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二十二章 雕虫小技

    近海城城头,站着两个人,正眺望着远景,其中一个是名威风凛凛的武将,而边上的则是一个五短身材的汉子,但那矮个男子站在那里,却像是真正的顶天立地,光看这气度就知道,世上能和他相比的人绝对不多。

    “守诺和万钧应该已经到了,仲业观此战结果如何?”曹操问道。

    “此二人必胜!”文聘神色十分坚定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,不错,黄巾贼寇,终是些宵小之辈,就算有人指点,也上不得台面,只是那幕后之人,倒颇有智计,却不知是何人。”曹操朗声笑了笑。

    “不过,不管是谁,曹某也要替长无垠,挡下他!我猜此人,强袭近海城的可能,足有八成,这次说不得要叫他,有来无回!”曹操沉声说道,坚定的语气中,满是自信。

    随后二人下了城楼,进入了城主府,没再出来。

    整座城池的四门还是紧闭着,任何人都不得出城,城里的百姓也暂时停止了劳作,各自待在家中。而外地迁移过来了百姓,知道了可能会有战争,更是跃跃欲试想帮助驻军守城,在落霞城的特性之下,得知同胞惨状的绝大部分民众心中,早已同仇敌忾,义愤填膺了。

    近海城是长天麾下的第十一座城市,也是最晚升级成城市的领地,但这并没影响城池防御的修筑。整个近海城如同一座牢不可破的要塞般,矗立在启东西北,再加上文聘麾下将近七千精锐守军,足以让任何想攻取它的人,崩掉几颗牙齿。

    既然强攻难以获胜,那么智取似乎就成了唯一途径,很多情况下,智取会在光线黯淡的夜色中进行,毕竟这样的成功率会更高些。

    黄昏已经降临,如血的夕阳,将最后一片余光,涂抹在近海城头,这场景仿佛正预示着,今晚又将是一个极不平静的夜,一个充满了鲜血和杀戮的夜。

    逐渐城外被夜幕笼罩,城头火把的光亮,无法驱散那能够吞噬一切夜幕,让城头的兵卒,只能依稀看清,城墙正下方的那一小片范围。

    近海城西门外的远处,隐隐约约的有着什么在晃动,好像是人影,慢慢的影子挪到了光线底下,正是一个人,而且好像受了重伤,肩头还插着箭支,血流不止。

    “楼下何人!”守城的兵卒发现了此人,立刻大喊道。

    那名伤者,晃晃悠悠的朝着城门走来,用右手费力的对着城头挥舞,他口中说道:“自,自己人。我是李将军麾下哨探,有紧急,军,情禀报,快,快放我进去。”

    城楼兵卒的喊话,第一时间吸引了士卒的注意力,大家都往这里看来。

    “你的马呢?”城楼上的守军将官,并不相信他,继续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的马,已被贼人杀死,我拼命逃跑,才到得此处,赶快放,我,进去,晚了,就,来不及了。”那人有气无力断断续续的说道。

    一番对答之后,守军终于相信了此人的身份,准备开门放他进来。

    而这一切都被暗中的文聘,一一看在眼里。

    近海城没有护城河,因此不使用吊桥式的城门,而紧闭的大门也并未直接大开,只是开了一道缝隙,这点空间也足够那人进入的。

    等人进入城门之后,大门就立刻被关上,这哨探一进城门,就全身无力跪倒在地,周围士卒一见此情景,立刻将其抬到了城主府。

    在医师救护之下,哨探逐渐恢复了过来,他看见文聘和一名矮个汉子正站在身边,立刻说道。

    “文将军,请尽快出兵救助李将军!数千将士性命危在旦夕!”哨探十分激动,双眼还流出了眼泪。

    “你不用着急,慢慢说,我听着。”文聘安抚那名哨探,语气平和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李将军和孙将军,照约定去攻打桃花镇的黄巾贼,此行颇为顺利,一路赶到之后,孙大力将军便冲了进去,虽然敌人设有伏兵,但是在李将军的配合下,那些贼子还是被击溃了。”哨探说道这里,歇了一会,喘匀了气再赐说道。

    “孙李二位将军,见贼势已溃,并未追赶,反而担心近海城的安危,马不停蹄的往回赶。可谁知,谁知,在半道中了埋伏,死伤惨重只能退守,一处废弃的村庄。此时数万贼人围住了他们,正在强攻,情势危在旦夕,我和几名兄弟拼死夺路突围,一路被追杀,只有我一人才逃到此处。”

    “还请文将军,即刻发兵,救援两位将军,否则,否则恐有全军覆没之险。”哨探瞪着通红的双眼,迫切的看着文聘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了,你下去把,我想想,来人抬他下去,好生照料,不得亏待。”文聘不等哨探再说,挥了挥手,让人抬了下去。

    直至议事厅只剩下曹操和文聘两人时,曹操笑着说道:“仲业观此人所说,可是实情?”

    文聘摇头笑了笑,说:“此人倒是守诺麾下小卒,然其所云却是一派胡言,此分明是敌人的诱敌之计。若是真要突围传信,李守诺怎会派区区哨探,必是兄弟营百夫长以上之人,方可有所保障。”

    曹操点了点头,说:“不错,仲业此言极是,此乃诱敌之计。”

    “然而派此人来此使计,无非两个目的,诱你出兵,于路埋伏,攻你不备,亦或趁城池空虚,一举拿下近海。甚至两者都有。”曹操继续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依曹公之见,聘该如何行事?”文聘虚心的请教曹操,毕竟眼前这个人,是自己的主公长天万般推崇的人物。

    “破此计易耳,按兵不动,则不攻自破。”曹操捋着短须说道。

    听了曹操说后,文聘也点头道:“曹公所言极是,聘亦是这般所想。”

    “既如此,某这就去安抚士卒,按兵不动,倒要看看那贼人,还能有何办法。”文聘笑了笑,大步走向厅外。

    一边走还一边说:“原以为多厉害,竟是这般小计,倒是让某家高看了。”

    曹操停了也笑了笑,摇头自语道:“是啊,此种雕虫小技,实在不足挂齿。”

    曹操也走向了卧室准备休息,不过他刚走两步,突然想到什么,一个止住脚步,大喊道:“仲业,且慢!”

    近海城以西,两百里。

    李然和孙大力的军队正在快速前行,不过步兵的速度自然比不上骑兵,所以李然有意放慢的速度,等着孙大力。

    “报!将军。前面抓到几名百姓,说是近海城逃难而来!”

    “什么!快带上来!”李然大惊。

    很快几个百姓被带了上来,他们衣衫褴褛,有的身上还有些新添的伤口,正在流血,看着正像是逃命的百姓。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,快点说!”李然大声问道。

    “将军,将军大人,你要为我们报仇啊!!”几名百姓跪地哭诉。

    “快说啊!”孙大力不耐道。

    “将军,近海城被贼子攻破了!文将军率众拼死作战,誓与城共存亡!两位将军赶快去救援啊!!!”几人不约而同的哭道。

    “敢尔!!!”孙大力暴跳如雷,立刻就准备极速行军,驰援近海。

    “为何会被攻破?”李然不似孙大力的鲁莽,为人比较心思,忍住了焦急,继续问道。

    “那,那贼人使间,谎报文将军,说两位将军,被围困孤村,危在旦夕,文将军听闻,立刻率军出城,没想到中了埋伏,文将军只得,退守近海,不想却被攻破城池,文聘将军让我等百姓逃命,他自己誓要与近海共存亡。”

    “守诺大哥,既已至此,救援文聘要紧,主公向来最紧我等性命,常言存人失地,人地皆存。若是文聘有所闪失,主公必会伤心不已,你速度快,即可前去,我自领步卒,紧随。”孙大力着急道。

    “也罢,只能如此。你且一路小心。”李然点头。

    随即带着麾下的骑兵,快速赶往近海。

    李然领着骑兵快马加鞭,在路上猛冲,穿过了一片片山路,向着近海疾驰。

    其中有一片地势低洼之地,边上是大片密林,李然带着的骑兵快速穿了过去。

    然而他不知道的是,密林之中埋伏在,不下万人,个个山贼打扮,但看那精锐程度,绝非一般山贼。

    “家主,就这么放他们过去?这个是数千好马,价值巨万啊。”一个胖子对身边的中年男子说道。

    说话的人正是当日那个珍品阁的胖掌柜,而边上那人正是那天灰溜溜逃跑的李家主。

    “别废话,我等只可照先生安排行事,先生料事如神,私自行事,坏了张广陵大计,只怕全家都不保。等着后面的步卒前来,将其一网打尽,自有大功一件。”李家主小声说道。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