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二十六章 启东战罢

    “守诺大哥,你好像和这老小子有过节,他就交给你了。”孙大力骑着马,手中提着一个人走了过来,到了跟前直接把那人,扔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李然一看地上的人还真认识,正是那李家主,当初正是此人,侵占强夺了村里的土地,让他们不得不背井离乡。

    李家主跪倒在地浑身颤抖,哆哆嗦嗦的说不出话来。

    “带回去吧,等主公回来,自会发落他。”李然没有杀李家主,留着他等长天回来问话。

    “那我们继续赶路近海城说不定还在激战。”孙大力问道。

    “不,我们需要休息。这些人既然早有预谋,要灭除主公的军力,只对你下手的可能性不大,我觉得应该还有人在路上等着我的骑兵,让军士睡上一个时辰,我们再出发,至于近海城,有文仲业在绝对无事。”李然说道。

    “好。全部原地休息,立刻睡一个时辰!”孙大力对周围喊道。

    随着这声令下,所有的步卒,马上随便找了块地方,倒头就睡,有些甚至就睡在敌人的尸体边上,没有丝毫的顾及。

    李然也开始安排手下军士下马休息,而警戒工作则由李然和孙大力二人,还有他们的亲卫来担任。

    显然让士兵休息是不错的选择,想必经过恢复之后,前方所埋伏的数千远程兵,所能造成的伤害将会减少到最低点。

    洼地的战斗已经结束,近海城的战斗也到了尾声。

    事实上在文聘率军冲出城门时,近海城的攻城战就已经结束了,剩下的只有一面倒的杀戮。

    所有黄巾军都因为连番攻城,而疲惫不堪,听了张闿的军令,那简直如蒙大赦,个个开始快速后退。

    文聘正好抓住了这个时机,在黄巾贼撤退的时候,冲杀而出。

    光是这支突然出现的生力军,就让黄巾贼士气瞬间崩溃。

    张闿一看不对立刻抽刀,接连砍翻了几名想要逃走的士卒,总算是暂时稳住了溃势。黄巾贼们也算知道,光是太跑也不一定能逃得掉,还不如趁着自己人数众多,拼上一拼,兴许还有活路。

    “不要怕!他们才三千人,我们人数是他们的五倍!杀了他们!”张闿疯狂的喊道。

    黄巾贼开始缓缓的集结,想列成战阵等待来敌,奈何撤退时就已经纷乱不堪,如果他们能在这种情况下,马上组成战阵,那么他们就不是黄巾贼了,而是百战雄兵。

    文聘听见后,嘴角泛起冷笑,自己这三千人,是随主公数次出生入死的悍卒,这些残兵败卒别说五倍,更多都没用。

    “将士们!报仇的时候到了!狠狠地打!”文聘高呼一声,第一个杀进敌阵。

    接着是文聘的亲兵,再然后是那三千悍卒。

    这些人个个如凶神恶煞一般,疯狂的砍杀着那些脆弱的黄巾贼,在这片战场之上,根本没有任何的敌人能阻挡他们片刻的。

    黄巾贼们本来还鼓起了一口气,想要和对方硬拼一次,哪知道还未挥出武器,就遭到了迎头痛击,刚刚才稳住的士气,再次崩溃,而且此次崩溃的更加彻底,再没有恢复的希望。

    张闿是第一个逃走的,他甚至还没等双方开始交战,没等文聘开始杀戮他麾下的黄巾贼的时候,他就已经开始逃跑了。

    他作为带领着数万黄巾贼的头领,自然会知道了解自己麾下这些货色的能耐,只能打顺风仗,只能欺负弱小,只能靠人多势众,一旦这些都不管用的时候,立刻就会变成一群真正的废物。

    所以他先跑了。然后所有的敌人都开始逃跑了。

    “追!一个也别让他们跑了。”

    话是这么说的,但是三千人追一万多,一个都跑不掉是不可能的。

    已经将丢盔弃甲、抱头鼠窜,演绎得淋漓尽致的黄巾贼们,超常发挥了他们最强的本领,他们让己方逃跑的方向呈现出一个扇形,企图让落霞军不知追击哪一个好。

    这种方式很像是,在非洲大草原上,因为被猎豹追击,疯狂逃窜,并且不断翘起尾巴,露出自己的白色臀部,用来迷惑猎豹注意力的那些蹬羚。

    “见一个杀一个,一只左耳一银!追上去杀!”文聘根本不愿放跑这些人,要不是自己的人实在不够多,他更愿意再找更好的机会打一次歼灭战。

    文聘自然死盯着张闿一个人,这是首恶绝对不能跑掉,不然这些日子的努力就白费了。

    在近海城战场的西面,也就是大量敌人逃窜的方向,正有一支队伍埋伏着。

    这些人正是王三伪装成文聘,带出城的三千个百姓。

    这些百姓都是,文聘专门差人反复询问过得,因为跟随王三乔装成士兵出城,危险性极大。说不定就会被敌人埋伏攻击,而导致全军覆没,但是这些百姓大都饱含了对贼人的痛恨,甚至有些家中遭难的,一心只想多杀几个贼子报仇雪恨。

    “各位叔伯兄弟们,那些恶贼已经被文将军击败了,他们正往我们这里逃跑,你们说我们该怎么办?我不知道你们怎么想,但是老子今天要杀个痛快!!”

    “杀,杀了这帮子狗崽子。”三千人没有一个退缩的。

    “他们来了。记住!千万记住一点!人挨着人绝不要散开,用你们的长枪直接刺死他们,不要近身!”王三的声音传到了每一个人的耳朵里。

    “杀!”

    王三第一个冲了出去,这些人的体力其实也不完全,毕竟是往西走了一个时辰,再折回来的,只不过愤怒和仇恨让他们无视了自身的疲劳,个个奋勇上前。

    黄巾贼对突然杀出的敌人,丝毫没有战斗的**,只顾逃跑,这下正中王三他们的下怀,百姓毕竟没多大战斗力,只不过杀杀这种没有抵抗意识的垃圾还是可以的。

    张闿头也不回的跑着,他甚至能听到身后那个叫文聘的马蹄声了,他刻意朝着树林跑,只要让他跑进林子,他就有把握摆脱追击。

    猛然间张闿看到前面冒出了一个人,挡住了自己的去路,这人长得跟自己麾下的那些小兵,没有多大的区别。

    “死去!”张闿挥刀就砍。这种货色如何能挡得住自己的攻击。

    事实上对方就是挡住了,而且挡得很轻松。

    “嗤,你也算黄巾渠帅?想当年那个何仪,估计一只手都能打你这种七八个。”王三不屑的嗤笑张闿。

    “找死!”愤怒的张闿立刻准备拼命。

    可还没等他怎么攻击呢,王三就把他抽翻在地,马上不少百姓围了上来,把张闿牢牢的困住,开始猛抽耳光,踢胯下,切手指,甚至还有想挖眼珠子,割耳朵的。

    王三一看连忙制止了这些人,此时文聘也正好赶到。

    “文将军,王三抓住了贼首。”王三一抱拳,说道。

    “好,等主公回来文某替你请功!”文聘大喜道。

    “押回去。”文聘手一挥。

    然后他带着张闿回到了落霞城,而王三则继续追杀残党,完全是一副穷寇就要追杀至死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这就是那张闿?哼,一看就是匪类!等无垠回来,定要好好发落!”曹操不知道为什么,本能得对这个叫张闿的很是反感。

    “此处事了,却不知无垠的落霞城如何了?”曹操望着落霞城的方向低声说道。

    “盖元固乃当世豪杰,身经百战,落霞必不会有失。”文聘说道。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