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二十八章 陈留典韦

    黄脸大汉往嘴里塞了块蜂糖,那味道甜甜的仿佛能甜到人的心里去。不过随即他就下颌一用力,将那糖块咬的粉碎。“哼,世上哪还有此等良善之地,必是假的。”

    随着大汉走出,很快商队营地中,不少人也藏起武器,偷偷摸了出去,一部分人跟着那大汉,而另一部分人则四散开来。

    长江之上盖勋站在船尾看着落霞城,眼神十分平静,没有任何波动,他想起了那日曹操的话。

    “若要摧毁无垠领地,毁灭这落霞城才算得上釜底抽薪。若曹某没有猜错,启东的黄巾贼一切所为,皆是有人为了引尔等将落霞城主力北调,然后借机直捣黄龙。”

    “若要摧毁落霞城,定然是毁灭神眷基石。因此曹某料其必会召集勇士,暗中潜入落霞,先以兵力牵制落霞守军,后使勇士冲击城守府,一举捣毁神眷基石。”

    “防住这点,落霞城可安然无虞。”

    盖勋此时点了点头,自言自语道:“果然应了曹孟德的话,却不知是谁人有此把握,可攻灭基石。”

    落霞城到了夜里也不乏人声,不像其他地方那样,刚到夜里就家家关门睡觉。

    长天属于比较随性得人,勾栏、娼家、酒楼、赌场,都能正常营业,只要不强加人意,仗势欺人,就只需正常交税,不会来管你,因此即便到了晚上,有些地方还是十分的热闹。

    大多数文人士子就好这口,现在不少人都慕蔡邕之名而来,但是如果等他们想逛青楼,却找不到的时候,自然会在心里点一个大大的叉。

    也因此假冒商队的那些人的行动,很快就被人发现了,百姓发现这行人个个衣服里都藏着什么,行为鬼祟一看就是不好人,立刻叫喊起来。

    那些人一看不对,立刻取出藏在衣服中的武器,开始砍杀周围的百姓。

    一时间惊叫声,怒骂声四起,落霞城的守卫也立刻快速赶来镇压,那黄脸汉子则带着不少人,快速离开了骚乱地区,朝城主府奔去。

    随着黄脸大汉渐渐深入,已经离城主府越来越近,但是他却发现了不对的地方。

    越是随着自己深入,周围的动静就越小,现在甚至连人影都看不到了。

    大汉渐渐放缓了速度开始戒备,他身后的人也握紧武器,朝四处警惕的望着。

    在一处较为空旷的地方,大汉停下了脚步,并不是城主府到了,而是前面有人拦住了去路。

    “围住他们!”随着一声断喝。

    只见四周数以千计得精锐士卒,冲了出来,其中有些之前是躲在了周围百姓的家里,有些是房顶上跳了下来。

    之前出声的那人带着不少步卒来到近前,打量着黄脸大汉,他微微皱眉道。

    “汝是何人?敢来犯吾落霞!”

    “陈留典韦,特来取尔首级。”黄脸大汉脸上毫无异色,看着眼前的人粗声说道。

    “哼,自何时起,似麴某这等无名之辈,也会招人惦记了。汝是要攻破我落霞基石吧,区区调虎离山之计,早已被我家将军识破,还不早降!!!”麴义大喝一声。

    “些许杂兵,也能阻我去路,快些退去,免得枉送性命。让典某替你们,毁了这片腌臜虚华之地,也好多救些百姓于水火。”典韦说话的语气平常,仿佛在叙述一件很正常事。

    “呸!”麴义怒骂。

    麴义虽然还没见过长天,但是这段日子在盖勋麾下当差,自然对落霞城的状态十分熟悉了。

    刚开始他潜入落霞城,只是为了偷偷带妻儿去西平县家族所在地,没想到却被盖勋发现了。

    麴义近几年一直在凉州生活,自然也闯出了一些名声,盖勋知道他有勇力,更擅长练兵,是个不错的将才,因此立刻开口要留他,再加麴义的妻子在落霞城过得十分安乐,也劝麴义留下,所有他选择了暂时在盖勋手下带兵。

    一段时间后,他渐渐发现了落霞城的不同,不但民心向善,政通人和,更是几乎没有战乱,这在四处动乱的东汉末年,根本是无法想象的事情。他对长天麾下的将领,不管是为人还是本事都十分认可,很是期待见见这位大骂百官的异人,久而久之也开始以落霞子民自居了。

    “我落霞,万姓安居,生民乐业,一片盛世景象,皆因主公秉持大义,上下齐心,将士舍生忘死,万众协力。此等乐土之邦,岂能容尔等放肆,杀!”麴义怒吼道。

    周围的士卒全部向着典韦他们冲过去。

    “既如此,休怪典某无情。”典韦双眼一瞪,杀气四溢,执起双戟,朝着麴义杀来。

    麴义确是员猛将,不过在典韦面前还是不够看的,典韦更猛,他得猛和落霞诸将,根本不在一个层面上,世上能与他正面争锋的人屈指可数。

    不过麴义自有长处,他会练兵,也会带兵,更懂打仗。在战场上,小范围内带兵,少对多,弱敌强,堪称当世一流,这是典韦绝对及不上的。

    麴义指挥着精锐步卒将典韦层层包围,意图靠人数拿下对方。

    典韦当然不会将这些士卒放在眼里,随手挥击,就有数人被击飞出去。

    “攻杀!”

    随着令下,十数名落霞士兵,同时对典韦挥出武器。

    “哼。”

    只见典韦一声冷哼,轻松架住了这些人的攻击,再次挥动铁戟,将对方的武器根根砸断,那些士兵立刻身形巨震,手骨碎裂,倒下一片,立时没有了再战之力,周围士卒见机立刻补上,再次发动攻击。

    被潮水般的攻击,搞的不胜其烦的典韦,心中大怒,他现在了解到,不彻底摆脱这些人,就别想摧毁基石。

    可是这些士卒,明显训练有素,配合默契,攻击防御,都是多人一起,对自己也能产生不小的威胁。

    “随我冲击!”典韦大喝一声,他知道不能再僵持下去,立刻丹田运气,双膀似有万钧之力,开始朝前猛攻,随着他每一下攻击,都有人被击飞、击退,当场被砍死的更不在少数,这时的典韦恍如杀神,根本无人可敌。

    麴义见状,愤然挺身向前,挥刀便砍,想把典韦挡在圈内,不让其突破,可惜麴义远**韦敌手,双方战不数合,就差点被典韦劈中身亡,要不是士卒拼死救他,就真的危险了。

    典韦击退麴义的同时突然发力,一路猛闯冲出重围,不过他冲出去,不代表其他人能冲的出去。

    除了典韦一个外,其他所有敌人,仍然处在被重重包围的状态,典韦没有转身去救,直朝着城主府奔去,他身后这些都是死士,他自己也是受了赵宠的恩,决定为对方拼死一次,才会来偷袭落霞城。

    麴义惋惜得看了一眼远去的典韦,真是个猛将,如果能擒住他,定然是大功一件,可惜,再猛的人也是会死的,更何况是孤身一人。

    既然知道会有人偷袭基石,盖勋怎么可能不安排后手,城主府的基石,早有大量备有强弓硬弩的神射手,埋伏在周围,没有两三千人以上根本冲不过去,就算冲过去了也会被射死在当场,根本没可能攻破落霞城的基石。

    可惜了这么一员猛将,就要死了。

    不过典韦现在还没冲到城主府的范围,他现在被挡住了。

    挡住他的不是士卒,而是一些普通百姓,这些百姓得知有人在城中嫌弃叛乱后,立刻自发的组织起来,因为只有在落霞城他们才能安居乐业,整个大汉其他地方的人,几乎都是在水深火热之中,摧毁落霞就等于要他们的命,而且是全家性命,这让百姓如何能甘愿。

    典韦看着前方大量的百姓,都颤颤巍巍的拿着一切粗糙的武器,对着自己。

    就他来说这些人根本不能伤到自己,可惜让他犯难的是,这群人里竟然还有老弱妇孺在,这让他如何下得了手。

    “让开,典某不愿杀老弱!”典韦一声巨吼,意图吓退这些人。

    那些百姓反而把手中武器握的更紧了,一个个靠在一起,对典韦怒目而视。

    “大家不要怕,此人想要毁去长天大人的落霞城,这是要断送我等家人性命,我等蒙大人恩典,才能在此安居,今日就算舍弃性命,也要保住落霞,报答大人厚恩。”一个中年说完,就起手中铁叉朝典韦刺过去。

    典韦自然不可能被他打中,随手一击,就将那人打飞出去,生死不知。

    “是你!”

    突然一个老妪指着典韦喊道。

    典韦一看,正好白天他救的那个老太婆。

    “枉老婆子我,还以为你是真豪杰,大丈夫,不曾想你竟是狼心贼子。老婆子这条命就还你,誓不受你恩惠!”老太婆怒极攻心,急走几步,一头撞上大树,不过老太婆那点力量也就能撞晕自己,撞是撞不死的。

    典韦见状脸上表情极为复杂。

    “哎!”

    他猛地一跺脚,准备绕路破城。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