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二十四章 两面激战

    孙膑曾说过,用骑兵有十利,又说,“夫骑者,能离能合,能散能集。百里为期,千里而赴,出入无间,故名离合之兵也。”

    他充分的阐述了,骑兵的机动性,以及冲锋奇袭的作用。可以趁虚而入,趁胜而追,出其不意,攻其不备,包抄后路,攻击后方空虚,追击四散的逃兵。

    这些都说明了骑兵的重要性,但是这也从侧面证明了一点。

    骑兵并非是一支歼灭性的军事力量,所以一直都有步骑这个说法,也就是步骑联合。

    只有双方联合才能起到更好的效果,拥有更大的杀伤性,也因此能看出对方将步骑分开的目地。

    以逸待劳埋伏孙大力的步卒,占据地利于树林中射杀李然的骑兵,的确称得上是良策,如果确实能成功的话。

    此时近海城的激战仍在继续,王四已经记不得自己杀了多少人了,四十个肯定是不止了,他总是冲在最危急的第一线。

    长天向来不会亏待自己人,自己的两个宿卫更不用说,装备基本上都配了一身名器,并不比将领们的差。

    因此王四现在只是体力消耗的有些大,身上却没有多少伤,最多也就是些皮外伤。

    黄巾贼因为攻陷了不少村镇,因此物资的储备并不少,制作了很多云梯,架在近海城的城头,无数黄巾一拥而上。

    由于张闿的激励,以及之前一段时期烧杀抢掠尝到的甜头,他们现在还是一心想着破城,想着十个女人,至于死伤,打仗哪有不死人的,只要死的不是自己就好。

    黄巾贼一**的冲击着城墙,应了那句袭国邑以水则的话,意思是攻击城池要像洪水一样横扫千军,并且无处不在,即便兵力并不足够,也有可能以声势压到敌人,属于攻城这个“下下策”中的“上策”。

    但是渐渐的黄巾贼想不明白了,为什么在自己这方如此强烈的攻势下,近海城城头还是稳如泰山,仿佛根本牢不可破的样子。

    大量的黄巾贼死在攻城中,近海城的城墙下已经堆满的敌人的尸体,得益于长天的部队十分充分的作战经验,他们使用了各种能使用的办法,死死坚守着城头。

    “王四这小子干得不错,等无垠回来该好好嘉奖他。“曹操喝了口茶,笑了笑,对边上一人说道。

    “以落霞军同仇敌忾报仇心切,诱我部出城击贼,于路埋伏绞杀无垠兵力,再使计来诈,使我等陷入两难之地,救则城危,不救则兵危。如近海城发兵去救,便立即使贼兵攻城。若是我军不救,则痛失一臂。当真是毒计,好算计,却不知是何人使计,曹某倒是想认识一番。”

    “可惜,太小看无垠了。我这无垠贤弟,识人之明可比曹某高多了,麾下个个是良将,曹某羡慕得紧啊。”曹操笑道。

    边上那人也笑了笑,没有说话,只是看着城头上的战事。

    桃花镇东洼地。

    这边的战事较之近海城的更为惨烈,几乎每时每刻都有人死亡,有敌人的兵也有落霞的兵,总得来说敌兵伤亡要更大些。

    这次出动的敌军确实是精锐,而且以逸待劳一直埋伏着,孙大力虽然得益于曹操的提醒,没有鲁莽行军,甚至还休息了一会,并且只在不大可能有埋伏的地方,才加速赶路,但是桃花镇的那场战斗和赶路,终究损耗掉士卒不少体力。

    孙大力横扫一枪,击飞数名敌兵,面色凝重的看着这一切,他知道自己碰上强敌了。

    而且敌方十分阴险,并不在桃花镇埋伏,直接放弃了那些黄巾贼,使得李然一直准备的后手落了空,反而选择了在这里埋伏,当真是占据了大优势,不过他孙大力可从没怕过。

    孙大力想要学着长天那样,激励一下士气,于是开口大喊道。“兄弟们!不要怕,我孙大力会带你们,杀光这帮杂碎!”

    不过效果好像不大,远处立刻有人喊道。

    “我说孙将军,你这激励手段,和咱主公比那就差远了,怪不得主公老让你多读点书。”

    这是孙大力军队里的一个千夫长说的话,那千夫长一边说,还一边挥刀砍死了一个冲过来的敌人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哈哈”听到这话的落霞军士,大都哈哈大笑,其他的也都是面带笑意。

    “操,张不二,你小子,还欠爷爷10金呢。”孙大力大声骂道。

    不过随即,他瞪起双目,放声大吼:“这帮杂碎,肆意杀戮我们的妇孺和同胞,甚至连稚童也不放过。是爷们的跟上老子,干死这帮婊子养的!!!”

    孙大力身上泛起光芒,拍马提枪,冲杀在了第一个。

    “杀!!!”

    他麾下所有的兵卒,这次真的被他激起了血性,个个胸中腾起满腔怒火,纷纷向前猛冲猛杀,逼得敌人不得不逐渐撤退。

    “切,垂死挣扎,我军人数是他们的三倍,又一直在养精蓄锐,光凭士气有个鸟用。”胖掌柜不屑的说道。

    李家主这次意外的没有反驳他,反而点了点头,满意的看着战场上的动静。

    确实如同胖掌柜所说的一样,自己这边不但人数大占优势,士卒的状态也必对方好不少,光凭士气是没有鸟用的。

    “看来无需多久,敌兵必溃。”李家主微微笑道,心中舒畅无比。

    不过正在姓李的洋洋得意以为必胜的时候,他突然听到了什么声音。

    这声音就好像是,一阵阵的奔雷之声,重重的踩在了李家主的心头,这声音富有节奏,统一,沉重,甚至还带着满满的杀意。

    随着这声音的越来越近,越来越大,越来越重,李家主的脸色变得无比苍白,他哆哆嗦嗦的朝黑暗中看去,脸上不停的抽搐着。

    “骑兵!!是骑兵!!他们的骑兵来了!”胖子惊恐的大声叫道。

    “完了完了,下面有一半是咱们的私兵啊!!这可怎么办??”胖子摇晃着李家主的手臂。

    此时姓李的已经彻底呆住了,一如他第一次见到长天的部队那样呆住了。

    胖子见他不回答自己,心知不妙,果断的转身就逃。

    李然看着眼前的战事,心中想到:“那曹操不愧是主公推崇的人物,果然说的没错,若有人想让步骑分开,必是有诈!”

    “随我冲锋!”

    已经杀到的李然大吼一声,率先冲进了敌阵,他身后的骑兵也同样开始了冲杀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哈哈,援兵到了。随老子杀个痛快!”孙大力凶恶的大笑道,这让他本来就丑的连变得更加狰狞可怖了。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