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二十五章 只攻要害

    近海城的战斗已经持续了至少一个多时辰,城头明亮的火光,照耀着沾满了鲜血的城墙。

    此时的城墙上,已经多了不少的百姓,他们都是被喊杀声惊醒,然后自发来帮忙的。

    大多数是对敌人满怀着恨意,也有的是为了保护城中的家小,不管是什么原因,他们的想法只有一个,杀退敌人的进攻,守住近海城。

    百姓们对于舞刀弄枪自然不在行,但是他们能干别的事,搬运包括滚石、檑木、箭矢、火油等等守城物资。

    他们还能把石头,檑木砸下去,也能把大量火油倒下,淋湿下面的敌人,然后再加一个火把。

    甚至还有那些经常打猎的,还能张弓射箭,射杀敌军,更甚者还有参与肉搏厮杀的壮汉。

    百姓们的身上也穿戴了合适的护具铠甲,甚至还有盾牌和刀枪,这都得益于长天的金银铜够多,而且以后还会更多。

    他麾下的士卒装备之精良,绝对是玩家之首,甚至比之不少汉军士卒也不遑多让。

    “利其器”是长天的一贯策略,装备更好更充足,就越能减少损失。

    张闿气急败坏的看着战场,那个叫文聘的已经从城里带走了3000名士兵,那么自己这边的兵力就应该至少是对方的五倍,竟然到现在,还没能把一个小小地异人的城池攻下来。

    黄巾军作为贼寇的代名词,不是没有理由的,他们并没有太好的办法攻取城池,除了猛攻还是猛攻,光凭着一口气杀向对方,但是只有人死的一多,再大的诱惑会变得不好使。

    张闿本身就只是山贼头目,没什么本事,随着黄巾起事也顺大势加入其中,黄巾之乱平息后,一直啸聚山林,凭着心狠手辣残酷无情,着实震慑住了自己的麾下,但仍然改变不了没能耐的事实。

    不能仗着人多势众,一鼓作气攻下城池,这让张闿了感到手足无措,只是一味的喊着,“给我杀”、“给我上”、“后退者死”什么的。

    王四在城头看着,下面的正疯狂叫嚣着的张闿,冷哼了一声:“欺软怕硬的杂碎!”

    “张将军,在这样下去兄弟们都要不行了,死的人太多了,打了快两个时辰了,要不让大家休息会儿,随后再攻”张闿边上有人轻声试探着问道。

    说话的人是张闿的手下,算是和张闿挺亲近的。

    张闿听完,转过头看着他,眼神中闪过一丝狠戾,口中轻轻说道:“好吧,你下去传令,让军士休息。”

    只不过他说话的声调,十分的轻,只有对方一个人听到,那人点点头,转身准备去传令了。

    可谁知他刚转身,张闿瞬间抽出腰间的佩刀,一刀就砍下了那人的头颅。

    砍下其首级之后,张闿还大声狂骂:“逆贼!安敢乱吾军心,妄言撤军!!!”

    他随后对周围喊道:“此人,惑乱军心,贪生怕死,临战不前,妄图背军而逃,已被吾正法。现在传令下去,本帅体恤士卒,暂停攻城,休整半个时辰,而后再攻,定要在天明之前,拿下此城,再有言退者,立斩无赦!”

    随着令下,黄巾军队的攻城势态减缓,不再有人爬上云梯,而开始收回攻城设施,至于还在云梯上的贼兵,如果来不及下来,那就只有等死一条路了。

    在城头上的王四看到后,对着曹操喊道:“大人,贼兵退了,想必是去暂歇片刻,而后再来攻城。”

    黄巾兵停止攻城后,城头所有的人,都松了一口气,守城的士卒和百姓,几乎个个都一屁股坐在地上,有些甚至直接躺在了地上呼呼睡着了。

    这种激烈的战斗,所需要消耗的体力不可谓不大。说句实话,作为一个普通人,甚至就算只是站在那里一直看着,看着这种你死我活的血腥杀戮,所消耗的体力都会比平常站着要多得多。

    曹操看到此情此景后,对自己身边的那人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正是此时。”

    那人抱了抱拳,飞身上马,朝城门跑去。

    黄巾部队开始缓缓退后,准备后撤数百步,原地休息,睡觉,或者吃些东西。

    说实话大部分黄巾贼,已经不想再打了,他们觉得这种城池根本攻不下来,死了这么多人,对方还是半点反应都没有,真不知是什么东西支撑着对方。

    其实要不是张闿那一贯血腥凶残的手段,以及刚才那毫不犹豫,拔刀杀人的无耻狠毒,很是震慑了这些黄巾贼,恐怕里哗变也就不远了。

    幸好张闿还算有点脑子,知道这样下去也不行,打算休整一段时间再攻,他不相信自己的人数是对方的几倍,这么一直打下去,对方就不会累。

    这个城池迟早是他的,张闿想到这里,狰狞的笑着。

    事实上如果没意外的话,就照这样打下去,张闿也没办法攻破近海城,更别说这个城里,还有个叫曹操的。

    近海城正对战场那一面的大门,突然被打开了。

    只见里面一员威风凛凛的武将,挺枪跃马直冲出来,而他身后则跟着整整三千名,一直在养精蓄锐的落霞精兵!

    “文聘!”

    张闿大叫道,那张超请来的军师,不是说这文聘,已经出城了么?怎么会还在???

    近段时间他张闿一直在启东地区肆虐,自然与文聘对上过,认识此人,若果没有那军师的帮衬,自己根本不是此人的对手,这该如何是好?

    张闿一下子慌了神。

    他慌了神,黄巾兵更慌,对方竟然还有伏兵,这可怎么打?自己这边累得要死,对面却精神满满,显然是一直都在休息。

    出城后的文聘,没有任何的停顿,趁着对方正在后退,准备休息的机会,直冲而去。

    文聘的速度极快,甚至把自己身后的士卒,都甩远了,一个人对着敌兵冲了过去,这段日子他过得实在有些憋屈。

    摸不着的敌人是最难打的,正所谓不知彼而知己,一胜一负。要守护的范围又大,己方兵力又不足,再加上不知道对方底细的情况下,没有吃大亏已经是文聘的本事了。

    幸亏后来曹操的参谋,指出了要点。

    敌人无非是,要杀人,毁城,灭地,打垮长天。

    而打垮一个异人的办法,自然就是杀了他的部下,毁了他的领地。

    因此在对方,拿黄巾作为诱饵时,曹操也将计就计,将李然和孙大力的兵马也作为诱饵,引出对方主力,然后步骑合力迎头痛击。

    而后对方又来近海城使诈,曹操再一次将计就计,假装出城救援,实际上出去的是王三和三千多心甘情愿的百姓,只不过顶着的是文聘的旗号。

    文聘已经忍了很久,他等得就是此刻,现在报仇的时候到了。

    “杀!!!”文聘和他的士卒,怀着满腔的愤怒和仇恨,杀奔敌人,这种局势下,绝对无人可挡。

    此时在距离近海城极远处的一条大路上,一小队人马正在赶路,为首的是一名将近三十的文士。

    那文士面带微笑,看着周围的夜景,可惜就是光线不好,看不太远,看不太真切。

    忽然他猛一抬头,笑道:“哈哈,果然是曹孟德,倒是被他骗了。可惜,庄子之剑,十步一人,却只攻要害,一击必死之要害。”

    随后他又开始对,身边的随从说道:“一直有些好奇,异人建了那许多村镇领地,却必须要有一座主城,假使彻底摧毁那主城,会发生何事?” 看深夜福利电影,请关注微信公众号:okdytt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