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二十七章 八十斤

    “不曾想此处竟如此热闹。”一个彪形大汉站在落霞城的街道上自言自语道。

    此人身高至少两米以上,体型十分壮硕,胳膊能有别人大腿粗,黄脸虬髯,浓眉大眼,长得一副凶神恶煞的样子,那眼珠子一瞪能把人吓瘫,一双粗糙的大手上满是茧子,一看就是经常紧握兵器挥舞的才会如此。此人行走之间虎虎生风,周身环绕着一股凶煞之气。

    大汉一路走着,一路观看落霞城的景象,他发现落霞城的居民,几乎个个都是面带微笑,这种笑容在淳朴的百姓身上,是做不得假的。

    “这真是那异人的城池?”大汉皱着眉不禁产生了疑问。

    “哎呀。”

    黄脸大汉突然觉得好像有什么撞到了自己,低头看到一个十一二岁的漂亮小丫头,正坐在地上,捂着额头,委屈得看着自己,眼睛里还泪汪汪得,好像是磕着碰着了。

    大汉挠了挠脑袋,知道是自己想事情出神,把人给撞了。

    他伸出粗糙的大手,把小丫头给扶了起来,粗声粗气得说:“撞疼你了,对不住,可有大碍?”

    小丫头摇了摇头,表示自己没事,大汉咧开大嘴笑了笑,这一笑,让他本就凶恶的脸看起更可怕了。

    看的小丫头,顿时退后了两步。

    “呵呵,吓着你了,某就是长得丑些,不是坏人。”大汉看见吓到了小姑娘,再次挠了挠头,准备走开了。

    “你是谁?你好高哦,是不是很厉害呀?”蔡琬睁着小眼睛,看着眼前的大汉,虽然对方看起来很凶恶很可怕,但真得不像是个坏人。

    “某随商队而来。至于厉害嘛,这天下间很难找到和某一样厉害得人。哼哼。”大汉想了想说,而在说到厉害的时候,还不忘让声音更加粗重,装作得意的哼哼了两声,抬起头颅直视青天,扬起满是钢须的下颌,用力一振两条膀子,往后一压,摆出一副老子天下第一的模样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,你骗人。”小蔡琬被大汉逗得大笑。

    黄脸大汉温和的看着被自己逗笑的丫头,也憨憨的笑了笑,再次准备离开了。

    “你是来入伍的吧?天叔叔一向爱民如子,大家都踊跃入伍呢,我带你去找元固先生。”蔡琬一直和妞妞玩在一起,也跟着妞妞一样喊长天。她用小手抓住大汉的一根手指,就想拉着大汉往城主府走。

    大汉一时想要拒绝却又找不到好借口,竟被小蔡琬拉着走了一路。

    “你说得天叔叔可是那异人长天?”大汉好奇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是啊,落霞子民无人不爱戴天叔叔,是他保护了大家,不受贼寇袭扰,收拢流民,给他们田地,耕牛,种子。个个都过上了好日子,我父亲也对天叔叔很满意呢。”蔡琬骄傲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父亲是谁?”

    “我父亲是蔡邕,你相见父亲么?我带你去吧。”熟悉之后蔡琬丝毫没拿这大汉当外人看。

    正当这汉子左右为难,想着要怎么拒绝眼前的丫头时,路边突然传来了一声惊呼。

    “小心!”

    只见一条陡坡路上,一辆满载着货物的货车上的绳索突然断了。那辆货车朝着陡坡下方滑去,速度越来越快,再加上货车上的数百斤货物,那带起得力道简直堪称千钧,根本不是人力所能阻挡。

    而此时陡坡之下,正有一名老太婆带着自己的孙子在走路,她看到货车朝自己冲来时,知道想跑开已经来不及,于是用尽气力把自己的孙子往边上一推,自己一个人留在了原地。

    “啊!”小蔡琬用手遮住了自己的眼睛不敢再看。

    她身边的大汉一个箭步冲了上去,那速度根本非人,跑的比老虎还快的多,只见他眨眼之间就冲到了老太婆的身前,准备挡住那辆猛冲而来的货车。

    不过他挡的时候,却只伸出了一只手,脸上也毫无紧张之色。

    一声撞击声过后,只见他真的挡住了那千钧货车,而且十分的轻松,双腿纹丝不动。

    “啊,他挡住了!真挡住了!好一条汉子。真是豪杰力士!”

    周围的百姓立刻围了上去,将老太婆扶起走到一边,还有更多的人围住了车,一起把它缓缓推到了一边。

    被人扶走的老太婆,却颤巍巍的走了回来,对大汉说:“多谢壮士救命之恩,老太婆无以为报,只有自己做的蜂糖还算可口,请务必手下。”说完老太婆从腰间捧出了一把蜂糖,塞在大汉手里,也不容对方拒绝,再次千恩万谢。老太婆找回小孙子,正准备再次道谢时发现汉子已经不知去向了。

    蔡琬看向大汉跑掉的方向,小声嘀咕:“好奇怪的人,不过果真是好人。”

    落霞城城主府,长天离开后就由盖勋在此代理事物,长天有此安排没人发出异议,一来盖勋的能耐有目共睹,带兵打仗舍生忘死,心中秉持大义绝对中正,牧守万民治理一方也是绰绰有余。

    二来,正因为盖勋的加入,才有了冀县二十万百姓的加入,这是真正的大功一件,因此长天对盖勋的重用很正常,他十分看重盖勋此人。

    “盖大人,刚才有人来报,大江上来了战船百艘,合计兵马共万余,已行至落霞以西百里处。”赵昂走进城主府对着盖勋抱拳说道。

    “举何人旗帜?”盖勋问。

    “广陵张超。”

    “哼,就知道那张超对我落霞不怀好意,传令下去,点齐战船兵马,随我出发。”盖勋冷哼一声,与赵昂一起走出大厅。

    长江的江面上,有近百艘大小船只一字排开,浩浩荡荡的朝着崇明沙洲驶来,其势汹汹,一看就不怀好意,让江面上其他的商船渔船自动的远远避开。

    在这船队快要行驶到崇明岛范围时,突然对面也来了一支船队,同样将近百艘战船,而且全部是大中型战船,没有小型的,最小的也是能载兵五十人的中翼。

    为首的旗舰上站着的正是盖勋。

    双方驶近后不约而同的停了下来,展开了对峙。

    “汝是何人?敢无故犯我境地,?”盖勋大声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乃广陵太守张超麾下司马赵宠,乃是为剿除崇明沙洲反贼而来,何言无故犯境?”对面为首一人也同样大声回道。

    “赵宠?哼,某怎地没见张超麾下有你这号人物,你是那陈留太守张邈的部将吧。身为兖州军校,坐着下邳国的战船,却自称是广陵太守的兵,还敢来扬州用武!莫非汝以为盖某好欺不成?”

    “我落霞乃民心所望,人人向善之地,何来反贼?分明是信口雌黄,恶意污蔑,尔敢擅自兴兵跨界,还谎称剿贼,依我看尔等正是想造反吧!”盖勋大声骂道。

    “速速退去还则罢了,如若尔等胆敢再进一步,必教尔片甲不留!”

    随着盖勋的大喝,他身后船队上所有了士卒,都各司其职,有的举起盾牌,有的搭起弓箭,操浆手也各自准备,只等令下就要进攻。

    “吾提兵前来,自有州郡通报,汝既不信,吾却也不强求。且在这里等着,只怕到时汝身后城池乱起,倒还要来求吾,哼哼。”

    那个叫赵宠的说完,反而回到了船舱,他也不下令退走,继续留在这里与盖勋对峙。

    “赵司马,我们不进攻么?”一名随从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军不习水战,如何进攻?再者张邈大人只让某来相助,没让某来拼命。某早已派勇士潜入那异人的主城,此人有万夫不当之勇,无人可敌。只等城池大乱,那盖勋两难之时,我等再做计较。”赵宠看了他一眼,随口说道。

    长江上的对峙还在继续,天色已经渐渐到了夜晚,在落霞城一处商队营地中,不少人在黑暗中偷偷的聚集起来。

    “我的兵器在何处?”暗中有一大汉粗声粗气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已经带来,只是太重,不便拿出,请随我去取。”

    “带我去。”

    随后这些人到了一处地方,打开了一只木箱,大汉在里面轻松的取出两柄武器,根本不理别人径直离去了。

    “切,此人是谁?怎敢如此猖狂。”有人不满道。

    不过立刻让边上的人堵住了嘴巴,悄悄说:“切莫让他听见,此人不但凶恶异常,杀人不眨眼,更是威猛无比,无人能敌。赵司马麾下兵卒有言,‘帐下壮士有典君,双提铁戟八十斤’说得便是此人。”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