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二十三章 竟敢小看曹某

    在近海城远处的一座小山背后,有小片平原,上面驻扎着一小股人马,看样子应该是一座小型的临时营寨,在这临时营寨的大帐中,坐着一位将近三十的文士。

    此人相貌普通,看不出奇特之处,只是双眼却闪烁着智慧的神采。

    “报,人已进入近海城,城里暂时未见动静。”传令兵报告说。

    “嗯,下去吧。”那文士挥了挥手,淡淡说道。

    等小兵退下后,那人嘴角泛笑,自言自语道:“他明我暗,救也难,不救也难,两难啊。”他说话时候满脸微笑。

    不久之后,传令兵就跑了进来。

    “报!文聘已经率领三千人马,往西边赶去。”

    “果然去救了么,也对,异人向来个个看重手下军队,曹孟德此举倒是颇为那异人着想。真不知一个哗众取宠的异人,如何能得那曹操青睐。再探,看那文聘动向如何,过半个时辰,再报。”文士说。

    半个时辰之后,传令兵再次进来。

    “探马来报,文聘一路向西并未回头。”

    “好!传信张闿,让他强攻近海城,告诉他城中空虚,率军猛攻定可拿下此城。”文士脸上一喜。

    片刻之后,那名文士带着随行的兵马,直接离去了。

    那人坐在马上,回头看了看近海城,自言自语道:“大势在我,三面发力,首尾难顾,首尾难顾。可惜了曹孟德,竟要败在区区蛾贼手中。”

    “此地之事已了,回广陵。”文士吩咐道。

    此时的近海城,城墙上全部士卒待命,曹操站在城头看着下面。

    “你叫王四?”曹操对阵身边的人说道。

    “正是小人。”

    “可怕死?”

    “小人是不怕死得王四。”王四挺起胸说道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,那好,待会有一场血战在等着我们,届时可不要给你家主公丢脸。”曹操笑道。

    “王四省得,必不让大人看了笑话。”

    “不过大人确信会有人来攻城?”王四疑惑道。

    “蛾贼乃宵小之辈,行事全凭一个利字,无利而不动。一座兵力空虚的城池,近在眼前,岂容放过。”

    王四听后顿时打起精神,等待敌人的来临。

    孙大力的队伍仍然在赶路,桃花镇的大战消耗了不少士卒的体力,再加上大战后的赶路,让这些士卒显得风尘仆仆,不过此时他们的眼中仍然神采奕奕,由此也可见落霞士卒军心的稳固和强盛。

    突然孙大力一改之前的焦急之色,大喊道:“全军止步,原地休整,加强警戒!”

    命令一出整支队伍立刻停止,开始休息,恢复体力。

    孙大力则坐在马上,冷冷的看着前方,不知道在想着什么。

    休息了一刻钟之后,孙大力在此启程,不过这次就没有向之前那么焦急了,而是正常的行军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在回广陵路上的那名文士,笑着问身边的随从,说:“你可知如何对付异人?”

    “小得不知。”随从欠身道。

    “异人虽有不死之能,其身却羸弱不堪,且尽是蝇营狗苟之徒,成不得大事。故此,异人大多会选择,建村,圈地,募集同党,丰满羽翼,步步蚕食大汉国土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要对付异人,需以雷霆之势,夺其城、毁其地、灭杀鹰犬,拔除爪牙,使之不得翻身。”

    “所谓雷霆之势,一如庄子之剑,不出则已,出则必中。今日过后那异人长天,就会变得一无所有。”文士面带微笑,淡淡的说道。

    近海城。

    “杀!杀光他们!一个杂碎都不要让放进来!”在城头奋勇厮杀的王四,挥舞着渠帅刀大喊道。

    就在不久前,张闿的黄巾贼兵,来到了近海城下。

    在张闿得知城池空虚之后,自然不会放过这种机会,立刻率领大军前来攻城。

    此前的张闿一直潜伏在密林之中,严令士卒不得大声说话,只准吃干粮,从不生火造饭,避免军队的暴露。

    当然这种状态是持续不了多久的,不过张闿早就被告知,最多两三日就会有变,因此他一直耐心等待着机会,现在机会来了。

    “给我杀!但凡先登者,赏女人十个,金百斤,谷千斛。”

    “攻破城池,随意劫掠,杀光他们!”张闿大喊道。

    作为贼寇来说,活命第一,但也有其他重要的东西,如钱、粮,和女人,张闿显然是已经做贼做得久了,深谙此道,一开口就是贼兵最喜欢的东西。

    黄巾贼们在密林里藏了两日,一个个啃着干粮,早已憋的不耐烦了,一听有女人,破城之后还能想干什么干什么,于是个个向前猛冲,想要立刻攻下这座城池。

    曹操站在城头,看着城下疯狂的黄巾,脸上毫无紧张之色,反而有些笑意。

    “虽然不知你是何人,不过你也太小看,无垠麾下将士了。”曹操自言自语道。

    桃花镇东百里,一片洼地,这里埋伏着上万的士卒假扮的山贼,等着孙大力部队的到来。

    “来了,马上到了,还有不足两里路。”胖掌柜对着李姓家主说道。

    “让人准备,等他走过一半,我们再突然杀出,打他个措手不及。”李家主吩咐道。

    “好,这回一定要报上次的仇!”胖掌柜恶狠狠道。

    很快孙大力的军队,出现在了李姓家主的眼中,所有伏兵全部趴低了身子,只等一声令下就冲出去。

    “他们为何放缓速度?难道发现我们了?”胖掌柜脸色很是焦急,低声问着。

    李家主一脸厌恶的看了眼自己的小舅子,心中暗骂,这废物还不如死掉的好,低声骂道:“你这蠢货,行军打仗,路遇险要,自然要小心谨慎,你急什么。”

    孙大力的部队,终于开始通过洼地,但是军容威武,个个谨慎,全部提防着可能的来敌。

    李姓家主拧着眉头,犹豫着是否要出去,旁边的胖子又焦急道:“家主,此时不出,更待何时啊?你若害怕,就由我带兵厮杀。”

    “好,那你去吧。”李家主点点头。

    胖子一听这话,突然神情一滞,他自然是不敢带兵上去厮杀的,胖子眼珠转了转,想到了办法,只见他突然发出一声尖锐的叫声:“贼兵中伏,给杀我!!”

    这一声过后,所有埋伏的士卒,立刻起身,紧握手中武器,向着敌人喊杀而去。

    不过那胖子却仍然趴着一动不动,毫无向前的意思,李家主也顾不上骂他,只是紧张的看着下面情况。

    孙大力乍闻杀声,立刻转头望去,脸上毫无惧色,心中想着,那个曹操猜得不错,路上果真有埋伏。

    “区区贼寇,也敢猖狂,随我迎敌!”孙大力大吼一声。

    他麾下的士卒,并没有因为突然杀出的敌人而惊慌失措,随着孙大力的令下,步履统一而整齐的迎向了来敌。

    曹操看着城楼上激烈的战况,看着疯狂杀敌的王四,笑了笑。

    他也学着长天,让人搬来了一张长椅,然后躺了上去,又泡上了一壶茶,慢慢的喝着。

    “哼。小看别人也就罢了,竟然还敢小看曹某。”曹操满脸恶意的笑着。

    在孙大力的战场与近海城之间有一条大路,这里地势平坦,道路比较开阔,十分适合马匹行走,道路两旁有着大片的树林,树林不算茂密,一般来说这地方不适合埋伏,但正是这不适合埋伏的地方,竟然埋伏着数千个步卒。

    这些人全部手持强弓硬弩,近战武器则只有长枪或短刀,不像是想要近战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那异人的骑兵,怎么还没到,这都等了多久了?该不是走其他路了吧?”埋伏的人中有人小声问着。

    “不会,这条路是骑马去近海城最快的路,他们一定会走这里,再等等看。只要骑兵一到,立刻拉紧绊马索,我们在林中万箭齐发,他们却不方便反击我们,必能将其重创。”

    设计分开步、骑双方,以重兵埋伏步卒,以射手占地利埋伏没有盾牌的骑兵,这算计不可谓不毒。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