡,很是出了一口胸中的恶气。

    黄巾数量虽众,却以杂兵为主,孙大力兵锋所到之处,几乎瞬间溃散,孙大力看着眼前的这些黄巾,明显的要比上次偷袭自己的那一批弱不少。

    黄巾贼众且战且退,抵挡不住孙大力攻势的他们,慢慢将战场移到了桃花镇中间,不过看起来却仿佛像是,有意将敌人引到镇里一样。

    孙大力冷视这些慢慢退后的黄巾,根本不在意对方的意图,他一心只想杀更多的敌人,最好一个都不留。

    落霞军的猛攻并没有让黄巾彻底溃败,反而他们的压力逐渐变大了,随着一些突然出现的精锐敌兵的加入,在镇中广场拼死暂时挡住了孙大力猛烈的攻势。

    黄巾一方突然有人高喊:“尔等以中诱敌之计,还不快快投降,可免尔等一死。”

    对此孙大力置若罔闻,口中只有一字回应。“杀!”

    “冥顽不灵,尔等退路已断,早成瓮中之鳖,何必垂死挣扎?还不早降?”对方又喊道。

    这次孙大力说的字,比之前多了几个。“去你妈的!”

    此时桃花镇的镇口西侧,出现不少黄巾精锐,足足有数千之众,纷纷向镇里冲去,显然是想包围孙大力。

    但是他们还没推进多少,将近三千骑兵从远处突然直冲而来,正是李然率领的骑兵。

    这些骑兵还并非是长天最精锐的部队,只是些普通骑兵,由李然的一员副将带领。

    就算如此也不是,那些黄巾步卒可以抵挡住的,三千骑兵冲进敌兵军列,一阵砍杀,立刻杀伤极多贼兵。

    李然站在一处高地,冷眼看着桃花镇的一切,没有插手的意思,他手下那一千兄弟营也按兵不动仿佛等着什么。

    援兵被阻断的黄巾,仍然苦苦抵挡孙大力的进攻,不过随着骑兵杀散了伏兵,赶来支援后,这种抵抗显然成了徒劳。

    “撤!快撤!回去告诉张大帅,我们被人出卖了!”之前一直在阵前劝降的那名黄巾将领突然喊道。

    “想撤?晚了!”孙大力一声虎吼,冲开敌阵,将已经开始撤退的黄巾贼阵势,硬生生的分开,直取那名武将。

    “死吧!你这杂碎!”抵挡不住猛攻的那人,被孙大力一枪砸翻,滚落马下当场死亡。

    “杀光他们,一个也别跑掉!”

    肉搏战一旦溃退,势态就会变得一面倒,数千落霞军见此情景,个个奋起直追,见一个杀一个,即便已经跪地投降的也是一样,没有半点留情的意思。

    这段时间,这些贼子的暴行,早已传遍落霞领,所以士卒们个个对其恨之入骨,如何肯放过。

    不消一刻,贼兵彻底散去,夺路狂奔。

    由于那些黄巾贼过于分散不利追击,因此孙大力止住了步卒,开始打扫战场。随后和仍然在外面警戒的李然汇合到一起。

    “那曹操说,此处若无大量伏兵,那么对方肯定是去了近海城,我们现在回援?”孙大力问道。

    李然说:“你我现在就回,说不定还能赶上大战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